2021/04/09

18年的樂觀與信念,Scott Drew與Baylor的榮耀之路

從NCAA史上最大醜聞,隊友謀殺案的低谷接下兵符,Scott Drew用18年堅持信念,首度敲開隊史首冠

作者:hunight

請繼續往下閱讀

「來到Baylor,我們不是只要晉級64強錦標賽,是要在錦標賽裡面贏球,是要贏得全國冠軍,或許需要一點時間,但我可以告訴你,我們團隊有責任感,工作態度,只要我們團結一心,我們會在這裡建立屬於我們自己的招牌。」,2003年,Scott Drew在他接掌Baylor兵符的記者會上說。

Optimism and Joy

這是18年前,只有32歲的Scott Drew就職記者會上對媒體微笑說道,當年Baylor大學正面臨NCAA史上最嚴重的醜聞,一名球員Patrick Dennehy失蹤十多天被發現棄屍於停車場,最後經過調查是被隊友Carlton Dotson謀殺,同時還有連帶查出總教練Dave Bliss要求球員在調查過程中說謊,以及教練團包庇球員有藥物濫用和酒癮卻視而不見,同時還有違規招生、違規支付學費,指控球員為毒販等一連串極端醜聞一樁又一樁浮上檯面。

 

Carlton Dotson當時已經出現藥物濫用而精神不穩,最終遭判刑35年,Baylor最終重整整個學校體育部門,同時面臨不得參加非聯盟比賽、球季只能打半季、減少獎學金等嚴厲處分。
 

Scott Drew的父親,曾是上世紀NCAA最知名mid-major代表,Valparaiso大學總教練的Homer Drew說:「我無法想像NCAA有沒有比這更糟糕的一幕。」

 

Drew在這種風雨飄緲接下教鞭,他只有高中校隊經驗,在Homer手下擔任助教長達10年,接著接過父親衣缽在Valparaiso當過一年主帥,就被挖角到Baylor,當時有人說,Baylor男籃的前途跟已經入土刻上墓碑差不多,不要說改頭換面,根本就連神仙也難救。

 

但在那場記者會上,Drew面露微笑,不帶半點猖狂驕縱語氣,一句一句,彷彿牧師與神職人員,告訴大家,他要帶領Baylor往上爬,走出谷底,翻身,然後登頂,很多人覺得那是天方夜譚,但Scott Drew是個極度樂觀,自信的虔誠基督徒,他不自傲,外人見到他很少激動,更少動怒,他總是相信事情一定有轉圜空間,但在改變之前,必先經過苦難。

 

當時NCAA給予Baylor球員轉學不必停賽的特別豁免,但也導致Baylor男籃幾近解散,主力核心Lawrence Roberts和John Lucas三世分別轉投Mississippi State和Oklahoma State,最後打上NBA,但對於那些離不開的人來說,這比什麼都難熬。

 

Matt Sayman是當時唯二留下的獎學金球員,原因無他,因為他從專科學院轉來,第一年根本沒打到多少球隊就發生慘案,他即便想走,也沒人會要他,更糟的是,當他看到電視報導上有媒體訪問Baylor學生對於醜聞的看法,學生們對男籃隊嗤之以鼻,甚至鏡頭前表示不會支持學校球隊,Sayman看了五味雜陳:「我知道自己什麼都沒做錯,但在那當下,感覺到自己很慚愧。」

Drew接任第一天,球員和Drew一起參加記者會,結果一字排開,全隊只剩下6名獎學金球員,場面比起歡迎新教頭,更像是凌遲與訕笑後,僅有支持Baylor的媒體和學生的如喪考妣,但整場記者會在主角登場後出乎意料,Drew語氣彷彿黎明將至,陰霾將會煙消雲散,很多人聽來覺得他樂觀地莫名其妙,但Matt Sayman說:「當時他所宣稱的目標,對我們來說的確有點太遠,球員還看不見他想要的冠軍在哪,但他當時的正面態度,是我們能繼續身披這件球衣,以Baylor為榮的唯一正面力量。」


Drew的樂觀來自於信仰,他相信正面態度帶來的力量,同時他的快樂不是happy,而是Joy,一種來自信仰與性格,對抗絕望困境的樂觀。

 

比起很多教練就是教練,而不是球員人生路上的誰,Drew為這批球員,為這間學校在慘案的谷底,做得要多更多,他和球員在去夏威夷時拍照,和他們一起看NBA選秀,看著Lawrence Roberts被選上,和他們一起上學校附近的餐廳啃著德州雞翅和牛排,當時助教Matt Driscoll說:「Drew要他們了解,即便當時Baylor還在禁賽,但他們仍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未來Baylor成功了,他們就是寫下這項歷史中最初的那個重要拼圖。」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