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4/10

止不住的飛球時代? 大聯盟用球還是「彈」

大聯盟為減少深遠飛球的飛行距離以及全壘打產量,本季推出一款全新用球。然而,春訓的數據卻顯現出相反的結果。

本文編譯自《The Ringer》網站的文章:

The New Baseball Still Seems Juiced(刊出日期:3 月 31 日)

Blake Snell 在休賽季被去年闖入世界大賽的坦帕灣光芒交易到聖地牙哥教士,而他披上教士球衣後一分未失。Snell 在春訓的五場先發中,總計只被敲出五支安打,並且沒讓對手得分,這讓他成為春訓中投最多局未失分(14.1 局)和對決最多打者(52位)的投手。

正常來說,春訓這樣的表現,不足以和兩場例行賽中的優質先發相提並論(儘管 Snell 從 2019 年 4 月 2 日後就沒先發投超過七局);不過,Snell 零失分的好表現之所以特別重要,是因為他在 3 月 9 日所說的一番話。

在比較現在的用球和過去幾個賽季的用球後,Snell 在一場線上會議中說到:「這絕對是不一樣的球。」這個賽揚左投解釋說,今年春訓用球的縫線比較粗,所以比較好握,而且投變化球時也比較好刷,他還認為新的球沒有像以前飛那麼遠。3 月 29 日前,同為賽揚強投的洋基王牌 Gerrit Cole 也講過類似的話,他說新球的縫線握起來好像比較舒服和穩固。Cole 在春訓五場先發投了 18.1 局,ERA 2.45,並送出 24 次三振。

這兩位強投的感覺不是憑空想像出來的因為大聯盟今年春訓真的有推出新球,並且開季後要繼續用。Snell 和 Cole的閒談不失敏銳觀察,甚至都點到新球有明顯不同的觸感和作用。儘管球迷和聯盟高層都不樂見大聯盟的平均三振率要連續 16 年上升,但許多跡象都顯示新球將讓打者更容易揮空,話雖如此,近期的數據卻顯示新球反而更加「活躍」,在這個春訓中被打擊出去的球,比起過去至少 15 個春訓更容易形成全壘打。

如下方表一所示,全壘打與擊球的比率,也就是全壘打除以擊球數(犧牲打除外),在將近百年的「活球年代」(相比於 1920 年之前的「死球年代」)中,一直緩慢但持續穩定的上升。

這個比率在 2015 年的下半季突然飆高,吸引了數據分析師的注意。全壘打/擊球比率在之後幾個賽季持續升高,儘管數據分析和球員都表示在 2016 和 2017 年都是用球的關係,但大聯盟一直否認或反對此說法,直到 2018 年才靠一個由科學家和數據分析師所組成的大聯盟調查小組,發現比賽用球的空氣阻力減少是罪魁禍首。

全壘打/擊球比率在 2019 年達到高峰,一個原因是用球阻力更減,這部分可以歸因於縫線變短,另一個原因則是打者的打擊習慣改變,變得更愛把小白球送出場外。

表一。(製圖者:Ben Lindbergh、Rob Arthur)

在這個長達數賽季的事件中,大聯盟從沒承認他們蓄意干預比賽用球,也沒有證據顯示他們有做。不過這樣來看,聯盟的不知情所造成的混亂,或許比起蓄意干預用球還要大,因為這表示聯盟似乎沒有能力去控制和說明比賽用球的狀況。

2019 年 7 月,大聯盟主席 Rob Manfred 說到:「如果我們決定要更換比賽用球,我們一定會在換球前讓大家知道。」確實如此,在今年 2 月時就出現新賽季要換新球的消息,不過這個消息卻是從聯盟主席要轉發給各隊的備忘錄中,外流而出。這導致消息來得十分迂迴,甚至大聯盟官網的新聞還引用美聯社報導備忘錄的新聞稿,而不直接說明是聯盟自己的決定。

備忘錄裡解釋說 2019 年的某個時期,大聯盟官方指定用球商 Rawlings 總算重新檢驗球的生產。大聯盟在 2018 年成為 Rawlings 的共同持股人,並指示 Rawlings 在 2019 年末到 2020 年初所生產的棒球要「減少核心外第一層羊毛線卷繞包覆的緊度」(棒球內部在橡膠核心之外,是好幾層的羊毛線卷繞包覆)。

這是依據調查小組所給的建議,他們認為應該縮小用球規格的標準範圍,來減少用球之間的物理性質差異。調查小組提到,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當一顆球的恢復係數(coefficient of restitution,COR,也就是俗稱的彈性)達到規範上限值時,會飛得比規範下限值的球還要遠36 英呎(10.97 公尺)。理論上,減少球內羊毛線卷繞的緊度可以藉由降低恢復係數,並藉此降低擊球速度和擊球距離,來重置一顆球的彈性基準。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