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5

不想成為團隊的毒瘤?David Ross 教你成為一名好隊友!Part 1

David Ross 曾在2016作為休息室領袖帶領著小熊贏下世界大賽。 但是,他曾經是被標籤為「休息室毒瘤」的壞隊友,究竟他是如何一步步成為被隊友愛戴的好領袖呢?

作者:Lucas_35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文編譯自 The Player's Tribune: Elite Glue Guys 101 by David Ross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David Ross 曾在2016帶領著小熊贏下世界大賽

前言

在2008時,那時的我們剛剛在美聯冠軍戰被光芒擊敗,我正在紅襪的休息室清理著我的儲物櫃。突然,Theo Epstein (當時紅襪的GM)走過來,要我和他説幾句話。我跟着他走進 Terry Francona (當時紅襪的總教練)的辦公室。那時候,Terry 的辦公室已經被清空了,這顯然是一場離職面談。

過去的兩個月對我而言是十分瘋狂的,我生涯第一次體驗被球隊釋出的滋味。當我被紅人釋出的那一刻,我曾經想過我的打球生涯可能就要告一段落了。但是,紅襪很快就撿走我。 經過一個漫長的季候賽,我很快要成為一名自由球員了。

我和 Theo坐下來,他很直接地告訴我:紅襪將不會重簽我。 他說他們很喜歡我在紅襪的日子,並且會和我一直保持聯繫。 最後,他感謝我在這段時間為球隊作出的一切貢獻。

殊不知,他馬上向我投下了一枚震撼彈。

他想讓我知道我有一個…名聲。 我嘗試記着他的用詞,他說我給人的印象是一個不了解---或不想接受自己身為後備, 或工具人的角色的人。

我是一個自私的人。

一名糟透的隊友。

這於我而言是晴天霹靂, 我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這樣的球員, 更不想成為這樣的球員。 沒有任何人想要成為這樣的球員, 這是最差的一種球員。

Theo向我強調這不是他眼中的我, 這只是他打聽回來的消息。 因為他知道我即將成為一名自由球員, 所以他才想讓我知道。 我欣賞他的誠實。

「聲名狼藉」, Theo説。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David Ross 曾在2008年效力過紅襪

老實說, 我這一生從來沒有被人邀請寫過任何東西,所以這應該頗為有趣。但是當 The Player’s Tribune 邀請我寫寫一些大聯盟有名的”glue guy”的時候,我想做的第一件事是確保你清楚以下列出的人不是聯盟唯一的”glue guy”。我在這個範疇不是專家,更不是全知。我只是---尤其是在生涯尾聲時---成為其中一份子。這些只是在我眼中突出的人;他們不是曾經和我打過球,便是我從遠處觀察的人,而他們所做的事與我有所共嗚。

所以---甚麼是一名”glue guy”?

Well,這很明顯不是Theo在2008時打聽回來的David Ross。事實上,是正正相反的。“Glue guy” 是一位無私的好隊友---一種我想成為的球員:一名可以跟隊友溝通良好;一名對隊友與自己誠實的人;一名其他人可以依賴給予建議以及鼓勵的人。他讓大家感到自在,但同時保持集中。

基本上,這是一名---在一支有年齡差距,能力水平不同,甚至有語言隔閡的大聯盟休息室裏---把一切黏合在一起的人。

你知道,就像漿糊一樣。

我從沒想過成為一名”glue guy”。但在與Theo那番對話後,我想確保以後不會有人把”自私”或”糟糕的隊友”連繫到我的名字。所以我開始留意其他隊友,看看他們如何正面地影響著休息室,並在這過程中一點一點地從他們身上學習。以下所列出的就是在我眼中相當突出的人。

Dustin Pedroia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