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1

淺談Rougned Odor這名球員以及其表現低迷的原因

日前德州遊騎兵將陣中當家二壘手Rougned Odor交易至洋基隊,換回兩名小聯盟外野手Josh Stowers與Antonio Cabello,而遊騎兵隊仍須負擔Odor未來三年(最後一年球隊選擇權)絕大部分的薪資。換句話說,洋基隊幾乎沒有用任何代價就拿回這名年僅27歲,理應正值生涯巔峰的巨砲內野手,但唯一的問題是—Odor是否已經過了他的巔峰呢?

作者:Simmo

請繼續往下閱讀

日前德州遊騎兵將陣中當家二壘手Rougned Odor交易至洋基隊,換回兩名小聯盟外野手Josh Stowers與Antonio Cabello,而遊騎兵隊仍須負擔Odor未來三年(最後一年球隊選擇權)絕大部分的薪資。換句話說,洋基隊幾乎沒有用任何代價就拿回這名年僅27歲,理應正值生涯巔峰的巨砲內野手,但唯一的問題是—Odor是否已經過了他的巔峰呢?

 

我們從打擊方面來看,Odor生涯7季只有兩季wRC+高於聯盟平均,且分別僅107與103,而其生涯wRC+僅86,代表他長期下來的打擊實力低於聯盟平均14%。大家都知道Odor擁有不錯的game power,而在其7年的職業生涯中,有三季全壘打數在30支以上,然而這三年其wRC+分別僅103、56、77,其中wRC+56更是大聯盟有史以來單季打超過30支全壘打的選手中最差的成績,這顯現出在其長打火力背後有不少問題需要改善,而最主要的問題可以歸咎於下面兩點:

 

Odor生涯僅兩季WRC+在聯盟平均以上

 

首先是Plate Discipline,在2014-20球季中,總共有398個打席數合格(qualified)的打者,而Odor 36.7%的追打壞球比率僅勝過約14%的球員,而50%的揮棒率也說明Odor基本上就是球來就打這種類型的打者。如果需要更具體的說法,洋基迷可以把他想成二壘版本且比較會打架的Miguel Andujar。這種類型的打者的特性就是保送率極低,三振率看個人造化,根據每個球員contact能力會有所不同。而Odor的contact能力也不算太出色,導致其三振率居高不下,近兩年更是突破三成。這種打者一旦手感不好基本上跟自殺棒沒兩樣(無法靠選球上壘),且當邁入一定年紀,手眼協調開始衰退時,他們也很難繼續靠batted balls維持著成績。

 

再來則是擊球形態的問題。Odor會透過提前出棒,拉長揮棒軌跡來增加擊球力量,因此我們可以發現其整個生涯都有不錯的擊球初速。但這並沒有反映在成績上,Odor生涯的babip僅.270,在擊球品質最好(barrel:13.6%、EV:91.1)的2019賽季,其babip甚至只有.244,這代表他運氣很差嗎?或許,但最主要的原因與佈陣有關。當佈陣開始在大聯盟流行時,首當其衝的便是像Odor一樣強力拉打的左打者。而Odor對佈陣完全沒有招架之力,生涯被佈陣時wRC+僅48,且當擊出受佈陣影響最大的滾地球時wRC+僅19。

 

然而Odor也不是沒有嘗試改變,在近兩個球季,他嘗試透過提高擊球仰角改善這個問題,其近兩年的LA分別高達17.9與20.7度。而他也確實打出更多有營養的飛球,這讓他在batted ball的表現獲得一定程度的改善(2019的wOBACON.420為生涯新高),但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被三振。

 

Odor近兩年大幅提高擊球仰角

 

在守備方面,各項守備數據對Odor的評價有蠻大的出入。如果從UZR來看,其生涯UZR-8.3說明其是一個略低於聯盟平均的防守者,生涯DRS更誇張,-23說明其整個生涯在守備方面比聯盟平均多損失了23分。但如果從OAA來看,2016年至今累積24 OAA是相當不錯的成績。這讓我們很難斷定Odor是怎麼樣的一名防守者,或許哪個數據漏看了哪個環節?或是遊騎兵的佈陣設計掩蓋了Odor守備沒那麼好的事實?這值得我們後續再做觀察。

 

各數據對Odor的防守評價不一

 

從洋基的角度來看,這筆交易真正能帶給球隊的幫助實在相當有限。Odor在近四年出賽474場比賽,而他的WAR卻僅僅只有1。說明其在將近500場出賽裡只能為球隊多贏下一場比賽。此外,缺乏守備靈活度的他(生涯幾乎只守過二壘)也使得其運用空間又相對較少。事實上,相較於Odor,或許另一名洋基二壘手Tyler Wade會是內野替補更好的人選。一來Wade基本上除了一壘與捕手之外的守備位置都有經驗,這讓總教練Aaron Boone在調度上可以更加靈活,二來以Odor目前的打擊情況來看,雖然power方面比Wade好上很多,但相較之下更頻繁的三振與更少的保送,讓他在進攻火力上並不會比Wade好到哪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