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杜福明 一齣棒球電影的人生

我是認真的、認真的認為杜福明一生棒球路可以拍成一部電影,或許電影名稱就叫《杜仔!》影片從電腦螢幕上鄉民取笑他曲球理論的畫面帶起,然後跳接到1984年奧運銅牌戰,投手丘上的他成了台灣奪牌的大英雄。落差很大的畫面感,這種電影的開場應該很吸引人才是......

作者:曾文誠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邱仕丞

好文!
想必作者為了結合電影這個主題,在架構的過程花了不少心思

Circled

曾公的筆風很美

Nash Kuo

抓一個小Bug,杜福明的高中時代是民國60年代,所以王傑還沒出道,或是還沒紅。

何明蒼

杜教練是我第一次參與棒球營(民生報)的教練,當年我是被杜教練指定為捕手,然後我們那隊在那一屆是亞軍。
那時他是台電隊的選手(當時還沒有職棒)

我是認真的、認真的認為杜福明一生棒球路可以拍成一部電影,或許電影名稱就叫《杜仔!》

影片從電腦螢幕上鄉民取笑他曲球理論的畫面帶起,然後跳接到1984年奧運銅牌戰,投手丘上的他成了台灣奪牌的大英雄。落差很大的畫面感,這種電影的開場應該很吸引人才是,但我知道現實是沒有人會對他的棒球故事有興趣,即便家裡昨晚剛挖出石油或對中六個號碼的人都不會去做,不要說影像,連文字大家都懶得寫,呃~除了我以外。

該怎麼說杜仔的棒球電影故事?這故事不是「根據事實改編」更非「如有雷同純屬巧合」,那是百分百的真實。

(圖片來源:RunRunHu

既是真實故事就沒有半分虛假,那麼杜仔的電影是無法歸類成青春校園類。南英商工是他人生成長很重要的時期,但校園電影常見的爬牆、蹺課,外加幫派集結打架鬧事的橋段,他一概沒發生過,雖然我從不覺得他是那種在師長眼中會唸書、循規蹈矩的好學生,但沒關係,我們要講的是棒球故事,所以講講棒球吧!這可以直接跳到勵志電影了。

一開始的畫面是,南英棒球隊時期的杜福明,白天練完球後還有「家庭作業」要完成,帶著訓練後破損的球回家,想辦法把紅線再穿補回去,每顆球都得用針穿過球皮表面、再來回交叉、後用力拉緊,針不是工廠專業的,線也不知哪湊來的,總之,教練說、學長也說明天第一節上課前要交出,即便熬夜不睡覺也要搞定它,所以不止一次補到打瞌睡刺到手指頭才驚醒,如果是電影畫面的話,不知導演會把鏡頭先停在杜仔的臉上還是他的手上,或是杜家那昏暗無比的淡黃色小燈泡?

以上情節顯示出七、八零年代台灣經濟雖然起飛中,但要價不菲的棒球還是球隊很大的負擔,「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大概是那些年使用球的狀態,這樣的時代背景,如果能加上一些當時台南街道及服裝,配上七、八零年代的老歌,像王傑的嗓音就很對味,那根本就是懷舊片了,一如《天橋上的魔術師》應該可以拉些同時代觀眾的票吧?

不過棒球還是勵志情節最吸引人,可是勵志電影不是都該有什麼跑步、揮汗訓練的情節嗎?像《洛基》一樣一直跑、一直跑,最後還衝上台階高舉雙手那樣感動人心?有的有的,很難套用杜福明現在的身材去想像,他在南英時代球技是跑出來的。從南英校門口跑到安平工業區,直線距離不算太長,但如果是和摩托車比衝刺的話,那就很有什麼了,每天練完球杜福明自我加強的項目就是來回跑這一段,而且是和機車比速度,衝到兩腿發軟為止,這符合運動電影該有的畫面感了吧?如果你是導演,你會如何運鏡拍這段,拍得讓人看了熱血奔騰。

我小時候極愛功夫片,這類電影有個慣用模式,即男主角一開始會受到欺負,可能是仇人或其他阿狗阿貓,他不甘心受辱發誓要復仇,所以下決心苦練(中間或許有遇到看起來很不起眼的高手相助),一開始練得2266但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後來愈練愈強,最終成為一等一高手,結尾就是場大對決的戲碼,當然贏的必定是男主角,這種戲的套路一成不變,最奇怪的就是看不膩。

杜福明在南英沒受到什麼人欺負,他那個長相應該也不會有才是,但他練功的過程其實就和復仇路差不多,每天就是一直練一直練,從半成熟的球技到高二即入選國家隊一員,如果當上國手是代表成功的話,那麼杜福明是成功的,半夜補破球、安平工業區狂衝刺、游擊區不斷接來球、打擊區不斷揮擊,少棒、青少棒前兩階段沒什麼知名度的他,總算讓人注意到了,他沒有打敗仇家,他打敗的是過去的自己。

不過這種勵志電影偶爾也會穿插些搞笑片段,那時南英的總教練是以治軍嚴厲著稱的吳祥木,選手畏懼吳總是很自然的,如果吳總不在了,那貓走掉了,你猜老鼠會不會造反?就那麼一天吳祥木也想了解一下,這群小朋友如果他不在球場督導,那會是什麼樣景況?他很好奇,所以吳總找了一天對大家說我有事離開一下,他走出校園過幾十分鐘後,再從另一頭繞回來,然後躲在一角看這些小鬼在搞什麼,結果吳祥木看到的是,嗯!應該說是跟看到幼稚園小朋友差不多,一群人追著另群人跑,就這樣滿場跑,然後追的人假裝手拿機槍掃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