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杜福明 一齣棒球電影的人生

我是認真的、認真的認為杜福明一生棒球路可以拍成一部電影,或許電影名稱就叫《杜仔!》影片從電腦螢幕上鄉民取笑他曲球理論的畫面帶起,然後跳接到1984年奧運銅牌戰,投手丘上的他成了台灣奪牌的大英雄。落差很大的畫面感,這種電影的開場應該很吸引人才是......

作者:曾文誠

fb - 邱仕丞

好文!
想必作者為了結合電影這個主題,在架構的過程花了不少心思

Circled

曾公的筆風很美

Nash Kuo

抓一個小Bug,杜福明的高中時代是民國60年代,所以王傑還沒出道,或是還沒紅。

何明蒼

杜教練是我第一次參與棒球營(民生報)的教練,當年我是被杜教練指定為捕手,然後我們那隊在那一屆是亞軍。
那時他是台電隊的選手(當時還沒有職棒)

好吧!我就說了,那個球員就是之前我寫過的前興農牛總教練王俊郎,他一邊跑一邊還發出「噠噠噠噠噠」機槍連發的聲音。「xxx我該出來了」吳總心想就立刻衝出來,結果王俊郎玩過頭了,他的「機槍」還在掃,根本沒看到總教練出現,就雙手對著他還在「噠噠噠噠噠」,嘿!吳總也很配合喔!王俊郎手對著他時,吳總還大叫「啊啊!我中槍了,死啊!死啊!」最後你可以猜,其實也不用猜就知道是誰「死啊!」這是杜福明高中那段一直流汗苦練,也略顯苦悶的高中生涯中,最值得添一筆色彩的回憶。

接著他的人生多了很多色彩,像印度片,雖然我很難想像也不太忍心看杜仔在電影中載歌載舞,但印度片中常出現人生因某事而轉彎,創造出很不可能的情節,儼然在杜福明身上發生,而且不止一次。

杜仔是以游擊手的身份入選青棒國家隊,再以同樣位置加入人人稱羨的台電棒球隊。但不久,不是電影編劇寫的,是真實世界出現的一支完整棒球隊,竟然因為一位捕手退休,另一位捕手曾智偵入伍當大頭兵去,而鬧捕手荒,然後沒有人逼,杜福明卻自告奮勇說可以到本壘板後面蹲著。這不是他第一次這麼做,之前,遠在小學四年級,大家湊在一塊打棒球但沒人願意去當捕手那個苦差事,杜福明說他可以,之後,加入統一獅首年球隊八連敗,隊中兩個捕手都掛了,為了止敗,杜仔再度說:「我來蹲。」

鏡頭拉回台電去當捕手那段,從游擊換到本壘後不是換一個手套那麼簡單,為了接好每一球讓投手有信心,起初那幾個月左手大姆指一直都在紅腫的狀態,但身為勵志片或熱血印度片男主角的杜福明很能忍,也很知道、知道如何去練,最終竟就這樣蹲穩了台電捕手的位置。

職棒七年轉到興農牛的杜福明,也曾代班蹲捕過!(圖片來源:RunRunHu

等等,我們所知道的杜福明不是投手嗎?不急,他的棒球故事很快地又轉彎了。1981年林家正的母校,出了不少棒球好手的亞利桑納州立大學棒球隊來台灣訪問,當時棒協安排剛拿到秋季聯賽冠軍的台電隊迎戰,本以為是會是場五五波的比賽,結果前六局結束就呈現九一波的內容,隊名叫台電卻被老美電了十五分,在投手用盡的情況下,總教練林家祥走到杜福明面前說:「莫法度了,杜仔!你試看看吧!」如果是拍成電影,好希望是宏都拉斯來演當時苦瓜臉的林家祥。

沒想到打鴨子上架的杜福明一試之下兩局才失一分。這看起來很猛,但現在的我們如果還原歷史現場,這當中還是有些「誤會」可能要釐清,守方的台電隊真的沒有投手可用,找個人上去頂一下,是真的很想止血,而攻擊的美方則是看到對方野手都出來投,也不忍心再卯起來打,這有違江湖道義,所以是不是真的杜福明壓制了亞利桑納州大也不好說,但結果是好的,對台電隊林總及杜福明是不同意義的,球隊找到了可用的投手,而杜仔也在投手丘上看到自己另一個可能,從本壘後走向前方的投手丘。

如果每一次換角色都重複他有多認真練,讀者看了也會煩,即便電影也會成老梗。那怎麼辦?那就說故事吧!八零年代日本業餘球隊常在年底前來相對溫暖的台灣友誼賽,某年山葉隊和台電比賽時,投手丘上的是杜福明,這很讓日本人吃驚,這個人兩年前和他們對打時不還是捕手嗎?然後這個捕手變投手的人還是那場比賽最後拿下勝投的人。這個勝投紀錄的背後,亳無疑問的又是花時間苦練得來的。

不過這是一部兩個小時長度的棒球電影,實在不適合拖太長講細節,所以我們跳接到84年奧運銅牌戰,台韓大戰到十一局,雙方都僵持不下,中華隊的先發莊勝雄已力投至此不得不換了,在名將如雲的中華隊,總教練卻選擇了杜福明很令人意外,但他接下後援工作後投得無比地出色,三又三分之一局僅被韓國隊打了一支內野安打,中華隊最後以三比零擊敗韓國拿下銅牌,勝利投手的杜福明是大功臣之一。

 

雖然名氣沒有別人大,但實力卻受教練團肯定,是杜福明在奧運拿勝投的主因,而六年後中華職棒開幕戰杜福明代表統一獅先發,這一點在外人看來就相對合理了,因為當年不論是知名度或是球技,杜福明扛獅隊第一戰是沒話說,最後他拿下歷史性的一勝,杜福明是中華職棒首勝的投手,這是個永遠不會被打破的紀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