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0

【秉筆直書】先發投手愈來愈式微? 「先發投手與指定打擊連動制」或成解方!

「先發投手與指定打擊連動制」其實概念很簡單,就是只有先發投手在場上時,才能使用指定打擊;當先發投手退場,指定打擊也跟著取消,後面上來的投手需要上場打擊。這規則能或多或少改善,過去 10 年來大聯盟在娛樂性上面臨到的一大問題:先發投手負擔局數和身份地位的急遽下滑。

請繼續往下閱讀

秉筆直書,直抒胸臆。在這裡我會分享個人對大聯盟時事議題的觀點和想法。

上週,大聯盟宣布他們今年會在有合作關係的獨立聯盟——大西洋聯盟(Atlantic League)——進行 2 項引人注目的新實驗:「將投手丘往後移動約 30.5 公分(1 呎)」,以及「先發投手與指定打擊連動制」(double hook)。

消息一出,大部分的討論自然落在較具爭議的「投手丘後移」上,但今天我想談談後者——先發投手與指定打擊連動制,以及它能如何增加大聯盟賽事的可看性與娛樂性。

首先簡介何謂「先發投手與指定打擊連動制」:其實概念很簡單,就是只有先發投手在場上時,才能使用指定打擊;當先發投手退場,指定打擊也跟著取消,後面上來的投手需要上場打擊。

隨著大聯盟賽事強度愈來愈高,選手專業化程度也愈來愈高,代表「投手打擊制」這件事愈來愈不符合潮流。但,倘若能揉合不同規則,適時地用上一些投手打擊的概念,也許能讓棒球比賽變得更多元有趣。

我個人十分喜歡這個規則,因為它能或多或少改善,過去 10 年來大聯盟在娛樂性上面臨到的一大問題:先發投手負擔局數和身份地位的急遽下滑。

以下幾個事實和數據,能清楚反映此現象:

  • 2020 年,大聯盟先發投手平均每場先發只能抓下 14 個出局數;這數字在 2010 年是 18。

  • 若按照比例將縮水的 2020 年賽季擴展為一個完整球季,當年仍只有不到 500 次先發投到打線第三輪。這數字在 2010 年多於 2200。

  • 2020 年,大聯盟先發投手平均每場先發面對的打者數,只有 20.4 人,續寫有記錄以來(1916 年至今)的新低。今年截至 4 月 19 日止的數字也只有 21.3,同樣十分低迷。

  • 從上面的圖表可以看到,大概從 6、7 年前開始,先發投手場均面對打者數,遭遇了雪崩式的下跌,而牛棚的重要性和負擔工作量也因此迅速增加。

看宏觀的數據或許大家感受不是那麼強烈,那我們緊接著就來微觀聚焦一下。

4 月 17 日,洛杉磯道奇和聖地牙哥教士三連戰的首戰,球員名單裡有 14 名投手的教士,用了多達 9 名投手和 1 名野手(Jake Cronenworth),才完成 12 局的投球。如果撇除野手 Cronenworth,教士當天平均每位投手面對的打者數不到 5 人,平均用球數也只有約 23 球。

明明已經帶了多達 14 名投手,但還是需要在 12 局的延長賽中用到野手投球,光這點就足以反映出當今大聯盟棒球的投手使用方式,跟過去相比有多麼極端。

道奇方面,該三連戰他們分別推派陣中最強的 3 位先發投手——Walker Buehler、Trevor Bauer、Clayton Kershaw,結果這 3 名全聯盟最頂尖的強投,沒有一人投超過 6 局,而且用球數也都沒超過 98 球。

當然,這些從過去標準來看太早的換投,多少跟今年國聯又採投手打擊制、先發投手有時會因代打需求而被換掉有關,可是這仍跟大聯盟棒球在上個世紀的樣貌,存有不小的落差。

提了這麼多數據和想法,我想說的是:先發投手的工作量和重要性下滑,是現在式,而且趨勢可說是愈來愈明顯。雖然對於各隊來說,大幅削減先發投手的工作量,或許對戰力上是最有利的操作,但從投手實力養成、棒球娛樂性、話題性、推廣效率等角度來看,這都並不是件好事。

直到今天,一場大聯盟比賽在開打前,大家最關心的資訊,除了對戰的 2 支球隊本身以外,就是雙方推派的先發投手是誰。棒球比賽的先發投手,就有點像是電影宣傳時,被放在封面的兩大主角,不管是深度鐵粉還是一日球迷,都一定會想知道先發投手的身份和特色。

在棒球運動中,先發投手的組合能直接為該場比賽定下基調。他們被視為一場比賽最重要的球員,整個球賽的故事線十之八九會圍繞在這兩人身上。球迷們也會因著先發投手的組合,來賦予一場比賽基本的精采度預期。

對於絕大多數的一般觀眾來說,這種形式是對一場比賽構成期待性的最簡單方式。很多人都是憑藉一場比賽的先發投手對戰組合,來決定是否要關注、收看該比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