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天領飛的政大雄鷹:陳子威教練的鐵漢柔情

政大雄鷹模式對於臺灣高教運動經營模式、起了正面示範巨大效果:少子化時代,過去名校迷思,在整個大環境與價值變動下,典範標準逐漸鬆動與轉移。以政大來說,成功從師大挖角到陳子威教練、到後續一個接一個高中MVP等級明星球員願意來政大,是策略成功,讓有能者齊聚一堂,共創大局,更讓政大成功轉型、從過去文盛武弱,蛻變為現在全國注目焦點。

請繼續往下閱讀

政大雄鷹在2017年成軍,打入男子公開級一級後,四年間進步神速,今年更登上頂峰,UBA冠軍決賽最終擊敗世新大學,創下校史紀錄首冠,而陳子威就是冠軍總教練。

陳子威教練球員時代便是風雲人物,俊俏的外表、加上玉樹臨風的身高,很受球迷與媒體關注與喜愛。陳子威身高200公分,卻以外線投射聞名,是台灣籃壇有名的「高砲塔」,生涯曾先後效力達欣、璞園等隊,曾3度拿下SBL總冠軍殊榮。

筆者因與陳子威教練之指導教授石明宗熟識,因而有機緣對其有所近身觀察。早期陳教練在擔任臺灣師大助理教練時,便曾協助石教授與臺師大創下三連霸驚人紀錄,幾次在師大分部看他認真執教的模樣,對照於現今的奪冠成就,知道其成功並偶然,而是點滴累積的成果。

筆者與陳教練都在政大相關系統,兩人的小孩剛好也都在政大實幼同班就讀,很有緣分,有時會在接送小孩時,在校園遇到。前陣子陳教練帶領政大雄鷹奪冠後,還特別到實幼教小朋友打籃球,看到他帶著幾個明星球員耐心教球,學生開心,家長也都很感動。當天看到陳教練,覺得有必要跟他請教,了解其奪冠的歷程,子威很爽快的答應了。於是約好時間、找天晚上去看雄鷹練球。

UBA冠軍教練陳子威,透過專業、耐心與愛心,讓新生代有著滿滿的收穫

到了約定當天後,大約晚上8:30抵達政大體育館,偌大的場地除雄鷹隊員外,還有排球等練球活動,現場很是熱鬧。有意思的是,子威居然也在練球的行列,球場上來回奔馳、矯健的身手依舊,跟學生先發球員技術與體能,根本沒有兩樣,不懂的外人,可能都以為下場都是學生。我觀察了雄鷹整個練球的狀態,即便剛奪下冠軍,全隊上下還是非常認真,沒有鬆懈的感覺。

訪談當天,看到子威教練下場身教言教(傳球者),真是不簡單

以下是筆者與陳教練簡訪的幾個問題,摘錄回答如下:

 

筆者:你分別執教過師大與政大兩支球隊,能否比較一下兩校特性差異?

子威:師大有其籃球強校與傳統性,球員都是體育與運動競技系學生,因此很多部分已經有很好的基礎,比方說學長與學弟間有所傳承,所以帶隊起來就是在這樣的基礎上,貢獻自己能做的部分。而政大完全是從新開始,特別學生又分散在各系,因此光在練球部分就沒辦法像過去師大那樣去要求,需要跟各系去協調,所幸政大整個系統很支持,因此我們雖然練得沒有像以前在師大練那麼多(政大雄鷹學期間經常都是練晚上,平日大約是技術訓練與重量訓練交錯,寒暑假則能要求到集中訓練),所幸球員爭氣、成效還是有出來...這一切還是眾志成城的關係,非常感謝姜豐年領隊授權、相信專業,學校的支持,還有教練團共同的努力。

 

筆者:雄鷹模式會不會成為未來大學運動經營的新模式?

子威:其實我們並沒有特別去想這個問題...畢竟不是每一個學校都有姜豐年這樣的人,懂籃球也知道怎麼作,當然如果有更多的球隊作我們現在的事情,對臺灣整體籃球發展會更好。過去大家都覺得UBA是台灣籃球的斷層,在學生球員HBL後就沒辦法發展下去,然後UBA過去都沒甚麼人看,但現在不一樣了,現在UBA已經成為了話題,也很多人看,甚至我們也可以去跟職籃作進一步的承接。...不過,即便政大雄鷹也做出了一些成果,但與國外如美國NCAA還是有差別,比方說美國的大學整個校內運動logo是一致的,我們目前台灣的大學還沒做到如此,因此在整個一致性還是有差別,還有努力的空間。不過,政大確實在這次雄鷹奪冠,相信至少對政大相關人士的信心與凝聚力會很不錯。

 

筆者:請問子威的教練領導哲學?

子威:政大本身是一個社會人文屬性導向的頂尖大學,因此我經常鼓勵球員要以管理者的角度自許,同時思考除了將球練好打好以外,也要將課業顧好,作一個有視野、學術兼具的未來領導者。

 

當天的訪談,是在子威與球員練球後,於體育室球隊會議室進行。看著子威剛辛苦的學生球員練完球,坐在椅子上,拿著兩袋冰塊冰敷著腳踝,告訴我其實他腳踝韌帶過去已經斷了兩條,只剩下一條,聽到如此敘述,真的是不敢相信,陳教練願意如此抱痛下場,言教更能身教,學生一定感受深刻。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