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1

只撐了2天的歐洲超級聯賽──金錢足球、英國政治與人民的運動

歐洲足球發生巨大震盪,12支豪門球隊宣布成立「歐洲超級聯賽」,卻在兩天後迅速瓦解!這起事件背後不但有複雜的金錢遊戲,還涉及英國保守黨與工黨的政治角力,讓我們來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作者:OPS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馬特洪峰

好文!脈絡清楚明白。不過前面虧損126英鎊是不是筆誤了?

OPS

感謝您眼尖發現!已更正

Melody Huang

歐超退回樓梯間,現在換BIG 6和蘇格蘭2個巨人的緋聞了

fb - Knox Chef

超好文!!!

《經濟學人》的批評一針見血:

參與者甚至不是歐洲最佳的球隊,只不過是最有錢的球隊。由此事實更能凸顯出,這個構想的聯賽,會是菁英足球的展覽,而非真正的競賽。

以上我們從球賽的可看性、運動的競爭性,來分析許多球迷的心聲。深層的涵義還不只如此,稍後我們將談到草根足球的文化傳統。首先可留意,以上談到的「球迷」不應只理解為商業活動下的客群,而是具有百年文化傳統的群體。

明顯看到,眾人愛好的足球文化遭到金錢吞噬。無怪,球迷搬出2017年突尼西亞球場上出現的標語:

由窮人創造,遭富人竊走。(Created by the poor, stolen by the rich.)

當歐超聯一出,球迷認為足球已經死亡。

2017年突尼西亞非洲人隊與巴黎聖日耳曼友誼賽時,球迷貼出標語「Created by the poor, stolen by the rich.」,此次歐超聯事件被廣泛引用。(取自B/R Football推特

全球資本主義下的金錢足球

目前豪門球隊幾乎都是大財團把持,金錢至上。身為富豪的主事者佩雷茲說,年輕人不再喜愛足球,歐超聯的用意是「拯救足球」。雖然歐洲足總問題重重,但要是聽信這種說法,顯然很難理解問題癥結。

問題癥結還是在於金錢。12豪門之所以脫離原有的歐洲足球體系,源於利益分贓不均。原來歐冠的體系,豪門分得比例較少,總收入二十多億歐元,但是冠軍球隊總共分得的金額上限不到1億歐元。歐超聯相信他們每年可以創造高達40億歐元收益,且豪門可以分配高比例。甚至摩根大通已同意投資35億歐元,豪門球隊加入時就可先領到一筆高達2至3億歐元款項。

去年受疫情影響,各球隊財政收益減少,例如曼城在2019至2020年6月就有1.26億英鎊的虧損。此時,歐超聯的構想對於球隊擁有者無疑是龐大的誘惑。再說,疫情爆發之前,球員交易的市場就已經趨向瘋狂,如2017年內馬爾以2.2億歐元的轉會費,從巴賽隆納轉至巴黎聖日耳曼,再創下天價的紀錄。球員的薪資與轉會費,是球隊極高的財政負擔。在球員薪資沒有上限的制度下,有些英超球隊將80%的收益用在球員薪資,以換取更好的成績。

接著來考察「封閉式」與「開放式」兩種系統和球隊財政的關係。歐洲足球現行的開放式系統又稱為「足球金字塔」,國內聯賽各層級之間有升降級的制度,金字塔上下層允許一定程度的垂直流動。歐洲賽事的參與資格,也是通過每年的國內聯賽排名而定,具有一定的流動性。於是才有萊斯特城的奇蹟,在2009年從英甲升上英冠、2014年升上英超、2016年奪英超冠軍、2017年晉身歐冠八強,讓球迷振奮不已。

然而對於資本家來說,「足球金字塔」體系卻是財政不穩定的來源。比如說,歐冠的限額無法容許所有豪門球隊取得資格,但是沒能進入歐冠卻會減損不少收入。球隊降級更不用說,很容易造成球隊財政危機。英超季末精彩的「爭4」的激戰,就是建立在這種風險上。豪門球隊由大財團擁有,若僅以賺錢為考量,與其每年努力競爭歐冠資格,不如創造一個永久保障名額的封閉式體系。

事實上,1990年代以後,足球經濟已經發生重大的變革。英超的成立、歐冠的改制,都是走向商業化的重大變革。1998年早有一次歐超聯賽的構想,當時歐洲足總以歐冠改制來化解危機。近年來,大財團紛紛收購球隊,積極拓展海外市場,商業化的路線已經一去不回頭了。

《衛報》經濟學編輯拉里·艾略特(Larry Elliott)將歐超聯視為「全球資本主義的隱喻」,亦即

建築在一堆債務上的大廈,在這裡企業主說他們喜愛競爭,但無所不用其極來避免競爭。

他將此事件定位為「自由市場資本主義(free-market capitalism)」與「食利資本主義(rentier capitalism)」的對壘,前者允許有競爭機會下存在不平等,但反對大公司自我保護的作法;歐超聯所體現的是後者,背後是極力避免競爭的財團,這恐怕才是全球資本主義的真相。

抗議的球迷與英國政府是否崇尚自由市場,也許還值得討論。不過,足球比賽自由競爭的想像,在富豪聯手發動攻勢之後,恐怕已蒙上了陰影。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