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1

只撐了2天的歐洲超級聯賽──金錢足球、英國政治與人民的運動

歐洲足球發生巨大震盪,12支豪門球隊宣布成立「歐洲超級聯賽」,卻在兩天後迅速瓦解!這起事件背後不但有複雜的金錢遊戲,還涉及英國保守黨與工黨的政治角力,讓我們來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作者:OPS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馬特洪峰

好文!脈絡清楚明白。不過前面虧損126英鎊是不是筆誤了?

OPS

感謝您眼尖發現!已更正

Melody Huang

歐超退回樓梯間,現在換BIG 6和蘇格蘭2個巨人的緋聞了

fb - Knox Chef

超好文!!!

另值得一提,為何德國豪門球隊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皆未參加歐超聯?一般認為,是因為德國的50+1規則,使得財團無法完全把持球隊。所謂50+1規則,是限制球隊的商業投資者不能持股超過49%,因此球迷可擁有多數的投票權。英國政府似乎有意引入同樣制度,我們靜待其發展。值得省思的可能是,若要保護自由市場不受大企業搜刮,終究要期待政府干預。

歐洲事件背後的「美國因素」

歐超聯看似是歐洲的事情,事實上與美國資金密切相關。首先,不少豪門由美國資本家擁有,曼聯在2005年由格雷澤家族收購,兵工廠2011年由丹佛的克倫克企業收購,利物浦與波士頓紅襪隊同屬於芬威集團(FSG),AC米蘭由艾略特管理公司擁有。更重要的是,此次歐超聯之成形,有賴於摩根大通35億歐元的鉅額投資。

不僅是資金來源,歐超聯引入的正是美式運動聯盟的系統。前文提及,「足球金字塔」體制對於財團來說不穩定。封閉式的美式系統更加穩定,球隊沒有升降流動的憂慮。甚至單看比賽的收益,美國的運動比賽都更加賺錢。華爾街日報指出,美國NFL單場比賽可獲利6千萬美元,歐冠卻只有2.5千萬美元,大概終究無法避免引入美式系統。即使歐超聯失敗了,歐洲足球的商業化模式繼續受到改變的壓力,引入美式系統的呼聲並未止息。至少,歐冠的再次改制是勢在必行了。

揣測未來之前,我們卻得先理解,為何此次「美式系統」的引入遭遇迅速的潰敗。《經濟學人》的評論甚有意思,說明歐超聯是將歐洲人最愛的運動「美國化」的失敗。這篇文章拿另一件事情來對照——拜登承認美國向阿富汗輸出自由民主遭遇失敗。美國欲將政治結構的「美式系統」輸出至阿富汗,又欲將有利於投資者的運動聯盟「美式系統」輸出至歐洲,雙雙遭遇挫敗。

我們接下來談論,歐洲球迷對於美式系統毫不買單,因為他們擁有的歷史根基,與美國運動截然不同。

歐洲足球草根色彩濃厚

美國模式很難直接套用在歐洲足球。美國的運動隊伍是由企業至城市投資,企業可創造文化。然而歐洲足球的基礎完全不同,球隊的地方根基強,草根色彩濃厚,企業主只不過是接手經營地方既有的球隊,但是並未撼動文化傳統。歐洲的球迷不能簡單視為「消費者」,而是球隊的地方文化之中根深柢固的一員。

NBC足球播報員羅傑·詹姆斯·班尼特(Roger Bennett)指出這項特性:

俱樂部就是城市的一部分,他們不是後來者,他們不是消費者。

若是回溯到維多利亞時代,理解現代足球的誕生歷程,對此特性就會更清楚了。大衛·歌德布拉特著《足球帝國》一書,將足球是為英格蘭社會特殊的文化現象,表現出對於維多利亞工業時代帝國榮光的緬懷。英格蘭足球的發展主要在維多利亞時代成形,現存球隊大部分在1920年代已經成立,球隊與地方文化無法分割,足球也成為還能緬懷的帝國遺緒。

城市的認同與足球隊伍的認同,可說是一體兩面。全球化的商業,恐怕難以拆開其中千絲萬縷的情愫。與地方緊密關聯的球迷,並不是企業的商業手段吸引而來的消費者,而有許多是終生忠誠於一支球隊的在地人。那是家鄉的認同,是本土情懷的具體表徵,有意沖垮這些文化根基的力量勢必引來劇烈的反響。更進一步,歷史情感隱約連結的是國族認同,在脫歐之際的認同危機下,也許更加意味深遠。

這幾天英超再次出現曼聯對上里茲聯的「玫瑰德比」,這組對決源於15世紀的玫瑰戰爭,亦反映19世紀工業革命的棉織品與羊毛的競爭,並在20世紀足球場上的長久演變下形成經典對決。足球文化擁有悠久的歷史根基,球迷在城市間來回奔波觀戰,形塑著認同感。歐超聯不僅剝奪了比賽可看性,更可能摧毀這些深層的文化根基,於是遭受強烈的抵抗。

英國首相強森認為,歐超聯

脫離他們起源的鄉鎮與城市,拿去變為國際品牌和商品,只是在地球上流通,由銀行的億萬資金推動,不再論及球迷和那些愛他們一輩子的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