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30

辛城報告 Vol.5 王牌進化論!Tyler Mahle飛躍性進步的原因

辛辛那提紅人的Tyler Mahle,今年不意外表現很不錯,意外的是球速和三振能力進步不少。目前先發5場投25.2局,防禦率僅1.75,K/9是生涯新高的12.62。這是怎麼回事?

作者:亨力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轉速方面,在還沒有謠言出來前,我先保守認為Mahle是沒塗東西。而且轉速不是突然提升的,而是逐年、逐月提升,我認為跟19年換投手教練、Bauer加入,甚至是棒球學校Driveline Baseball創辦人Klye Boddy加入紅人有關,因為Mahle的成長曲線是從19年開始的。

Mahle速球的轉速,19年4月是2099,同年9月是2281,20年7月是2373,同年9月是2390,今年至今是2501,從緩緩上升而不是突然提升這點來看,找到方法練上來的可能性比較高。當然,不排除練出來和塗東西並存的可能性,但現在沒有被抓、沒有傳聞,分析就先排除這部分。

那四縫線速球轉速上升的好處,根據我們生啤C五度和樞紐棒球合作影片的數據統計(見下),四縫線速球轉速並不會影響球威-或是說壓制長打的能力,提升球速才比較能壓制長打,轉速影響的反而是揮空率,這點確實反映在Mahle速球的揮空率上。

影片推薦:只要你懂轉速,轉速就會幫助你 feat. 樞紐棒球|生啤C五度

彙整一下這整段的數據分析,Mahle的四縫線速球品質全面性的提升,不論是球速、控球、轉速都不斷進步,而下一個課題就是每場都維持現在這種品質,尤其是容易受臨場狀況影響的控球。

當然,一名投手要獲得持續且長期的成功,不可能只依賴速球,不過Mahle現在有著穩定且高品質的速球做鋪墊,為他在投打對決打下很好的基礎。

在進入速球以外的分析前,我用一張圖表比較Mahle與聯盟其他四縫線速球高手的數據,作為速球分析的結尾,大家就能明白現在Mahle的速球堪稱一絕:

速球以外的其他因素

Mahle的投球機制近兩年有微調,我們直接從下方的對比圖來看:

截圖自Youtube影片 2019 2021

2019年時,右手繞臂時會打直,現在則不會,也就是改成現在美國流行的短揮臂動作。我個人不是投球機制方面的專家,在此不獻醜多做分析。不過依照一般通說,短揮臂會減少手肘的負擔,也比較容易控球。

Mahle前者目前還不知道,後者差距不算大,因為雖然速球控球更精準,但變化球卻沒有很穩。但能確定的是,Mahle的出手點比較穩定,以前會有速球和變化球出手點有些差異,被打者從動作抓球路的可能性比較高,現在出手點穩定一方面不容易被識破,一方面容易有共軌效應產生。亦即速球和變化球球路前段軌跡會重疊,讓打者能分辨球路的時間縮短。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機制再怎麼調整,有好的武器球還是重點。

先來看一下Mahle除了四縫線速球以外,其他球種的逐年使用量:

 

 

 

 

從表格可以看到,Mahle不斷改變投球策略,尤其2019年根本是用整季去實驗曲球,該季防禦率是5開頭,至今完全棄用,去年開始穩定的以滑球和指叉球為主要武器,也確實得到好的成效。

對了,剛開始寫文章時曾寫過Mahle、Castillo等投手的分析,現在回去看覺得自己當時很生嫩,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拙作:

紅人三名年輕先發投手,會是下個王牌投手嗎?

滑球是目前Mahle最重要的第二球種,均速為87.6英里,實戰可以飆到90英里,這顆滑球的特色是球速快、變化較小,但比較晚才變化,可說是相當銳利的滑球。

值得一提的是,現在的滑球跟17、18年的滑球不一樣,那時投的滑球比較慢,大約在84英里跑,下墜幅度更大,但成效並沒有現在的滑球好,當時更容易被狙擊、像是18年有多達8轟是滑球被打。

去年滑球的揮空率高達41.5%,相當驚人,擊球初速僅有83.1英里,已經沒有過往被狙擊、長打較多的問題了。今年滑球在使用上稍微有點不同,通常投手球數落後時,比較常以速球搶好球數,過去Mahle也是,球數落後時超過65%的機率會投速球,今年下滑到59.1%,取而代之的是上升超過10%,使用量達31.1%的滑球,也就代表今年滑球不僅僅是決勝球路,還是能投進去跟打者硬拚的武器。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