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4

[新聞有感]關於投球失憶,增菘瑋不妨找鍾宇政教練喝茶

增菘瑋昨天(2月3日)春訓隊內的對抗賽,控球又大走樣,投球失憶症(YIPS)之說再起。他自己再三否認。能投2.2局62球還不至於吧!而且練球也沒出狀況,嚴重的投球失憶症暴投率很高,站上投手丘都有問題。...

作者:瘦菊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增菘瑋昨天(2月3日)春訓隊內的對抗賽,控球又大走樣,投球失憶症(YIPS)之說再起。他自己再三否認。能投2.2局62球還不至於吧!而且練球也沒出狀況,嚴重的投球失憶症暴投率很高,站上投手丘都有問題。

增菘瑋投球mechanics沒有大問題,挽回的空間還不小。投球失憶症在美國都歸為心理方面,而且不光投手、捕手、內野或籃球、高爾夫、網球都有先例可證。不要說美國運動心理治療比台灣先進,能治癒的也罕見,或者說好了,人家就不會去講。台灣主要是在心態上就排斥,變態地把心理問題當「神經病」,往往過於忌諱反倒壓力更大!

正面看待和逃避在一線之間。增菘瑋的情況,很適合運動心理有研究的醫生或學者來參與,先不管成不成功,未來都對台灣選手面對投球失憶症,有足夠可供參考的本土案例。

不管是上世紀70年代百勝級的投手Steve Blass或All-Star內野手Steve Sax、Chuck Knoblauch,還是我們熟知的棄投從打Rick Ankiel,郭泓志也有短暫YIPS,尋找心理醫生治療及動漫強投茂野吾郎等。轉外野或DH是方法之一,可見心理陰影的麻煩非同小可,傳投球出問題,但到外野傳球就好了,怪哉!

不過,心理治療沒有正確的SOP程序,人心是複雜的,牽涉廣又細微,要不斷評量,去陰影、解壓、強化信心、專注度、影像記憶、少量藥物與親友家庭協助等等,都是專業環節,但人助也要自助,自己不放棄更重要!

除了運動心理專家的協助,我很建議增菘瑋找過來人鍾宇政教練談談,不但受過YIPS之苦,也是投手又有專業學養,比一般教練更有實質的引導,希望增菘瑋早日回復投球水準。像國民隊把Rick Ankiel聘為「生活技能指導教練」就是很棒的主意,比心理醫生更切身貼近地幫助球員,在比賽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很值得台灣球團學習。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