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3

P. League+ 領航猿的飛行日誌: 緊急迫降於敵人領地

在彰化縣體育館的驚滔駭浪聲之中,領航猿的賽季宣告結束了。不管輸在什麼角度,領航猿從前天開始遇到疫情的突發狀況,到最後不得已辦在夢想家的主場,賽季的結尾確實讓許多球迷議論紛紛,用最錯愕的方式結束了這個賽季。

作者:Luphan

請繼續往下閱讀

緊急迫降於敵人領地

由於近日桃園的疫情再度加重,讓原本要舉辦第五戰的領航猿,再次面臨到閉門比賽的夢魘,陳信安總經理於是決定與夢想家協調,與夢想家共用主場,所有門票收入由兩隊平分,引起許多球迷不滿,畢竟P. League+開季前強調的屬地主義,在這一刻幾乎是完全的消失意義了,尤其主場優勢一直都是籃球賽事中的重要話題。不過,筆者認為這件事情需要從另一個角度來思考。

聯盟到底該不該維護領航猿的主場優勢?如果打從一開始領航猿閉門打的決策與結果,都需由領航猿自行負責,夢想家談論租借場地、開出平分門票的條件,領航猿若不同意,還是得回到自己的主場關著門打比賽。若聯盟有權力介入領航猿的特殊狀況,則應該要嘗試維護領航猿的主場優勢,否則就要求領航猿回桃園打,因為這主場優勢是聯盟訂出的規則,也是季前主打的重點,不遵守只會讓聯盟喪失公信力,即使真的要借用夢想家主場,主導由收入由領航猿全得,但場地成本也都由領航猿付出的條件較為合理,而非雙手插口袋,同意兩支球隊對半分並打造共同主場。就算是場地成本剛好就是門票的一半,也都應該要直接表明不收取成本以外的費用。

 

陳建州先生樂觀表示的希望桃園球迷前往彰化,彰化一樣可以變成領航猿的主場,這句話是有點強人所難了,相信狀況如果反過來,桃園現場的夢想家球迷也不會比領航猿多,筆者也相信若是夢想家有主場優勢,卻因疫情被迫讓給領航猿,一定也會有很多夢想家球迷的不滿(就球迷數量來說甚至可能比領航猿還多)

 

更想要勝利的那位球員。

筆者認為領航猿這場比賽應該要輸得心服口服,看J.Young在場上飛撲拼命的企圖心,就可以知道他是有多麼地想要晉級,不光是首節的5記三分彈,攻守上J.Young也都是付出一切的在拼搶,領航猿打從開局就完全拿J.Young沒轍,更不用說J.Young可是從第三戰就開始燃燒自己的小宇宙,把夢想家從被聽牌的劣勢中拉回來,對此領航猿不管有多少的賽前準備與策略,似乎都無法阻止他。

J.Young在攻守兩端表現都極為活耀,完全可以看出它想要晉級的渴望。

施晉堯在第一節也不惶多讓,補上了三記三分球,有一球甚至還是四分打,然而領航猿大部分時間仍處於落後,這在割喉戰影響非常的大,因為要拿下領先分數的壓力可說是比過往還大,而在整場比賽都沒怎麼拿到領先球的領航猿,將會難以把握領先的機會,而夢想家在第一節靠著J.Young拿下領先優勢後,已經慢慢習慣這樣的狀態,壓力自然沒有領航猿的大。

筆者認為這場比賽,J.Young展現出來的贏球企圖心以及渴望已經足以把整隻領航猿吃掉了,若領航猿球迷仍為球季結束徹夜未眠,可以回去重看一下J.Young展現出來的態度,便會心服口服的了解到,由他所帶領的球隊,確實有實力晉級。

 

瓜田李下的夢想家

夢想家在這場比賽贏了裡子卻輸了面子,一來主要就是因為他們同意提供場地並且與領航猿球團平分門票收入,讓許多球迷認為是夢想家得利,打從提供場地的那一刻,他們就注定要被球迷罵翻,夢想家冤枉嗎? 並不然,如果他們當初僅是口頭允許場地,讓領航猿自己去煩惱主場剩下的成本與收益,那還乾脆些,但事實上夢想家就是也收了一半的門票收入,且今天比賽塞滿了彰化場館的是夢迷,啦啦隊兩邊都來,領航猿處於弱勢的狀況下,更讓輿論覺得夢想家吃盡領航猿豆腐。

偏偏又發生了哨聲偏夢想家的聲音,導致夢想家被批評的更慘。筆者認為比賽上半場確實是比較偏坦夢想家的,尤其是J.Young侵犯J.Chatman的圓柱體那球,是無庸置疑的犯規。上半場J.Young對張耕淯製造的非法掩護,同樣的動作維持了將近快三秒,直到夢想家的射手出手後,裁判才正式吹J.Young非法掩護,但這些都不及領航猿的失誤所能夠換來的分數。

領航猿迫於疫情讓出了主場優勢,以嘗試換取收入,但夢想家只要一拿這受詛咒的禮物,就注定會被用放大鏡檢視,更何況兩隊與聯盟三方都同意將第五戰打造成中立主場,連兩隊都可以派出啦啦隊這種小事情,在這個節骨眼都會被放大。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