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4

挑釁對手還是展現熱情? 大聯盟場上慶祝尺度如何拿捏?

以我的看法,這些不成文規定存在的原因,在於教育選手勝不驕敗不餒的運動家精神,以及低調把自己份內工作做好的傳統價值。這樣的精神在某些層面的確有被推廣的必要。然而職業棒球的本質仍然是一個商業娛樂活動,要如何創造出符合現今消費者口味的產品,可能是更重要的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近期美國大聯盟的賽事中,我最關注的兩支球隊(芝加哥小熊和紐約大都會)不約而同地發生了板凳清空的衝突事件,而兩起事件的導火線,皆源自於投手在投出三振之後誇張的肢體動作。

運動賽事很大一部分的觀賞性來自於球員對於球賽的熱情,然而在 MLB 賽場上卻不時因為慶祝動作而引發衝突。因此,如何拿捏尺度,就成了許多球迷討論,甚至聯盟官方需要探討的議題。

大聯盟有著美國所有職業聯賽裡面最豐富的歷史與傳統,也因為如此,美國職棒有著相較於其他職業聯盟來說,更多長久流傳下來的不成文規定。其中,不過度慶祝就是其中一項。教練在小聯盟時期就不斷提選手這個觀念,而球隊用觸身球修理在他們眼中太過囂張的對手,也是被接受的文化。

我在小聯盟任職期間,就見識過幾次這樣的文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當現皇家隊古巴重砲Jorge Soler還在小熊隊新人聯盟時,他職棒生涯的第一支全壘打,是一支特大號的場外全壘打。而打出全壘打的年輕Soler在擊球之後就停留在打擊區裡目送這顆球。

就在這個時候,從小熊隊的休息室傳出了西班牙語的催促聲:「快跑!快跑!快跑!」原來是小熊隊新人聯盟的總教練出聲提醒Soler不應該在打擊區停留。而Soler也在回到休息室後,被告誡這樣的行為在美國棒球文化裡是不被允許的。

我所聽聞的另外一次事件,發生在底特律老虎隊現任三壘手 Jeimer Candelario 身上。

當時還在小熊隊短期 1A 的 Candelario 在比賽中擊出了再見全壘打。興奮的他在繞壘過程中就開始了慶祝動作。時而揮舞雙手,時而用力搥胸,幾乎每個壘包都有不同的動作,回到本壘前還對著對手小小的拉了一個弓箭。

雖然說當下對方沒有太多的反應,不過賽後總教練還是把 Candelario 拉到旁邊做了一些提醒:「如果明天對方第一個打席將球往你身上招呼,你什麼都不准說,就安安靜靜的上一壘就好。」

以我的看法,這些不成文規定存在的原因,在於教育選手勝不驕敗不餒的運動家精神,以及低調把自己份內工作做好的傳統價值。這樣的精神在某些層面的確有被推廣的必要。然而職業棒球的本質仍然是一個商業娛樂活動,要如何創造出符合現今消費者口味的產品,可能是更重要的事。

一直以來,籃球跟美式足球產生出了不少非常有個人風格球星,也成功地吸引了許多年輕的觀眾族群。這方面的確是職業棒球需要下更多功夫的地方,最好的例子莫過於天使隊的超級球星Mike Trout。縱使這幾年繳出了令人望塵莫及的成績,但他低調的個人風格,使他的人氣始終無法比擬其他球類的超級球星。

為了改善這問題,大聯盟官方近年來也試圖在行銷上做出了改變,從幾年前「Let the kids play」的口號,到選擇如 Fernando Tatis Jr.這種個人風格鮮明的球員作為行銷主打。種種行為都可以看出大聯盟官方試圖打入年輕族群的努力。前陣子 Tatis Jr. 跟 Trevor Bauer 在球場及社群軟體上的互動,確實成功地製造話題,引發球迷間的討論,連我這個棒球傳統派人士,也都被 Tatis Jr. 的表現圈粉了!

那麼,到底大聯盟應該把選手在場上慶祝的尺度設在哪裡呢?其實我認為,這個問題就交給場上的球員自然的去決定。

以現今大聯盟的趨勢而言,選手也意識到適當的展現自我風格是有助於增加棒球比賽的可看性的。因此,大部分的選手對於對手慶祝動作的接受度及容忍度都明顯的增加。像以往「公道伯」Brian McCann在場上直接拉正對手的行為已經越來越少見了。

以我的感覺,大部分球員對於對手慶祝的標準是:「只要不是對著我來,你要怎麼慶祝都可以」以Tatis Jr.對Bauer的兩支全壘打為例,即使慶祝動作很明顯是對Bauer開嘲諷,但Tatis Jr.做動作時並沒有對著Bauer或者道奇隊任何選手。也因此沒有引發任何爭議。Bauer甚至在被記者問到相關問題時也很有風度的表示,打出全壘打的選手要怎麼做都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