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5

《天才的人間力,鈴木一朗:51則超越野球的人生智慧》 電影「星際大戰」才看得到的奇景——The Throw

「我相信外野守備與傳球是我讓美國球迷感到驚奇的一種方式。我期待右外野看台上的觀眾會有什麼反應,想看到他們興奮的表情。」——鈴木一朗

請繼續往下閱讀

隱餮涅驍

超級帥!😎

天才的人間力,鈴木一朗:51則超越野球的人生智慧

張尤金 著 / 奇光出版 

 

(以下節錄自本書 p.93-96)

23. The Throw——電影「星際大戰」才看得到的奇景

 

神之語

「我相信外野守備與傳球是我讓美國球迷感到驚奇的一種方式。我期待右外野看台上的觀眾會有什麼反應,想看到他們興奮的表情。」

--鈴木一朗

 

才剛上大聯盟沒多久,鈴木一朗很快就用手上的木棒,成為客場球迷又愛又恨的選手。

2001年4月10~12日水手作客奧克蘭三連戰,右外野看台上的運動家球迷用種族歧視字眼羞辱一朗,還用硬幣、冰塊丟他。有球迷丟擲的硬幣正中一朗頭上,這名球迷自己也嚇到了,還起身向一朗鞠躬道歉。

賽後被問到怎麼回事時,一朗的專屬翻譯海德(Ted Heid)翻譯他的話說:「有東西從觀眾席飛出來打到我。」一朗聽到後低聲更正,海德隨即補充:「我必須更正我剛才的翻譯,一朗說的是『有東西從天上掉下來打到我。』」

這是一朗非常厚道的一面,他沒有陳述真正的事實——運動家球迷用雜物丟他——也沒有流露任何不悅或斥責,反而極力輕描淡寫。

媒體當然心知肚明,當記者開玩笑問他收集了多少硬幣時,一朗依舊雲淡風輕:「我沒辦法判斷掉下來的是雨還是錢幣。」被追問這樣的事情在日本是否發生過,一朗回答:「當然,每次你到客場比賽,就會有各種東西從天上掉下來,有一次老天爺還送給我一個鋁罐。」

 

「電影『星際大戰』才看得到的奇景」


2001年初來乍到的一朗很快就驚豔全美,繼開幕戰(4月2日)二支安打、得分一分之後,一朗熄火一場比賽,4月4日二支安打、得分二分,4月6日首度猛打賞,對遊騎兵隊單場六個打數四支安打、二分打點、得分二分,包括一支全壘打和一支二壘安打,而這僅僅是他大聯盟生涯的第四場比賽。

在打擊火力展示後,接下來登場的是他的傳球臂力,一朗讓運動家隊和全大聯盟球迷見識到,一個身材瘦削的亞洲外野手如何演出完美的傳球。而這一球就發生在前述運動家客場三連戰的第二場比賽。

4月11日(一朗大聯盟生涯第八場比賽),他在第八局上半代打擊出安打、回本壘攻下致勝分,下半局接替右外野守備。在這個半局運動家首名打者隆恩(Terrence Long)率先安打站上一壘,一出局後代打的賀南德茲(Ramon Hernandez)補上右外野一壘安打,原本可以輕鬆上到三壘的隆恩卻被一朗精準的長傳阻殺在三壘壘包之前。因為太經典了,後來美國媒體直接以"The Throw"稱之。

該怎麼形容這一球帶給全美的震撼?美國知名作家、電影製作人席爾茲(David Shields)在同年九月份《紐約時報雜誌》(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專文中有一段生動的描述:

對於是否安裝有線電視,我猶豫了一整個春天,我不想讓八歲的女兒納塔莉(Natalie)整天坐在電視機前面看卡通頻道(Cartoon Network),但我又想看西雅圖水手隊的比賽,這支球隊不只連戰皆捷,還打出全新的球風——用犧牲觸擊取代三分全壘打。我曾經兩次打電話給有線電視業者約定裝機時間,但兩次都取消了。

球季開打一週半之後,我在家裡聽水手與運動家比賽的收音機廣播,聽了幾局之後再也按捺不住,雖然我沒想喝酒,但我跑到轉角的運動酒吧看電視實況轉播。當時隆恩站在一壘壘包上,下一棒打者擊出右外野一壘安打,當隆恩從一壘衝上三壘時(一個非常例行性的跑壘),水手新來的右外野手,五十一號,鈴木一朗——大聯盟有史以來第一個日籍野手,與瑪丹娜(Madonna)、雪兒(Cher)、比利(Pelé)同等級,只靠單名就能讓粉絲記住他的明星——從右外野中間偏深處的位置傳了一記平飛球,直接送進三壘手手套,輕鬆將隆恩觸殺出局。

整個酒吧陷入暴動,主播的口氣聽起來跟瘋了沒兩樣,我從脊椎開始半身發麻,彷彿過了二十年之久。

接下的二十四小時,幾乎全西雅圖都在討論這一球,有球員、教練、主播形容這是他們有生以來看過最偉大的傳球:「這一球猶如從加農炮射出一般,又快又有力」、「眼睛高度的雷射光束」、「電影『星際大戰』才看得到的奇景」,就連隆恩賽後也承認:「當時除非是一記完美的傳球才有可能抓到我,而這就是完美的傳球!」

當被問到這記傳球如何讓跑者出局時,一朗透過翻譯回答:「球正對著我打過來,我也想知道他為什麼敢跑?」

後來有線電視就在週末安裝好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