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6

什麼是「96英里的變速球」? 達比修以反向配球再創巔峰

現在的達比修之所以那麼厲害,就是因為他完全跳脫了傳統配球思維的框架。一般來說,打者熟悉的共軌效應,通常是投手先來幾顆速球,然後再來一顆前段軌跡與速球類似的滑球或變速球。但在達比修的配球模式下,他展現出來的共軌順序,正好相反,先來幾顆慢的變化球,然後再塞一顆前段軌跡跟變化球類似的速球,殺打者措手不及。在這種情況下,達比修96英里速球反而達到了「變速球」的效果。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灣時間 5 月 1 日,達比修有穿上聖地牙哥教士隊球衣的第六場先發,他對到舊金山巨人隊,第六局,他遭遇了一項艱困的挑戰:第三度面對巨人今年意外難纏的打線的中心棒次——Mike Tauchman、Buster Posey、Brandon Belt。(本文所有數據截至 5 月 5 日。)

當時比賽呈現 1 比 1 的僵局,達比修沒有什麼犯錯的空間,因為他的隊友對上巨人先發投手 Logan Webb 也沒什麼建樹。

第六局才投 2 球,達比修就陷入危機,因為 Tauchman 已經掃出一支反方向的二壘安打,在無人出局的情況下,進佔得點圈。

接下來,達比修展示了他在過去幾年不斷精煉、並且在今年徹底擁抱的投球模式和技藝:

他用 4 球三振掉今年開季狀況奇佳的捕手 Posey:曲球、滑球、滑球、指叉球。

3 球解決選球一向出色的 Belt:卡特球、慢曲球、快曲球。

下一棒是 Alex Dickerson,達比修前 3 球用卡特球、滑球、卡特球,取得 2 好 1 壞的球數領先。

到這個時間點,達比修在第六局用了 12 球,球速最快 92 英里、最慢不到 70 英里。他的慢曲球球速大概就落在 70 英里,滑球和快曲球落在 80 到 83 英里左右,而卡特球平均來講則是落在 89 到 90 英里。

但在 2 好 1 壞的情況下,達比修沒有再投上述這幾種球路,而是使用了一記球速高達 96.4 英里的伸卡球,進壘點位在好球帶上緣,是顆明顯的好球。Dickson 完全反應不過來,站著不動遭到三振。

現在,大家都知道大聯盟投手速球使用比例不斷下滑的趨勢(或者是說,投愈來愈多自己最強球路的趨勢)。對比於 20、30 年前較為傳統的投球樣態,現今投手配球模式的風格轉變,已經持續了好一陣子,達比修絕對不是第一個、也不是少數更強調變化球使用,減少速球配比的投手。

在現在打者都在鎖定速球做全力揮擊時,投手減少自己投出來的球正中打者下懷的機率(也就是增加非速球的比例),成為非常關鍵的事情。

然而,達比修的轉變可不只是前面所述的那麼簡單。他做的轉變,雖然不是前所未見,但在所有正在執行類似轉變的投手中,只有極少數能執行得像達比修那麼徹底、或像達比修做得那麼積極。

剛猛速球也可以是「變速球」

具備投 95 英里以上速球的能力,還是有其價值,尤其是當使用這種速球的頻率愈低,它忽然出現的威力就愈強,因為它能製造很高的意外效果,讓打者來不及做出反應。

事實上,投手能夠打破傳統觀念,不一定要用較慢的變速球(changeup)來製造「變速」效果;把球速飛快的剛猛速球,當作製造「變速」效果的武器,也是一個能有效解決打者的配球模式。

沒錯,我們比較常看到的情況是,打者在看過許多高速的直球後,被較少出現且球速較慢的變速球騙到,出棒過早、失去平衡,最後揮棒落空或者打不好。但達比修在前述案例中做到的是,讓打者開始設定速度較慢的滑球或其他變化球種,然後再出乎意料地賞給打者一顆高進壘點的火球,殺他個措手不及。

跳脫傳統配球思維

在現在的大聯盟棒壇,愈來愈多投手都能夠在各種球數使用變化球,過去所謂「速球球數」(fastball count)、「變化球球數」(breaking ball count)的分野,已經變得很模糊,甚至完全消失。很多投手都能夠自在地在一個打席一開始就投變化球,而且用變化球搶好球數的能力還很好。

這麼做是很有價值的,因為多數打者還是習慣設定速球來做攻擊,只有在極少數情況下才會設定變化球出棒。多增加變化球的使用,對於打者而言仍然能構築不小的挑戰。當然,從投手的角度來看,要突破既定球數的配球策略,也不是件太容易的事,因此我們還是會常常看到投手在球數領先時,才開始使用變化球去釣打者、引誘出棒,而非在打席之初就使用變化球。

不過現在的達比修之所以那麼厲害,就是因為他完全跳脫了傳統配球思維的框架。

從 2020 年開始,在所有「非」2 好 1 壞和 2 好 0 壞的球數(也就是,所有不是投手球數大幅領先的情況下),達比修的速球(包含四縫線速球、伸卡球,他的卡特球不算是速球)使用比例僅 21.1%。這個比例在同期 222 位合格投手當中排名第 217,可見有多低。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