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6

NBA變革的陣痛——詹皇的憤怒、歐超模式以及影響力劇增的買斷市場

NBA是無法剔除諸如灰狼、黃蜂、魔術、國王這些球隊的,原因在於聯盟今天能發展到這個規模,廣納全美那些天才小鬼,原因正在於這些城市、這些球隊在無形中擔任了宣傳大使,成為了聯盟一張張的名片,讓「NBA」這個名字的影響力擴散至全美、再到全球。也是因為聯盟有30支球隊,才能讓更多人參與進來,當基數夠大時,籃球才能不斷往上發展到今天這麼高的水準。從前「黃綠大戰」的那種模式已經永遠的翻篇了,西蒙斯的建議是在開歷史的倒車。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Weak貓

我認為NBA不妨仿效日韓職棒季後賽制度,排名高的隊伍面對低排名隊伍直接有一勝優勢,這個做法以往我覺得不是很好,但如今此做法卻有機會能讓投機取巧的心態碰到釘子.

LeonTang

如果附加賽可以設置一個勝率保障制度,例如球隊的勝率大於 50%,但排在第9,10名就有資格參加附加賽。或者,就算排在第5,6名,但勝率不足50%,也要打附加賽。這樣對勝率高的球隊比較公平。

高涵謙

Andre Drummond 、 LaMarcus Aldridge 、 Blake Griffin 這些人都身背巨大合約,超級強隊得到他們必須付出代價----誰會為了溢價合約付出代價 ? 到頭來嘗到苦頭的只是那些小市場球隊----嘗到苦頭這跟買斷與否毫無關聯,球隊留下 Andre Drummond 、 LaMarcus Aldridge 、 Blake Griffin 難道就能嘗到什麼甜頭 ? Andre Drummond 、 LaMarcus Aldridge 、 Blake Griffin 身手不如身價,才是球隊嘗到苦頭的原因

境鏡靜

我覺得買斷就是市場上的一個自由機制啊,或許買斷市場會影響球隊補強的好與壞,但真的要因為這樣決定冠軍誰屬,也不至於.畢竟真的會被買斷然後又可以提高到舉足輕重戰力的球員也是非常少數,若真的有這樣的能力,也就不會進到買斷市場了.也可以看到很多買斷的球員都是很高的溢價合約,才會走到買斷這一步.


至於附加賽的機制,在去年跟今年的縮短球季,加上附加賽機制,確實是可以相對較公平,以及觀賽的刺激性,確實有其必要.但LBJ的批評感覺就有一點惱羞不高興的態度,從去年到今年大半球季都沒有發表任何附加賽的言論,自己的球隊一掉到第七名就開噴,這真的是有一點讓人家看破手腳的感覺.
但是如果真的恢復到一季就是82場比賽,然後再加上附加賽7~10名的挑戰制我就覺得不甚公平了,因為大家畢竟就是打完了一直以來的常規賽82場,勝負已定,沒必要打附加賽.
但卻有一個方式,就是大家常講東西區戰力不平衡,西強東弱等等,倒是可以考慮制定一個分區第九名之後的球隊,若勝率高於另一分區的季後賽球隊,可以發起挑戰並取代對方的種子位子.這樣或許會有另外一種刺激性.也可以弭平東西不平均的異議聲音.

Melody Huang

所以NBA要開始升降級了嗎(基德:並沒有.JPG)

身為這個時代的中距離投籃教科書,大學主修媒體傳播的麥考倫(CJ McCollum)在2019年於自己的節目上提出一個有意思的論點,「睡眠不足正在搞砸球員們的比賽」。

麥考倫說從他高中開始就會小睡,並且盡量早睡、讓自己一天能睡到9小時,「睡眠不足會破壞您的恢復能力,破壞您的比賽方式、認知功能、思維方式以及球場上的運動方式。充足睡眠就是一切的本錢…」

麥考倫的愛好和興趣都和一般NBA球員不太一樣,他的太座是一位牙醫,因此他的思維和生活習慣當然不能當作他同業們的參考。大部分球員雖然沒有麥可·喬丹的精力,但比賽完後的深夜才是他們一天的開始。他們藉由夜店生活和無盡的派隊來消除壓力。

那麼,在賽季中NBA球員每晚大概會睡多久呢?NBC體育記者海林(Kurt Helin)在結合深夜睡眠和一般小睡後,給出了「約4-6小時」的答案,而這對於他們工作的巨大消耗來說,顯然不太夠。更何況短暫的午睡,效果不如夜間睡眠已經是經過科學檢證的事實。

不過比較值得討論的是,導致這些球員如此疲累的原因是什麼?為什麼聯盟要每一個賽季都讓這些球員打這麼多比賽?

我們在上一個十年常常聽到「負荷管理」這個詞,拜帕波維奇(Greg Popovich)所賜,現在全世界都知道這是讓一名球員進行輪休的委婉說法。

儘管聯盟出於球賽和商業考量不斷藉由罰款來禁止此類行為,然而效果不彰。而從球隊和球員的角度來看:賽季真的太長了。

若一支球隊戰績差勁、提前釣魚,那他也至少要打82場比賽,從季前準備到賽季結束約莫6個月,他都在做飛機、訓練、比賽。而如果是季後賽常客,那就更辛苦了,勇士隊在5年3冠的旅程中,他們每季都要打接近100場比賽,只有3個月的休息時間。

這樣的賽程安排其實沒有容錯率,去年因疫情延後了賽季後,我們已經看到了惡果。儘管2020-21賽季已經縮水,球員仍無法從疲勞中恢復,今年的傷病潮恐怕是千禧年後最嚴重的一次。

 

總之,NBA確實遇到了一些麻煩,雖尚未對聯盟造成巨大的傷害,但我們回首看那些歷史上分崩離析的帝國,不也總是往往倒在當初那些令他們忽視的小病灶上嗎?

 

今後該如何來規範由大買主決定一切的「買斷市場」?

 

金塊為了得到阿倫·戈登(Aaron Gordon),放棄了老臣(Gary Harris)、潛力新星漢普頓(RJ Hampton)及2025年受保護首輪籤

快艇為了得到拉簡·隆多(Rajon Rondo),放棄了曾三連霸年度最佳第六人的路·威廉姆斯(Lou Williams)

雄鹿為了得到PJ塔克(PJ Tucker),送走了兩個「DJ」和2023首輪選秀權

76人為了得到喬治·希爾(George Hill),送走了佛格森(Terrance Ferguson)、布萊德利(Tony Bradley)和2025年、2026年兩枚次輪選秀權

熱火獲得歐拉迪波(Victor Oladipo),放棄了歐林尼克(Kelly Olynyk)、布蘭德利(Avery Bradley),並且交出2022年首輪互換權

 

然後——

湖人得到了籃板王德拉蒙德(Andre Drummond),沒有任何代價

籃網得到兩位前明星大前鋒阿德里奇(LaMarcus Aldridge)和格里芬(Blake Griffin),同樣沒有付出任何代價

「買斷市場」在2016年後開始成為一種新名詞,實際上聯盟除了「澄清期」之外,沒有任何對於季中被買斷、裁掉、釋出的球員做出相關規範,因為常理來說他們都成為了「自由球員」,而自由市場本來就是自由簽約的。

聯盟很難對此加以限制,因為就算大市場球隊真的因為城市的影響力而讓他們在招募球員上比較有優勢,聯盟有很難對此加以規範,原因在於——一個籃球聯賽難道還能限制轉隊球員孩子的學區、私下投資的項目或是名下房地產的過戶嗎?

然而情況卻不是只有這麼簡單,季中買斷的方式正在成為大牌們互相抱團的一種手段——我們在此說的是那些人老珠黃、慢慢因年紀、傷病或打法過時而身價下跌的那些前球星——無論是重建中球隊或是爭冠球隊,都不會願意拿出選秀球員來接手德拉蒙德將近2880萬美元的大約,但得到阿倫(Jarrett Allen)的騎士確實想要擺脫他,於是給了湖人機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