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2

《燒腦老球迷的哲學勝利法》─ 納達爾在接發球時只有半秒仰賴自動反射去選擇擊球策略,但反射能受想法控制嗎?

在需要快速反應的比賽中,看起來根本沒有足夠時間可以仔細思考,進而影響表現。因此,最好的策略一定就是依賴自動反應。如果試圖以有意識的方式去控制動作,就只會干擾透過上千小時練習建構而成的瞬間反射。但這可是錯誤觀念......

請繼續往下閱讀

燒腦老球迷的哲學勝利法:熱血看球也要冷研究:現代運動比賽的怪邏輯、贏家策略與潛規則

大衛.帕皮諾 著、王婉卉 譯 / 大寫出版 

 

(以下節錄自本書 p.24-29)

眨眼之間

羅傑‧費德勒(Roger Federer)將球發向拉斐爾‧納達爾(Rafael Nadal)時,大約是從距他24公尺遠處,以時速135英哩左右(約217公里)擊球。這表示球到達納達爾的位置時,只有不到半秒的時間。(更精準的說是400毫秒左右,毫秒則是千分之一秒。)這樣的時間確實非常快,差不多是人眨眼所花的時間。

這種數據和其他需要快速反應的運動非常相似。美國職棒大聯盟(Major League Baseball)的投手從距離大約18.5公尺的地方,投出平均時速超過90英哩(約145公里)的球;板球擊球手離投球處不到約20公尺遠,而頂尖投球手的球速能達到時速100英哩(約161公里)。這種距離和速度的比例在壁球和桌球當中也差不多,每種運動的反應時間都不到半秒。這些運動員能看到球已經相當驚人了,更別說能根據球的軌跡做出回應。

以上數據可能看似支持運動心理學的瑜珈理論。在需要快速反應的比賽中,看起來根本沒有足夠時間可以仔細思考,進而影響表現。因此,最好的策略一定就是依賴自動反應。如果試圖以有意識的方式去控制動作,就只會干擾透過上千小時練習建構而成的瞬間反射。

但這可是錯誤觀念。即便是在速度最快的運動當中,對於運動家而言,至關重要的仍是要將意識集中在某個策略上,並確保能在腦海中牢記策略。上一章提到的重點依然適用:雖然需要快速反應的運動員不該去思考動作的各個細節,但還是必須要思考打算要運用的技能。如果運動員在等球來時,徹底放空腦袋,最後很有可能就做出錯誤的舉動。

話是這麼說,但當球在眨眼之間就到了手邊,運動員的有意識心態要怎麼樣才會讓情況有所不同呢?當需要開始動作的瞬間到來時,可以思考的時間難道不是就已經沒有了嗎?要完全理解為何連在快速反應運動當中,有意識的專注力也如此重要,就必須先瞭解這些運動員如何應付極端的時間限制。瞭解快速反應運動背後的運作機制,會讓我們更瞭解瑜珈理論哪部分是對的、哪部分是錯的。

過去二三十年以來,對於運動員用來攔截快速接近球的特殊技巧,運動科學家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這個主題本身就很令人著迷,而這一章將會探討許多的相關發現。

首先,要回答的問題是,運動員如何能打到球。400毫秒的反應時間聽起來好像超越可能性的極限了。用毫秒為單位來計算的話,大腦和身體都需要花點時間才能完成工作,就連對一個直接刺激的最簡單反應,也會消耗掉時間。

以短跑選手對起步槍的反應為例。現代科技能顯示選手在槍響後多久,才向起跑架推蹬。「牙買加閃電」尤賽恩‧波特(Usain Bolt)在2009年的100公尺短跑中,創下9.58秒的世界紀錄時,反應時間為0.146秒。這個時間並不算特別突出,有些短跑選手甚至能減少到120毫秒,但波特的反應時間已經好到,足以讓那次的世界紀錄在本書撰寫時仍屹立不搖。(任何低於100毫秒的反應時間都會讓賽跑選手失去資格,這是基於人體在理論上應該無法反應如此快速的原因。)

短跑選手起跑時所要做的事並不複雜,只需要在聽到砰的一聲後, 離開起跑板就行了。儘管如此,波特的146毫秒反應時間,相對於納達爾回應費德勒發球的400毫秒來說,仍只佔了一小部分。

那麼,就來分析一下用球棒或球拍攔截快速移動球的更複雜過程好了。當負責接球的一方決定要打哪一球之後,需要花上25毫秒將神經訊息從運動皮質傳遞到手腳,接著還需要另外的150毫秒,實際執行揮棒或揮拍,然後幸運的話,就會打到球。

所以運動員決定好自己要打哪一球之後,到接觸球之間,總共需要175毫秒,幾乎是可以反應時間的一半了。不過當然,運動員在選球前,必須先看清球要往哪裡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