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5/13

《燒腦老球迷的哲學勝利法》─ 不同運動對於公平競爭的理解方式有所不同,但應該用「不道德的行為」佔便宜嗎?

不同運動對於公平競爭的理解方式有所不同,而這些理解方式就像比賽開始時所執行的合約,這就是為什麼違反比賽精神的選手,不只是選擇了不依循傳統,更是違背各地通用的道德原則,也就是不該打破承諾去佔別人的便宜。

燒腦老球迷的哲學勝利法:熱血看球也要冷研究:現代運動比賽的怪邏輯、贏家策略與潛規則

大衛.帕皮諾 著、王婉卉 譯 / 大寫出版 

 

(以下節錄自本書 p.70-75)

道德觀、約定俗成與足球詐傷

任何參與板球比賽的人,實際上都同意要遵守板球選手之間的慣例,尤其不能在自己沒接殺時聲稱有。所以當有人假裝自己接殺,實際上卻沒有的時候,就像是和朋友一起在酒吧享受晚上的時光,之後卻在輪到自己要請客時,偷偷溜掉一樣。這種人是在違背心照不宣的協議,好獲得不公平的優勢。

這就是為什麼板球選手不符合道德時,棒球選手卻符合道德的原因。棒球選手參賽時所做的約定,和板球選手的並不一樣。他們不仰賴彼此會對接殺一事自我把關,而是同意交由裁判來決定,因此如果有人試圖用假「接殺」蒙混過關,並不是不按規矩打球,也不是在佔別人便宜。

重點歸納如下:不同運動對於公平競爭的理解方式有所不同,而這些理解方式就像比賽開始時所執行的合約,這就是為什麼違反比賽精神的選手,不只是選擇了不依循傳統,更是違背各地通用的道德原則,也就是不該打破承諾去佔別人的便宜。

運動迷在抱怨標準時可是毫不留情,攻擊的對象就是自己支持之外的運動,以及現今運動的墮落腐敗。板球迷對棒球員嗤之以鼻,橄欖球迷則對足球員感到震驚不已,高爾夫球迷輕視著網球員,而所有球迷都同意,當代運動家的道德品行比不上過往的世代。

要我說的話,這些聲稱未來無望的人幾乎都把約定俗成上的差異,錯當成道德上的缺陷。不同運動維持的不同標準,乍看之下只是互不相同的合約內容,是選手認為彼此應該要做什麼的不同期望。考量到這些內容,任何已知運動的選手都有道德責任要遵守自己同意的規範,但這完全不表示擁有較少限制規定的運動,在道德上就一定比較低下。

當然,運動規範會隨時間改變,就像禮儀的社交常規也會改變一樣。比起我年輕的時候,足球比賽中出現更多拉扯衣服的情形;板球中最後幾個順位的擊球手不再會被快速投球手稍微放水;至於現在的美式足球,用戰術「凍結」踢球員,讓對方無法好好發揮,已經成了標準作法;橄欖球的觀眾在進行定位踢球時,不會再安靜下來,諸如此類的事還有很多。不過,我覺得沒必要將這些改變視為道德墮落,不如說只是從一套實際可行的社會期望換成另一套罷了。

只因為運動之間有所不同就鄙視其他運動,就相當於因為外國人陌生的行事方法就看不起所有外國人。真正的運動迷才能看出,進行比賽有很多種一樣好的方式,也因此棒球員聲稱接到其實沒有接殺的球,在道德上並沒有問題。

儘管這麼說,我不想主張所有運動規範都同樣值得讚賞。有些運動最終確實助長了名符其實的不道德行為。

在一場2014年足球世界盃較早進行的小組賽中,葡萄牙後衛佩佩(Pepe)為了阻擋德國隊的托馬斯•穆勒(Thomas Müller),以手臂掠過了穆勒的下巴。穆勒的反應是當場倒地,並緊抱著頭。這個舉動激怒了佩佩,馬上給了穆勒一個頭槌,也因此被判罰下場。

當時,我(在哲學工作坊完工後,到巴黎的一間酒吧)觀看比賽, 十分震驚。但不是因為佩佩的頭槌,那只是愚蠢的行徑,尤其是出自一位以火爆脾氣聞名的選手,並不讓人特別感到驚訝;反倒是穆勒假裝受傷這件事讓我很沮喪。德國人不會假裝受傷,好讓其他選手陷入麻煩,因為這就像看到魔法保母瑪麗•包萍(Mary Poppins)偷錢包一樣。

這個想法讓我開始思考,為什麼這起事件不算是一套約定俗成的慣例取代另一套的例子?職業足球員以前向來都不會使用假裝受傷這種招數,導致敵隊受罰,但最近詐傷已經開始逐漸變成常態。所以為什麼我當時還是那麼震驚呢?為什麼我不只是把這起事件視為運動慣例中的另一項改變呢?穆勒只不過是依循已經變成其他職業足球員的正規行為去做而已,如果他不這麼做,可能就太傻了。既然其他所有人都在使用這招了,他如果不跟著照做,就會讓自己的隊友失望。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