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jols與天使不歡而散:論遲暮明星球員的退場處境

不是每一位職業運動員都能夠有一個風光的退休儀式。隨著年紀的增長,每一位選手都會遇到最殘酷的事實就是,身體技能的衰退使他們無法再繳出過往的成績。在這狀況下,球團跟球員都面臨著艱難的抉擇:什麼時候要做一個結束。而矛盾,很多時候就是這樣產生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古金

jeter rivera是從始而一的隊伍,pujols?如果在紅雀退休一定更榮耀,要從球迷想法非各人戰績。

Annoying Dog

既然都初都選擇金錢而轉投天使,那想要享有「隊史球星」的頂級退休待遇,就看紅雀要不要給你這個機會囉?

洪維澤

從始而一球團也不一定在意
想想Bernie Williams的遭遇

在上周美國大聯盟的新聞中,其中受到許多球迷關注的,莫過於洛杉磯天使隊將陣中老大哥Albert Pujols指定轉讓(本週確定遭到釋出,成為自由球員),以令人錯愕的方式終止了他在天使隊的生涯。

從事後許多的報導看來,事件的起因在於Pujols對於上場時間感到不滿意,而迫使天使球團為了球隊長期的發展,而必須做出這個看似不近人情但可以理解的決定。

專題:「生化人」球涯近尾聲—Albert Pujols的不朽傳奇

從這新聞也可以再次看到,當明星選手的生涯接近尾聲時,如何華麗的退場並創造出球員,球團,球迷三贏的局面,考驗著球團與球員的智慧,也更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等種種因素的配合。

「退休」這個詞在職業運動裡是有一定的份量的。

我曾聽一位教練跟年輕選手說過一句我認為很有道理的話:「如果你的生涯一事無成,那麼你不是退休(retire),你只不過是放棄(quit)了。」

因此,任何一位生涯有成就的選手宣布要退休都算是一件大事。如果這名選手又在同一個球隊待了很長的時間或者有著指標性的意義,那麼該球隊的球迷以及行銷團隊絕對會希望有盛大的儀式來歡送選手。

近期著名的例子有雙城隊的Joe Mauer,紅襪隊的David Ortiz,洋基隊的Derek Jeter以及Mariano Rivera等都是在滿場主場球迷見證下退休的超級巨星。如果像Ortiz和Rivera一樣宣布的夠早,甚至還能獲得退休巡迴之旅,接受客場球迷歡呼的待遇。

這樣的做法,就如同第一段所說的,是一個球員獲得尊重,球迷得以見證球星最後風采,而球團的票房也得以提升的三贏局面。

然而,並不是每一位職業運動員都能夠像上述一樣有一個風光的退休儀式。隨著年紀的增長,每一位選手都會遇到最殘酷的事實就是,身體技能的衰退使他們無法再繳出過往的成績。在這狀況下,球團跟球員都面臨著艱難的抉擇:什麼時候要做一個結束。而矛盾,很多時候就是這樣產生的。

以球員的立場來說,很多時候最困難的點是,要他們承認他們的能力已經大不如前了。這些選手之所以能成為明星球員除了優異的身體條件外,心理特質如強烈的好勝心跟強大的自信心,也是不可或缺的。而就是因為這樣的特質,讓這些選手不輕言放棄,認為他們可以戰勝年紀。

甚至許多選手,因為太享受賽場上勝負帶來的快感,讓他們在退休不久後又回到球場上。棒球的Roger Clemens、籃球的Michael Jordan、美式足球的Brett Favre,都是很好的例子。

但也就因為這樣,這些選手留給球迷最後的身影,不是那個叱吒球場,宰制聯盟的超級巨星,而是略顯老態,耗盡全身的力量,才勉強把成績維持在聯盟平均的平凡選手。而且,往往他們身上穿的已經不是球迷習慣的那套球衣。

以球團的立場來看。我們常常聽過球隊給予球員合約條件,很多時候是依照選手過往的成績,而不是他們預期選手在合約期間可能打出的成績。此外,我也認為大部分球團在提供長約給選手時,都是希望能夠買到選手在合約前期的精華年份,藉以衝擊總冠軍,他們絕對了解要選手在整個合約期間的表現都維持在高檔,是不合理的期待。

基於以上兩點,我認為明星選手在合約後期表現不符身價,對球團來說是能夠理解且可以接受的。這些選手的合約也讓交易非常的不好操作。因此,在可忍受的範圍內,大部分的球團會讓選手在隊上把合約走完,如果選手表達了想退休的意圖,在不違背選手的意願為原則下,球團也會幫選手舉辦退休儀式,讓選手有機會好好地跟球迷說再見。

雖然球隊的未來明顯不會有Pujols,但天使隊今年球季一開始的盤算應該也是如此。他們還是願意把Pujols 放在名單裡。對他們來說最好的劇本就是:Pujols在球季尾聲宣布退休,如此一來他們就能夠好好的幫Pujols舉辦一場退休儀式。

而Pujols的妻子季初在社群媒體透露了他老公在本賽季後退休的意願(雖然後來又收回),也讓天使隊球團更加相信一切都照著他們所計畫的進行著。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