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3

夢迴吹角連營:巴塞隆納的最後一瞬

現在時間是1992年8月1日,晚上九點,全臺灣的棒球迷都坐在電視前。

作者:一貫三

請繼續往下閱讀

現在時間是1992年8月1日,晚上九點,全臺灣的棒球迷都坐在電視前。

 

郭李建夫站上一萬公里以外的投手丘,在他對面的是臺灣棒球一直以來的天敵,來自東瀛的武士。而且,為了預賽名次,這一戰非贏不可。對面的投手是小檜山雅仁。郭李在三天前面對波多黎各完投九局只失1分,但是小檜山雅仁更猛,日本預賽的第一場,他就奪下完封勝,這是一場十足的硬仗。

 

前面幾局兩邊都有攻勢,但是都沒有得分,兩隊加起來五次兵臨城下,甚至都曾在一出局以前站上三壘,但大概比賽氣氛讓球員太過緊張,就是差了一棒。六局打完,計分板上掛了十二個零。

 

到了七局上,兩天前創造完全打擊的張文宗打出安打上壘,兩出局以後,輪到史上最強第九棒廖敏雄。他這一球其實沒有打好,但是上天卻在此時對寶島的人們微笑。紅線球剛剛好飛過二壘手頭頂,在坂口裕之面前落地,張文宗踏上五角形白板。九局上,張文宗又選到保送上壘,接著陳威成的二壘安打,讓CT再下一城。

 

郭李的表現好像在說:「給我兩分,我就可以贏日本。」雖然前半比賽不穩定,但投著投著捱過了五局,捱到了隊友的支援,後面四局越來越穩。最後,他力壓東京六大學聯盟前一年的春夏最佳九人,拿下重要的完封勝。

影片來源

 

但隔天我們預賽最後一場輸給古巴,日本擊敗美國,彷若命中注定,如果要揚威伊比利,要再打贏日本一次。打贏那個教我們怎麼打棒球,我們未戰先怯三分的國度。

 

CT的投手,不做第二人想,就像1983年的郭泰源,我們需要勝利的時候,只有王牌,郭李建夫再次披掛上陣。無獨有偶,山中正竹也決定再把球交到小檜山雅仁手上。像是甲子園的對決,臺日Ace為了獎牌四天之內第二次大戰。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一局上半,一棒黃忠義就把小檜山雅仁的球打過左外野大牆。

 

但日本馬上還以顏色,二局三局各取一分,甚至反超比數。但是兩邊投手大概都累了,四局上CT馬上再取一分,又戰成2:2。

 

這一次,我們鐵了心要打敗日本。五局上杉浦正則接替小檜山雅仁,廖敏雄馬上炸裂,六局上吳思賢跟在他身後也炸裂。之後吳思賢高飛犧牲打再取一分。5:2。據說,李來發教練賽前說,他的預感就是這個比數。

影片來源

 

郭李越投越勇,度過前半場的亂流後,東瀛打者在他手上再討不到便宜。九局下半,兩朝老將西正文打出安打,但是馬上又雙殺。最後一個打者上來,打向三壘,吳思賢接到之後,他把球收進手套,世界彷若靜止,全場盯著他墊步、拿球,傳向一壘,裁判高舉右手。

 

只見三壘休息室已經空無一人,藍白球衣淹沒球場。郭李兩場完投18局,三天之內狂投304球,宛若1983年的郭泰源再現巴塞隆納。

 

然後呢?廖敏雄早早就被職棒放逐,輾轉流連,在高中再度展翅,跟他一起離開的還有王光熙跟陳執信;張文宗跟教練團不合,被冰凍了兩年;黃文博唯一拿過的第一名是敗投王,林朝煌職棒生涯最深刻的印象,竟是跨季11連敗。

影片來源

 

巴塞隆納的風吹走了他們的年華,巴塞隆納的銀逐漸褪色,就連巴塞隆納的詛咒,都只剩風中的呢喃。最後,只餘紅土還記得他們的傳說。時光匆匆,轉眼間就來到了十年後。

 

郭李建夫已經脫下黃黑色的球衣,回到臺灣,現在他身上的球衣,跟巴塞隆納那件光榮的印記,差相彷彿,中信的簡寫還剛好也是"CT"。當年他的對手小檜山雅仁,在此時卻渡過東海,跟他穿上同一件球衣。

影片來源

 

或許命運刻意安排,小檜山雅仁先發,郭李後援的比賽,正是兩場。2002年7月13日,小檜山雅仁對上興農主投,第一局就被老冤家黃忠義打出安打掉分,但是整場他也只掉這一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