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4

皇馬VS.巴薩—西甲足球愛與怒:皇馬,SOCIOS

1992年,西班牙政府通過法律宣告從1992-93年球季起,所有西甲俱樂部的擁有權都必須得換成私人有限公司形式。然而其中仍有例外,如果某個西甲俱樂部能夠提出並證明其在過去5個球季(從1985-86年球季起算)中都能獲利,那麼其會員制的運作方式就能夠維持。上述提到的那4個俱樂部都符合條件,西班牙政府也就同意其維持會員制的模式至今,而有趣的是,皇馬、巴薩和畢爾包競技,同時也深刻代表了球會所屬地區人民的文化與族群認同,成為不可或缺的象徵!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皇馬VS.巴薩—西甲足球愛與怒:First GALACTICOS

皇馬VS.巴薩—西甲足球愛與怒:2000~2006年,帝國的興起與反擊

皇馬VS.巴薩—西甲足球愛與怒:球場外的龍爭虎鬥

皇馬VS.巴薩—西甲足球愛與怒:嗯…他們只是太強大而已

在世界足壇,不管從哪個面向來看,皇馬和巴薩都是不折不扣的巨人,絕大多數的足球員應該都曾夢想有天能站上伯納烏或諾坎普球場獻技!西甲的聯賽或盃賽桂冠,不要說這幾年,如果稍微誇張點來說,這幾十年來冠軍可能都算是皇馬或巴薩兩強的囊中物。當然,皇馬和巴薩能夠長年維持競爭力於不墜,那是由諸如創收能力、組織結構與政治歷史等各種因素結合而成的,而其中在俱樂部所有權(ownership)這個面向上,皇馬與巴薩倒是提供了與其他足球俱樂部都大異其趣的場景。

 

跟西甲其他足球俱樂部大多以私人有限公司(private limited companies,PLCs)方式運作相較,皇馬、巴薩、畢爾包競技和奧薩蘇納競技等四支球隊,採取的是會員制的運作方式(member-owned),以皇馬為例,他們的會員稱作socios,俱樂部是由這些socios所擁有的,而socios其中一項重要權利便是可投票選出球會主席。其實過往會員制的足球俱樂部在西班牙相當普遍,要一直到1992年,西班牙政府才通過法律宣告從1992-93年球季起,所有西甲俱樂部的擁有權都必須得換成私人有限公司形式。然而其中仍有例外,如果某個西甲俱樂部能夠提出並證明其在過去5個球季(從1985-86年球季起算)中都能獲利,那麼其會員制的運作方式就能夠維持。上述提到的那4個俱樂部都符合條件,西班牙政府也就同意其維持會員制的模式至今,而有趣的是,皇馬、巴薩和畢爾包競技,同時也深刻代表了球會所屬地區人民的文化與族群認同,成為不可或缺的象徵!

 

 

皇馬會員的數量超過9萬人,每年必須繳納會員年費(但會員資歷超過50年者不用付年費),而新會員想入會,除了繳交年費外,還必須要由2位現任會員推薦才能生效,會員的權利包括前面提到的可以投票選出球會主席,也比較容易買到球賽門票。然而一次要動員9萬名會員茲事體大,因此會先選出會員代表大會的代表(人數約2000人,一任4年),由這2000位代表來代為實行諸如審查並核准球隊預算等職責。皇馬球會主席在競選與任職期間必須要是西班牙籍,也必須要是起碼10年以上的皇馬會員,主席候選人必須要出示銀行的擔保書(擔保若該候選人擔任主席後,因借貸問題導致球會產生虧損,其數額必須由該銀行負擔),舉例來說,現任主席Florentino Perez當初在競選時,銀行給予的擔保金額就達5700萬歐元,這種數額也表示會員們希望皇馬是由成功的商人來管理,畢竟大家都知道,Perez擔任皇馬主席前已經是名聲極為顯赫的建築巨頭了。

 

有論者指出,會員制的足球俱樂部想要長期保持獲利與競爭力,通常只有大型俱樂部如皇馬和巴薩能辦到,中小型的會員制俱樂部,其創收能力往往都不足以讓球隊能跟其他有富老闆金援的球會競爭。如果會員制俱樂部要發揮最大的效用,那麼它就得身在一個所有球隊的奧援都相同的聯盟裡,當然光是這一點,在現實世界中就難以實現啦!不過這並非皇馬需要擔心的問題,因為作為一個文化和運動的象徵,皇馬可說是“大到不能倒“,更何況他們在球場內外的成功,也將風險給降到了低點。皇馬鼓勵socios對俱樂部事務的積極參與和投入,也希望讓俱樂部跟所屬社群的文化社會與經濟聯繫能夠更緊密,而透過選舉而生的球會主席,也可避免跟其他私人有限公司制的球會一樣,有時老闆會把球隊的利潤給移轉到名下其他產業去彌補虧損,所有的利潤都留在會員制的俱樂部,成就一個更穩定的商業與經營環境。

 

 

只不過有陽光就會有陰影,會員制俱樂部還是有其缺點:首先在財政上,會員制俱樂部不能透過其他募資方式如股票市場等渠道取得資金以因應球員購買或俱樂部營運的支出,俱樂部就只能靠自己;而在政治上,球會主席是選舉而生,然而就如同其他有選舉制度的民主國家候選人一般,每個人都喜歡畫大餅,選舉期間無一例外都承諾會簽下超級巨星,畢竟每個新上任的皇馬主席都希望能讓socios(選民)高興,也希望能在球隊歷史上留下印記!而在選舉後,基本上除審核年度預算和投票外,socios對球會主席在球隊經營上的控制力就顯得十分薄弱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