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20

「台灣的一切讓我感到相當美妙」--席格諾(Thomas Signore)的人生故事

2020年樂天在年初聘請了Thomas Signore擔任二軍投手教練,這位曾三度獲得年度最佳養成投手教練頭銜的得主雖然僅在台灣短短一年,不過他於台灣的棒球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究竟他眼中的台灣是怎麼樣的呢?在20年的執教生涯中他又有甚麼樣的教練哲學?一起來看看他的故事。

作者:Carter Lee

請繼續往下閱讀

liang

謝謝作者好文讓我知道這個教練。 

文中兩件事讓我印象深刻,一是Tom教練說話的口吻『我在想,以你的運動能力,你的手臂路徑和你對棒球的感覺,你會反對嘗試嗎…』這個語氣真的太舒服了,一點都不令人興起拒絕的念頭。

其二是教練提到他精通新科技的使用,這也是我在看過 MVP Machine後心裡的震撼與疑問,MLB已經做到這樣了,臺灣呢?中職有球隊也大量使用科技來幫助球員發展嗎?就算Tom精通於此,樂天有提供足夠的資源器材讓他發揮嗎?

黃堤斯

很可惜只待了一年

阿銘

很好相處的人,希望之後還有機會邀請他來。

席格諾Thomas Signore出生於1962年,他會喜歡他的朋友們稱呼他為Tom,他的棒球之路起源於他的父親以及他的叔叔,還有金鶯隊的右投Jim Palmer,那位大聯盟史上唯一一位橫跨三個世代(1966、1970、1983)皆獲得過世界大賽冠軍的投手。

我的父親以及我的叔叔讓我認識了棒球,再來是金鶯隊的Jim Palmer,我總是喜歡一遍遍的看他的投球,看著他利用好球帶,不斷的重複他精準的控球,自由調整球的角度以及速度,做為一個偉大的運動員他能天衣無縫的做到一般球員無法完成的事情。

我的父親指導我關於生物力學以及投球的知識,他用一個七歲的孩子能理解的話將這些東西傳授給我,他透過網際網路的研究指導我,我的叔叔教會了我曲球,隨著年紀增長我並沒有速度方面的優勢,曲球成為了我的武器。

Tom在23歲那年加入了釀酒人體系,成為了一名小聯盟球員,但他的職棒生涯也就僅僅這一年,隨後幾年他在美國大學球隊擔任教練,並且自1997年開始就在小聯盟體系執教,對他來說每一天都仍持續在學習,也有屬於自己的教練理念。

我從七歲那年就開始學習棒球,我的侄子也在做同樣的事情,他有一個優勢:「網上有這麼多好資訊」他要學會的是提取對他有用的和剃除不適用的,我要繼續提醒自己的是:「每個投手都是不同的」。我們把每一個單獨拿出來,讓他們成為最好的個體,在讓他們嘗試新事物的同時,我們首先要相互信任,我是一個“建議者”,而不是一個說“你必須這樣做,否則你永遠不會成功”的指揮官 。那句話涉及太多的負面因素。我更願意說,“我在想,以你的運動能力,你的手臂路徑和你對棒球的感覺,你會反對嘗試嗎…………”我們面對的是易犯錯誤的人類,而不是機器人。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擔任馬林魚隊小聯盟投手教練的Tom )

在我的職業教練生涯中,我感到非常幸運,因為我一直與知識淵博的棒球人在一起。我不僅在談論投手,我想知道整個結構在教什麼。我問過這麼多偉大的打者關於各個時期使用的打擊技術,為什麼我要他們的信息?我想知道他們對投手的態度是什麼-他們想對我們做些什麼。但是,他們的進攻將由我們决定。我堅信一個投手的心態必須是,即使我們被認為是防守,我們手上拿著球,我們决定條件,所以現實中,投手其實是進攻的,他手上拿著球,事情會按照他的計畫發生。

真正教會我如何正確做事的人是Brent Strom,他在美國大聯盟是一個非常熟悉的名字。一個不胡說八道的人,要求有責任心,這是我們偉大比賽中所必須的,我們盡可能地讓每一個投手得到最好的型態。這種責任感使我成為一個更好的教練,因為他要求我這樣做,我喜歡他。離開賽場,他可以在任何事情上都取得成功,因為他期待自己的責任感。

不能不提Dane Johnson,我在多倫多藍鳥隊十年的投手協調員。我一輩子都搞不懂為什麼沒有人雇他當大聯盟投手教練。他很專業,很聰明,把所有的人都聯系在一起,就像他們永遠都知道我是怎樣的人一樣,而且從不停止學習投手的藝術。

(左邊為Dane Johnson,右邊為Brent Strom,圖片來源:Tom本人提供)

Tom認為在他用的大約90%的東西是從有才華、知識淵博的人那裡學到的。

將這些東西消化後,Tom也述說了他認為一位成功的投手該具備的條件。

1.對球團的忠誠

2.對球團訂下的投球計劃的認同(承諾)

3.對球團、員工、隊友、球迷的責任(義務)

4.自主完成在完整投球教學項目傳達的能力(自主性)

5.所有的防守責任

6.全面致力於最佳身心健康狀態(承諾)

7.熱愛工作,盡情享受這份辛苦而有趣的工作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