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21

大聯盟的大觸身球時代:是球不長眼還是打者看走眼?

大聯盟飛球時代的來臨,不只全壘打產量暴增,打者一味追求長打的心態也迎來超高的三振率。不過有一項看似不相干的數字也悄悄的在上升,那就是觸身球。今年球季到現在為止,觸身球的數量創下新高。如果仔細看看 Statcast 的追蹤紀錄,便會發現一項驚人的事實,就是這很有可能是「打者」自己造成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文編譯自「棒球指南」(Baseball Prospectus)的文章:

Hitters Are Driving The Recent HBP Spike

大聯盟飛球時代的來臨,不只全壘打產量暴增,打者一味追求長打的心態也迎來超高的三振率。不過有一項看似不相干的數字也悄悄的在上升,那就是觸身球。今年球季到現在為止,觸身球的數量創下新高。最近幾週不少球員都遭到球吻,比較知名的例子有:費城人的 Bryce Harper、道奇的 Corey Seager 和大都會的 Kevin Pillar(Harper 和 Pillar 都是臉部觸身球)。

不像全壘打量的暴增有跡可循,造成觸身球比例一直上升的原因卻仍然沒有定論。然而,如果仔細看看 Statcast 的追蹤紀錄,便會發現一項驚人的事實,就是這很有可能是打者自己造成的。

儘管很多人會質疑觸身球越來越多是因為投手只追求球速而不顧控球,導致火球連噴卻找不到準星,但數據顯示投手投出速球的比例,也就是最容易砸到打者的球種,卻呈現下降的趨勢。1而且有越來越多的觸身球,是非常接近好球帶邊緣的球。

註1:根據資深記者 Tom Verducci,近三年來,速球的均速從 92.8 英里上升到 93.3 英里,但使用比例卻從54.5% 下降至 50.5%,而速球造成觸身球的比例也從 57.3% 下降至 49.4%。(參考文章:What's Behind Baseball's Hit-by-Pitch Epidemic?

長期來看,大聯盟自從 1980 年代開始到現在,觸身球的比率逐漸在上升。這已經有學者做過研究,並說明造成觸身球長期上升的兩大原因是:

  1. 三振變得頻繁,而投手因此投球數遽增。
  2. 投手的球速一直在增加,這導致打者的反應時間變短。從 1984 年到 1997 年間,單隊場均觸身球從 0.16 翻倍至 0.32。而從 2013 年到 2021 年,則是從 0.32 增加至 0.46。不過,造成這兩段期間觸身球率上升的原因並不相同,本文將著重於近幾年來的變化。我們可能會把原因歸咎於新型的投球型態,越來越多投手欲追求極致的球速和噁心的變化球。如果投手們的控球沒那麼穩定,那當他們要投出這些球路時,很可能會往打者身上招呼。

自從 2008 年投球追蹤科技出來後,縫線球的飛行軌跡就被記錄得一清二楚。正常情況下要形成觸身球,就表示球太靠近打者,也就是太過內角。所以如果投手是造成觸身球數暴增的原因,那麼應該會看到很多這種超級內角的球。

但事實上並非如此。根據現有數據,最近幾年來這種超內角的球已經大幅減少。從 2017 年到 2019 年,投出距離本壘板好幾英尺的內角球也是減少的。到了今年,超內角球的比例也只比 2017 年多了 5% 而已。

當然,還有其他因素會造成觸身球,像是球速的增加和大幅度的變化球。因此,有專家使用線性模型,結合球的位置、位移和球速來預測觸身球的機率。從 2017 年至今,這個模型預測出今年的觸身球結果應該會是微幅增加(大概多 1%)。然而,實際上卻暴增了約 33%。

這表示觸身球大增並非完全是投手的錯。我們要知道,一顆觸身球的發生會有兩個階段,第一是這顆球必須夠靠近打者,第二是打者沒辦法閃掉。根據剛剛得出的結論,應該是第二個階段造成觸身球量的增加。

讓我們來看看這些內角球,你就會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在 2018 年,有大約 2 萬 7 千顆球的進壘點,在朝右打者內角方向延伸的 1 到 1.5 英尺處(從本壘板正中間向右打者內角方向延伸 30.48 到 45.72 公分)。而比賽中的好球帶,從本壘板中心向兩側延伸,也大概有 1 英尺寬(30.48 公分),這表示前面提到的這些內角球,進壘點在好球帶邊緣的附近幾英寸而已。(事實上,這些球有 10% 被判成好球。)

在 2018 年,每當有 220 顆這種內角球就會有一顆是觸身球(0.45%)。到了 2019 年,上升成每 160 球就有一顆觸身球(0.6%)。去年則是上升到 0.8%,變成每 120 顆內角球就有一顆觸身球。在短短三年間,這個數字上升了大約 80%。而且去年還是只打 60 場的縮水球季,若換算成正常的 162 場比賽,那麼去年將會多出 94 個觸身球。這還只是右打者而已,光是這個區域的內角球,就包辦從 2017 年開始至今所增加觸身球量的四分之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