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5/25

我們是否該將台灣籃球的未來交付給自由市場?

這個暑假,台灣籃球並沒有隨著SBL跟P. LEAGUE+受疫情的停戰而冷卻,甚至我們可以預期接下來的幾個月或甚至幾年,都將會鬧得沸沸揚揚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日前傳出即將成立的T1聯盟。這不經讓我們再次地提起了這爭吵不休的議題:是否該將台灣籃球的未來交付給自由市場?

作者:Luphan

單尼斯@TW

支持較願意為台灣籃球付出的一方...
什麼是付出?
一個聯盟建立良好的職業籃球環境,培養球星吸引民眾是不是付出?
另一個聯盟支援球員去打國際賽爭取榮譽是不是付出?
為什麼職業球團要替台灣籃球付出?
歷史已經告訴我們,太多球員為了國家榮譽葬送運動生命,這樣的付出夠嗎?
歷史也告訴我們,沒有行銷沒有球星的聯盟無法長久生存
那這樣你會支持哪一邊?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到底是會走上中華職棒/那魯灣的歷史
還是重蹈CBA的結果到時候全部都收掉
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Luphan

歷史會相似不是因為人類學不會教訓,純粹就是資本主義發展必然會遇到的行為模式

我目前比較願意相信P. League+,但如果T1能夠讓台灣籃球的市場更加拓大,那筆者也會欣然接受結果

至於誰會是比較會願意為台灣籃球付出的一方,筆者會盡量客觀地去看到底哪一方脫後腿的情況,自己做決定要支持誰。

同樣的,您也可以很自由的選擇您自己想要的

glacier1943

雖然我不算甚麼關心台灣籃球圈的人, 但是我也想看子彈飛, 更想看子彈會打中誰, 中彈以後是啥情況...我差點以為台灣人口有近兩千五百億人呢...實際只有接近兩千五百萬, 還有一成多得先扣掉, 這些人長年不在台灣工作和生活, 進一步把實際會打籃球看球的算一下, 能夠撐起兩個聯盟? 台灣真要有那麼多上的了亞洲舞台的球員, 可以去 CBA 甚至其他國家打球的不會只有那麼少數幾個, 兩個聯盟本質上是甚麼? 就是把原本不應該上的了檯面的球員, 硬趕上球場搭配轉播, 然後就可以理所當然收錢? 兩聯盟 PK 這種戲碼不應該拒看, 但是真的會吸引我的是場外的惡鬥, 球場上的, 至少還有 NBA...

Luphan

老實說我也不覺得台灣的市場撐得起兩個聯盟,但P. League+這段期間吵起來的商業價值,就是吸引了一堆企業躍躍欲試,你我都無法阻止。

P.S 對於我而言,我至少還有FIBA(雖然已經不務正業很久了)

fb - Knox Chef

講那什麼幹話,球員拿高薪哪裡錯了,憑什麼拿高薪就說是短視近利不在乎海外的舞台沒有好好投資自己,講得好像台灣職籃薪水比得過CBA一樣。

還有什麼叫做太美式風格,沒有台灣的特色,那你說說什麼叫台灣的籃球經營風格?有觀眾進來的風格就是好風格。

運動視界早就跟未來的台灣職業籃球可能的發展路徑類似,因為球隊數高/衝作者量,讓濫竽充數的球員/寫手一堆就跟本文作者一樣發幹話廢文。

Luphan

1.你可能沒看清楚我寫的,如果球員拿到高薪之餘,也警惕到台灣籃球這幾年可能會有很大的變數,那我當然會對他拿高薪感到萬分開心。

2.美式、台式風格的描述,我先前有發一篇文討論過了,剛剛已經修改文章並附上連結,若您有興趣,不妨看看。

筆者舉個簡單的例子,中職的看球文化跟MLB差非常多,尤其是應援這件事情,在這點我們受日本文化影響較深,也因此主要求"融入群體"。

3. 我應該不用回應您這最後一段了。

Weak貓

我覺得筆者過於低估籃協,T1聯盟成立籃協在背後絕對有莫大關係,明眼人都知道P League跟籃協不同掛,玩了幾十年的SBL就偏偏在P League獲取成功之後立馬迸出新聯盟?看到白老鼠風光的時候自己卻難以掌控肯定不是滋味,而且難道不知道日本B League前兩聯盟惡鬥被FIBA懲處一事?倘若FIBA後續也對台灣兩個聯盟一事比照日本模式處理,那我就真好奇籃協跟新盟的心態是什麼,但依照中華民國體育協會官僚模式,鐵定不用期待他們會有甚麼君子之舉,那怕P League不論在隊伍數量 強度跟票房都贏T1+SBL,屆時籃協肯定會想盡辦法迫使P League妥協,到頭來台灣體壇環境最大的問題十之八九都出自無能卻不受監督控管的體育協會

Luphan

我這樣說好了,如果沒有中信跟國揚,籃協有可能在今年靠自己的人馬再創一個聯盟嗎? 我認為很難

既然是這樣的背景,那T1絕對也是出錢的是老大,而出錢的人有誰?

中信辜
->不可能會理籃協,他也不熟
民進黨蔡、高->
他們自己去年就要成立CBL了,就CBL的營利方式,其實就是要再創一個SBL,只是收入不是進籃協而是進兩人的口袋。
國揚侯
->國揚也很久沒有干預台灣籃球了,頂多很麻吉的九太沈總是站在籃協這邊的
台啤閻總->跟籃協關係良好,但當然還是不能以下犯上,還是得聽領隊的話

目前可能的關係人物,其實都各自有打算,主要金主辜不是籃協的人馬,甚至有可能跟政府走比較近。

總結我想說的是,T1目前最有錢的幾個,跟政府的好關係大過於籃協,甚至要說是政府的相關企業想分職籃的餅也不為過,他們跟籃協的關係是比P+好,但我覺得中信跟國揚有遇到利益衝突時,會毫不猶豫放掉籃協的關係。

fb - 黃敬文

開始修改條例,讓國營的台啤與台銀有望被企業或集團買斷,政府推波助瀾的態度相當明確。.........是說SBL整隊賣掉? 所以他們本來是國營企業的財產嗎?當時成立球隊應該是被動的吧?現在也是被要求要賣 哈哈

Luphan

不是所有的SBL球隊都是國營企業,但台啤跟台銀確實是公家的,球員退休後也可以改當公務人員。

至於是不是被動,筆者還要再查一下,當時筆者還小,還不了解這些事

fb - 黃敬文

所以若T1的成立真的跟P. League+內部不同意有關,那筆者反而是鬆了一口氣。...........因為不同派的乾脆不要一起的意思嗎?
話說我就是看著CBA樓起樓塌的年紀
今天終於看到這篇文章
要良性的競爭很難 票房就那一些
分掉了 最後還是早晚有人要倒台
最近好像看到裝熟黑去有線台受訪
(現在很少開電視)
應該也跟這件事有關係吧?
希望這不是令一個衰敗的開始
(心中是不相信的 哈)
最後能合併就很不錯了
(望向中華職棒跟台灣大聯盟)
是不是讓SBL降回社甲的性質
會比較好一些呢?順便當兩聯盟的農場
總之 台籃加油

Luphan

筆者期望的聯盟,是在球場上可以用最激烈的方式競爭,但球隊與聯盟之間是和平合作的關係。

講個比較誇張的例子,假設今年總冠軍哨聲的狀況發生在明年的中信,他們宣布退團,這對P+的傷害可能更大。

SBL回社甲是個選項,但筆者更希望讓中小型企業也能夠有投資台灣籃球的管道跟舞台。

我們看像對岸的CBA與實力較弱的NBL,他們彼此不是競爭關係,而是各自經營,這也讓中國的球員能夠更放開的去挑戰籃球路,若是中國的家長能夠對運動更開放,中國的實力可能還會在更強。

glacier1943

台灣人最厲害的不是屌, 是誰都不屌...居然還要台灣人學中國? 難道大家不知道台灣是宇宙選轉的中心? 笑死阿...

fb - 謝學政

不交給自由巿場難道要再繼續期待我們偉大的籃協嗎?大家有看到鄰近亞洲國家的突飛猛進嗎?

Luphan

這邊我可能沒有解釋清楚,自由市場的另一面不是籃協,而是法規與制度

對於某些人來說,他們相信自由市場競爭後,總會產出好的果子。而另一派人則認為要透過制度跟規範來避免過於自由的競爭。

筆者認為雙方惡性競爭的可能性大過於良性競爭,所以比較傾向不相信自由市場(起碼在這一個案例上)

這個暑假,台灣籃球並沒有隨著SBL跟P. LEAGUE+受疫情的停戰而冷卻,甚至我們可以預期接下來的幾個月或甚至幾年,都將會鬧得沸沸揚揚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日前傳出即將成立的T1聯盟。這不經讓我們再次地提起了這爭吵不休的議題:是否該將台灣籃球的未來交付給自由市場?

 

請繼續往下閱讀

T1 為何方神聖? SBL舊勢力 + 新金主 + 政府

筆者認為若要細談的話,可能要從2017年開始講起,若已經知道CBL的可以跳過。當年的SBL已經累積了相當多的負面形象且難以反轉,政府欲將SBL轉形成職業化,在這2017-2019的期間,政府每年除了補助每隊100萬以及整體300萬的行銷費用外,也推動雙洋將制度、主場週,並請台啤的領隊高志鵬來推動職業化,試著為籃球職業化鋪路。

政府的策略確實是有一定的效果,雙洋將有帶起一定的話題,達欣甚至還找來了前NBA探花O.J Mayo,但負責職業化的高志鵬卻因收賄而入獄,改由同為民進黨的蔡易餘繼續接手,該年暑假,CBL(中華職籃大聯盟)成立了,不過其制度、規章與規模卻難以吸引其他球團的加入,最終CBL成為了空殼聯盟。

其實T1重要角色蔡易餘在P. LEAGUE+之前就已經創過CBL,只不過最終僅淪為空殼公司

隔年,陳建州籌備已久的P. LEAGUE+正式成立,並且推動主客場制,在台灣重新掀起了一波籃球的熱潮,這熱潮吸引了其他財團與地方政府的興趣,地區立委各個開始視成立在地化職業隊為政績,而財團則各個躍躍欲試想成立球隊,當中包括了中信跟國揚集團。然而外傳這兩個集團有可能會被P. LEAGUE+拒於門外,不論真實與否,可以確定的是後來中信與國揚都沒有投加盟意向書,而是與過去職業化失敗的台啤人馬(高志鵬、蔡易餘、閻家驊),欲另創新聯盟。

請繼續往下閱讀

總結來說,這支新聯盟將會有財團(中信、國揚)與舊SBL勢力(台啤),並且將與政府走得很近,當然一方面中信本來就跟現在的政府關係良好,除了欲成立新聯盟外,立法院也已經開始修改條例,讓國營的台啤與台銀有望被企業或集團買斷,政府推波助瀾的態度相當明確。

 

籃協的立場是?

很多球迷會認為籃協是新聯盟背後的操守,筆者認為這是錯誤的推測,籃協的工作本來就僅有協助促成職業化,而非自己成立職籃,因此籃協不可能實際出資或入股新聯盟。但籃協的態度就很有意思了,我們可以從中華隊徵招失利的角度來看這件事,當時P. LEAGUE+表示因為疫情的關係,被徵招的球員都沒有意願出賽,此舉引起籃協的不滿,反而是籃協底下的SBL全數報到。九太的沈總當下還怒氣沖沖地表示:球員怎麼可以不接受國家的徵招。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籃協來說,他們當然無法控制聯盟的成立與否,僅是職業聯盟成立得跟籃協申請,但是籃協若無法掌控國內的籃球聯賽,不僅在國際賽的規劃會難做事,他們對外的面子也很難保住。這種運動協會與財團之間的矛盾衝突,別說台灣,整個世界都屢見不顯。想像你是某項運動的協會會長,你的資源只夠做到40分,但銀彈充裕的某些外人可以做到80分,但他做的好,你就準備被民眾罵到狗血淋頭,因為你才是實名負責人。

所以籃協目前自然會比較喜歡新聯盟的人馬,T1的主事者跟籃協關係好的人也不少,起碼比較有機會掌控,但頂多也只能樂觀其成而已,新聯盟的成立將會是商業導向的,若T1有看版的明星,且因為想保護他而不希望他在國際賽出賽,籃協也只能摸摸鼻子,完全無法掌控,因此籃協在這齣戲中,只能算是一個有立場卻無法干預的角色。

 

新聯盟。新挑戰

筆者認為T1聯盟要面臨的挑戰不小,首先,便是他們成立於P. LEAGUE+之後。這讓他們處於相當不利的立場。以下是筆者對周遭朋友的觀察,新球迷或不熟悉台灣籃球的朋友,對於T1的成立是反感的,認為他們只是短視近利,看到別人賺錢就也想如法炮製,有一位甚至還罵了些不堪入耳的話。有趣的是,反而比較有在關注台灣籃球圈的人,較多傾向靜觀其變,讓子彈飛。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