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5/23

當年叱吒風雲的太陽王牌:梁如豪「更精實」的退役生活

週六假日的球員們依然在奮力吶喊進行訓練,畢業的學長回來幫忙大家的練球進度,整個氛圍相當熱血與嚴厲,當然在現代絕對不可能有體罰,但初來乍到的人可能還是會覺得怎麼講話那麼「兇」,這樣不會很快就把小球員給嚇跑嗎?

作者:阿岱

Davis

150的球速,加上亂跑的尾勁,如果在他全盛時期到CPBL,應該也是球隊先發主戰之一。不過狀況差的時候控球真的是硬傷...
記的好像曾經有媒體報導,太陽隊那個搞怪的總教練愛爾蘭說梁有上3A的資質(老人的記憶...)

阿岱

可以上3A真的是很猛欸!全盛時期的鳥仔教練真的很威猛,當天接球就覺得已經很不好接了哈哈哈XD

中壢小跑車

推啦~

阿岱

小跑車推起來~~

 

離開球場,從「排斥基層」到逐步接受

回首當初加入台灣大聯盟,梁如豪其實一直有個期待,那就是可以讓台灣大聯盟與中華職棒聯盟各自的冠軍隊,來進行一系列的「真.台灣大賽」,雙方冠軍隊來捉對廝殺,相信可以激起更多不一樣的話題,只可惜隨著兩聯盟的合併,一切想像真的,就只能是想像了。

或許是生涯前段的大量投球與出賽,在台灣大聯盟與中華職棒合併後,梁如豪優異的投球表現無緣維持下去,隨著年紀漸長與傷勢的累積,讓他身手逐漸退化,總計在中華職棒的六年期間,累積繳出12勝10敗、防禦率4.79的成績,最終因為球隊戰力調整,於2008年遭到La New熊隊的釋出。

對於球隊的釋出決定,其實梁如豪完全沒有任何怨言,他認為La New熊隊已經給他足夠多的時間,他說:「球隊管理在休賽季期間沒事是不會打電話的,那年我看到球隊管理電話打來,就知道大概是要被釋出了。不過說實在,球隊在我受傷期間其實一直在等我,也給我充分的機會,我對於這樣的結果是欣然接受的,畢竟這就是職業運動的現實面。」

而對於La New這個企業,梁如豪給予了非常大的肯定,綜觀古今,他認為很難找到像劉保佑董事長如此為球隊盡心盡力的高層人士,台灣的棒球能有現在如此規模的行銷模式、主場經營與球迷回饋,當年劉董事長的先例開創,絕對要記上一筆大功。

離開球場之後的梁如豪,先到桃園航空城棒球隊擔任投手教練兼管理,之後輾轉來到現在的新泰國中,擔任球隊教練。

老實說,在擔任國中棒球隊教練之初,梁如豪教練心中是很排斥基層的,他認為帶領基層小選手實在是太累了,如果是高中或是大學球員,都已經有過一些訓練基礎的他們相對好帶,但要面對有些可能只是想要加入球隊、完全沒有底子的小球員,確實非常辛苦。

尤其台灣的教練很多時候不只是教球而已,更像是許多小球員的保母,上課的情況、訓練的進度、下課後的生活等,都是很多教練的掌控範疇。大家都知道教練專項分工化是未來的一大目標,但以當時甚至是現在的環境風氣來說,似乎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也不難理解當時梁如豪教練心理掙扎的程度。

不過,就像過去在投手丘上一樣,既然接了任務,就要盡力做到最好,無論在什麼地方,這都是梁如豪教練一貫的信念。

 

 

愛的教育就夠了吧,為什麼必須要有一定成分的「鐵的紀律」?

在阿岱這天剛到新泰國中時,就可以發現週六假日的球員們依然在奮力吶喊進行訓練,畢業的學長回來幫忙大家的練球進度,整個氛圍相當熱血與嚴厲,當然在現代絕對不可能有體罰,但初來乍到的人可能還是會覺得怎麼講話那麼「兇」,這樣不會很快就把小球員給嚇跑嗎?

對於自己的教學理念,梁如豪教練表示,這一切都是建立在「品德」上,他說:「有很多球員進來是沒有底的,他們可能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打棒球,沒有太大的決心,就很純粹只是想要『加入棒球隊』而已,某些人藉著自己是棒球隊的選手,面對其他一般同學似乎就特別高傲,對於一些不懂得謙虛、特別囂張的球員,如果不使用一些比較激昂的教學方式,可能會難以壓制,尤其球隊人數又不少,除了愛的教育之外,添加一些鐵的紀律的元素,也是必不可少的。」其實大家也可以發現,那些信念特別堅強、向一個目標勇往直前的球員,是沒時間做一些有的沒的事情的。

梁如豪教練認為,時代跟過去不同了,在梁如豪教練當小球員時的年代,人數並沒有這麼多,大家打棒球的意志也相對堅定;現在的孩子比較沒有那麼強大的決心,教學的方式就會不同。梁如豪教練有句話特別讓我有印象,他說:「我沒有強求大家要來參加棒球隊,因為我寧願球員人數少一點、但都是品德與意志堅定的人,要來參加球隊就一定要有相對強大的信念與心智。」

隨著時代改變,很多人都認同「打球之餘、課業也一定得顧」的想法,這也是梁如豪教練所堅持的,他表明:「在新泰國中的規定,假設球員的平均學業成績不及60分,那這名球員就是會被禁賽,不管你是王牌投手還是第四棒,教練也幫不了你,只有你自己能幫你自己。」如同電影「卡特教頭」般,沒達到規定的成績標準,球員就別想打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