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6/07

不做出改變不是辦法:「酷龍」曾華偉離開職棒,他如何看待自己的人生下半場?

回首當時離開職棒時的心情,曾華偉自然會感到不捨,但他自己在職棒時期其實就已經不斷在思考,自己如果有一天離開職棒,那他要憑哪些東西去跟人家競爭呢?

作者:阿岱

中壢小跑車

推~

就阿岱個人的印象中,近幾年來說到「第一球魔人」,常在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人選就是樂天桃猿隊的郭嚴文,不過如果是在約莫15、16年前,講到第一球魔人的話,那麼「酷龍」曾華偉絕對是大家會想到的頭號人選。

2020年11月22日,阿岱來到了位在苗栗的「打球趣」棒壘球訓練館進行拍攝,在這邊剛好就見到了在這邊幫小朋友進行打擊教學的曾華偉,當然對於任何熱愛棒球的人來說,絕對不能錯過這個與酷龍教練聊天、與請他演示打擊一下的機會。

曾華偉是阿岱個人非常喜歡的球員之一,除了他在2002年到2005年連續四個球季打擊率突破.280、以拼命三郎的表現引人矚目之外,曾華偉並不像大多其他球星在學生時代或職棒初期的棒球路順遂,而是靠自己拼命往上爬而佔有一席之地,更是讓我為他這位球員所著迷的關鍵原因。


(曾華偉打擊演示與訪談)

根據維基百科上的資料,曾華偉在高中時原本先在被稱為榮工的中華中學青棒隊,不過因為沒有獲得太多的先發機會,所以選擇主動退學而轉至強恕中學,但沒有想到再讀了一年之後又再度轉到了台北縣東海中學,學生時代的棒球路就已經一波三折。

因為學生時代並沒有特別突出的成績,曾華偉自然沒有獲得進入國訓隊這個可以邊當兵邊打球的機會,他跟一般人一樣,乖乖當了兩年兵,而且還是要求精實的傘兵,學生時代已經沒有太出色的棒球成績,又因為當兵而中斷了兩年的棒球路,對於當時的曾華偉來說,要成為職棒的一員,真的是非常不簡單的選項。

退伍後面臨無球可打的窘境,曾華偉曾經去過搬家公司任職、也當過板模工人,不過因為對棒球的極度熱愛,後來在阿姨的引薦之下,輾轉到了姨丈陽介仁所在的興農牛隊,並先從練習生開始當起,最基礎的撿球、抬球、叫便當等,都是當時的曾華偉需要負責的工作。

不過就像曾華偉自己所說:「我是一路辛苦過來的人,只要能夠有打球的機會,這些過程都不算什麼。」終於,曾華偉於2000年成為興農牛的正式球員,並在75場出賽中,繳出.271打擊率的成績,無論過去出身背景為何,這應該都已經算是足以成為中職一軍球員的成績了。

2001年球季的曾華偉雖然打擊率略有下降,但包括上壘率與長打率都有所提升;而自2002年開始,曾華偉的打擊實力更上層樓,連續四個球季的打擊率都突破如前所述的.280以上,其中在2003年與2005年球季更都突破三成,儼然已順利擠身球星之林,而要不是因為2004年4月29日面對統一獅的比賽遭到喬伊投出觸身球擊中右手小指,曾華偉可能還有機會代表中華隊出征雅典奧運。

其實在接下來的幾個球季,曾華偉的表現都不算太差,2007年與2008年球季的打擊率也都有維持在.270以上,但卻沒想到,於2009年球季中段,他與郭勇志一起被牛隊給放進了讓渡名單,雖然兩位球員都曾有機會被兄弟象隊吸收,但礙於當時中職的讓渡制度並不完善,最後還是在遺憾中結束了自己的職棒生涯。

回首當時離開職棒時的心情,曾華偉自然會感到不捨,但他自己在職棒時期其實就已經不斷在思考,自己如果有一天離開職棒,那他要憑哪些東西去跟人家競爭呢?

「我自己知道,學歷是我的硬傷,球也不可能打一輩子,」對於只有高中畢業的曾華偉來說,他知道補足學歷是當務之急,他說:「在離開職棒之前,我就已經有打算要先把我的學歷補好,這樣以後在社會上才有競爭優勢。」

其實在離開職棒的那一年,曾華偉不過32歲,而當年被釋出,曾華偉並沒有打算再繼續想辦法一拼自己的職棒路,當下的他就決定完全卸下職棒光環,先從補足自己的學歷開始,加入國立台灣體育學院(現為國立台灣體育運動大學)就讀,將他最大的弱點改善。

「我是一路苦過來的人,放下我本不應得的光環並不是什麼難事,」曾華偉相當坦然的說:「很多球員可能沒有辦法在退役後脫離自己原本的職棒身分,加上職棒環境與現實社會的落差太大,自然造成了很多難以適應的案例。」曾華偉認為,如果能縮小自己、徹底融入這個社會,以運動員一直以來受的訓練與抗壓性,要在一般職場殺出一條血路並不是難如登天的事情。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