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26

【劍微知著】五局未滿,賽揚已逝— Blake Snell何以陷入掙扎?教士輪值何解?

歡迎來到每周三的【劍微知著】專題,本周要來看的是聖地牙哥教士隊投手Blake Snell,過去曾在2018年奪下賽揚獎的殊榮,但由於光芒隊保守的投手調度及他個人控球問題,投球局數始終拉不長,因此被網民戲稱為五局限定的賽揚。然而今年轉隊到溫暖南加的他,卻陷入嚴重低潮,現在的他與賽揚可說毫無關聯,甚至連五局都投不滿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Rice

那什麼原因造成控球不佳?

劍花 Charlie

姿勢跟出手點差異不大,所以不是機制的問題;他的年齡也不是衰退的年紀,所以很可能就真的是技術層面上迷航,或是開季狀況較差。

Rice

沒有冒犯的意思
不過這幾年太多(不是在說你) 以數據說數據 數據在說故事的文章
20年前看到會很新鮮 因為那時候數據少
這些年看多了以後 我會一直在想
我們一直討論結果
但是有什麼地方可以看出原因
質化與量化研究 本來就不是互斥存在的
可惜我自己不是棒球選手出身
去了解投球機制要更多時間
這幾天也沒真的認真去搜尋有關snell的分析文章
有點想聽聽某些投手出身的球評的看法
以投手角度來看 是不是某些細節出了問題
還是只是單純還沒調整好

劍花 Charlie

@Rice 筆者自行搜尋外電也沒有找到更深入的討論,而投手狀態確實有可能如您所言,只是單純沒有調整好,不過利用數據的目的,便是加快這個調整的過程與確立調整的方向,當然若能有實際投球機制的討論會更好,但如前文所述此種討論尚不存在。

另外一種可能就是遭到破解,或者是一些身體調整的因素無從得知

fb - 洪行易

會部會跟捕手有關 他幾乎都跟Nola配 很少跟Caratini配

劍花 Charlie

Caratini基本上是Davish的專用捕手,當初匯交易她來也是這個原因,所以捕手的部分不能說換人沒用,但不會是主要因素

歡迎來到每周三的【劍微知著】專題,本周要來看的是聖地牙哥教士隊投手Blake Snell,過去曾在2018年奪下賽揚獎的殊榮,但由於光芒隊保守的投手調度及他個人控球問題,投球局數始終拉不長,因此被網民戲稱為五局限定的賽揚。然而今年轉隊到溫暖南加的他,卻陷入嚴重低潮,現在的他可說徹底失去賽揚風采,甚至連五局都投不滿…目前的他,顯然讓教士大失所望…

▲基本上光芒不會讓他投第三輪,所以出現了去年世界大賽G6的經典換投,顯然Snell非常不滿,也間接讓道奇得到冠軍金盃

五局陰霾未擺,賽揚名號先失

Snell

ERA

K%

BB%

Hard Hit%

Barrel%

2019

4.29

33.3

9.1

32

4.7

2020

3.24

31

8.9

36.9

9.8

2021

4.50

33.3

12.3

40

11.4

平均

4.44

21.9

8.4

35.3

6.5

Snell今年先發十場,僅有五場投滿五局,一場投滿六局,本來以為能一甩五局賽揚陰霾,沒想到先丟掉的是賽揚名聲。

從表格來看,明顯可以看到Snell今年的問題就是「BB槍」跟「被打爆」,雖然三振率維持在聯盟前12%,但保送率卻是慘澹的後12%;被擊球數據方面則是再創低谷,整整被打出了4成的強勁擊球,最糟糕的是這些強勁擊球還帶有強大的殺傷力,從擊球初速跟擊球仰角的綜合數據Barrel%(出色擊球率,符合該標準的擊球容易形成長打)突破雙位數便可一窺端倪。

▲Snell最近一次出賽連四局都沒投滿就被KO下場,更糟的是對手還是wRC+聯盟倒數第二的釀酒人。

只是運氣不好嗎?

投球成績不佳的原因有很多,在現下開季小樣本中,運氣便是很值得懷疑的一點,相較於去年,確實衡量運氣的數據—殘壘率下降不少,從89%滑落到71%,但其實也沒有多差,僅僅比聯盟平均少了1%,其他衡量運氣的諸如BABIP也沒有與平均有誇張的落差,因此運氣固然是問題,但只是從運氣很好變成運氣普通,不能解釋他成績崩壞的原因、不能解釋為何賽揚身手不再。因此以下將會針對前述提到的控球跟被打爆的問題分開剖析,從中找出問題並得到完整的結論。

▲該場是Snell本季代表作,也是唯一一次投滿6局

控球

從前面表格上可以看出他的保送率驟升,因此先從控球看起。自Statcast的Attack Zone來看,確實今年他投在Waste 跟Chase的球比往年來的多。不過把球投到好球帶外不見得會變成壞球,還需要看打者捧不捧場,雖然他的壞球被打者擊中的機率非常低,但問題是今年打者面對他時根本不太會去打壞球,換言之他的壞球引誘力下滑了,此點成了他今年保送暴漲的主因。

可以關注Waste也就是偏差蠻多的壞球
在2020年打者有15%的出棒率,遠比平均(6%)高
然而到了2021年,同樣是Waste同樣是12%的出現比例
但出棒率卻掉到了10%,顯然吸引力降低

而造成壞球引誘力下滑的原因很多,前面提到的控球便是如此(比往年發散);除此之外還有變化球的引誘性跟品質等影響因子。

關於前者,筆者需再度強調與控球有很大的關係,不過這邊要另外點出來的是今年他球數時常陷入落後。今年的Snell取得第一個好球數的比率是生涯新低,僅有55%(去年是63%),這使得他時常陷入球數落後的窘境,使得打者能打得更有耐心,引誘球的威力自然會出現下滑。

變化球

AVG

SLG

揮空率

擊球初速

滑球

2021

.123

.175

48.5

82

2020

.033

.033

49.3

80.4

變速球

2021

.346

.500

24.5

87.3

2020

.259

.370

31.1

80.2

曲球

2021

.211

.263

44.7

86

2020

.132

.237

61.8

84.9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