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宋宦勳 我帶過的球隊都拿冠軍

這是篇很值得一讀再讀的口述史,亦符合本系列關於職棒教練學的訴求,整個口述回憶中,我對宋總教練關於「台日棒球」那段特別有感,尤其當他說:「棒球懂多少和你是哪一國人沒有關係,就看你用不用功而已。」我簡直要起立為他鼓掌了。

作者:曾文誠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言:

回憶起宋總教練,第一個想到的並不是他球場帶隊的樣子,而是「卡拉ok」。

那一年我去高雄找他做口述棒球史,之前我並不是主跑味全龍,但他對我依然很有印象,那時宋總教練已從職棒退下來好長一段日子了,卻從沒忘記我的名字。

宋總教練記性好得很,從小時候美濃的點滴到雄中的回憶,宋總教練展現驚人的記憶,這項優點或許沒有幫助他的打擊太多,但我相信身為棒球人中極少數雄中畢業的,好記性肯定是對他學業有極佳的助益。然後他就在訪談當中不斷強調「我們以前要會唸書才能打棒球......」

這是篇很值得一讀再讀的口述史,亦符合本系列關於職棒教練學的訴求,整個口述回憶中,我對宋總教練關於「台日棒球」那段特別有感,尤其當他說:「棒球懂多少和你是哪一國人沒有關係,就看你用不用功而已。」我簡直要起立為他鼓掌了。

(圖片來源:台灣棒球名人堂協會 官方粉絲專頁

印象中我和宋總教練聊了兩個多小時,當我把錄音機收起,準備揮手向宋總教練告別時,他說了句:「文誠,我們去樓下唱卡啦ok吧!」啥咪!我驚了一下,宋總教練怕我沒聽到再說一遍:「來去唱卡啦ok啦!我唱歌很好聽喔!」我是沒有懷疑他的唱功,但懷疑的是我自己啊!我寧願去跑226也不要去唱歌,當然那時也不知道什麼是226,總之,我是寧死不從的,我一直說改天,宋總教練一直說來啦!來啦!最後還拉著我的手。

這就是回憶起宋總教練,第一個想到的並不是他球場帶隊的樣子,而是「卡拉ok」。

最後我沒有死也沒有去拿麥虐待別人,忘了找了什麼理由,總之是脫困了,但這也是此生最後一次見到宋總教練了,很遺憾,因為從宋總教練在職棒期間,到了這兩個多小時的相處,我一直後悔沒說出的一句話是:「你也待過我爸爸的球隊喔!」很遺憾的!

 

以下就是宋總教練的口述回憶:

我是高雄美濃人,在日據時代美濃屬於旗山區,之前是屬於旗山群。我們美濃一直是個棒球風氣很盛的地區,甚至整個旗山地區在日據時代棒球運動都很風行,少棒隊就有十幾隊,也有大人的成棒隊,還有學校老師也組隊打棒球。

因為一直是棒球風氣盛的地方,所以小學五、六年級就參加了少棒隊,我想打棒球一方面是興趣,另一方面是因為想練身體,日據時代身體健康很重要,不是光會唸書就好了,而且考試都是會考體能方面的項目,像五百、一千、一千五百公尺的跑步,還有吊單槓,連校長口試時都要看你的動作,看你向左轉或右轉時的精神,所以為了身體健康還有升學的理由,我幾乎什麼運動都參與,網球、桌球、田徑,連相撲我都是代表隊,只有沒打過籃球,因為台灣沒有人打籃球嘛!小學就讀時雖然是日據時代,不過我少棒並沒有和日本人打過比賽,因為日本人和台灣人分得很清楚,台灣人只能唸都是台灣人的國民學校,這是殖民政策很徹底下的結果,之後中學也是如此,台灣人要很優秀的才能考取中學,而日本人卻是很簡單就能進去了。

我中學是唸最難考的雄中,那時台灣人能考進去的真的不多,差不多三個年級加上只有二十位左右。日據時代的中學學制是一個年級要唸三個學期,我唸了兩學期結果美軍就開始空襲台灣了,美國一丟炸彈也改變了我們的學生生活,因為學校規定一、二年級全部放假,三年級要被徵召去當學生兵。結果這一「放假」就是休息了一年多,因為一年後台灣也光復了,可是在復學後還是經過一段過渡時期,因為大陸的老師還沒來,台灣的老師不多,請來的又是講閩南語的,我是客家人,而且光復前又都是講日語為主,所以根本就聽不懂老師在說什麼,所以就沒有去上課,這種情況一直到大陸老師來了之後才慢慢改善。

回到我打棒球的事,小學就打棒球的我,大概是運動神經發達,所以打兩年就拿冠軍了,後來進入了雄中,開始並沒有打棒球,因為二次大戰期間美日交戰,棒球被日本視為敵國的東西,所以棒球是被禁止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