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6

足球場草皮該選擇天然還是人工?

2015年1月30日之後數日的新聞,聚焦在柯文哲調查臺北大巨蛋,所衍生2017臺北世大運的足球場,草皮究竟該選天然或人工的爭議。前立委郭正亮和臺北市議員許淑華等,著眼於草皮的鋪設與維護成本,並被三立新...

作者:久保

請繼續往下閱讀

閒閒沒事愛寫文章

給你個讚!且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國內的天然草仍舊是以傳統土養草的方式,滲水度不足、草根無法深根、地質過硬。若以國外足球俱樂部以沙養草的方式,成本將高過人工草,更遑論後續養護的成本。

久保

天然草的草種單價差異很大,而且以沙養草、以土養草,都得要照顧的人力。28面天然草皮對照18面天然草皮、10面人工草皮,等於我們要多付出的植草、養草人事成本與技術。更何況天然草皮在每次比賽前要重新畫線,也得動員人力與撒石灰粉或噴漆,這時間與人事成本是否會比較經濟,又有比較環保嗎,也是一直沒有被注意的問題。事實上,篇幅已經將近六千字,實在不忍心讓讀者閱讀萬言書,只好簡潔扼要地寫重點。否則台灣的人工草皮在吳鳳科大,自創的有稜角碎石取代黑膠粒,凡是比賽必讓球員破皮受傷,這情況恐怕也不是我們所樂見的!

閒閒沒事愛寫文章

感謝您的回覆,有機會也期望與您多交流!我相信每個利害關係族群都有不同的觀點跟看法在看天然草or人工草,沒有最好,只有最適合,大家多討論交流自會有個共識出來,

久保

利害關係族群雖然多,總還是以使用者為主體。足球場的使用族群是足球人,但是功能也可分成專業競技與休閒運動兩端。面對兩端的使用者,張武業的說法是因為他是國家奧運隊跟北市大足球隊教練,長年都只有在專業競技這一端。可是他的說法不該拿來否定休閒運動這一端,也有另一種以人工草皮滿足高使用頻率的社會需求。這樣的交流自然能找出最好的比例,而不該是一種你死我亡的零和生存遊戲。

Jonathan Ip

其實人工草皮也已經發展了很多心新的進步
比如2008年歐冠決賽在莫斯科的球場都是使用人工草的(雖然決賽那天特別轉了天然草)

現在最新的人工草球場都沒有黑膠粒了

另外,有些球場例如曼聯的主場在使用天然草時都混合了少量人工草

當然,歸根究柢,不論是要使用頂級的人工草,要將天然草保養的最好(國外是會用很多很多大光燈每天近距離平均地大量照射草地的),又或要在人工草和天然草的混合使用中取得最佳平衡,最終問題還是錢......

久保

臺灣目前的人工草有黑膠粒與小碎石~所以你說的最新,只能看台灣何時、花多少錢引進@@

  2015年1月30日之後數日的新聞,聚焦在柯文哲調查臺北大巨蛋,所衍生2017臺北世大運的足球場,草皮究竟該選天然或人工的爭議。前立委郭正亮和臺北市議員許淑華等,著眼於草皮的鋪設與維護成本,並被三立新聞剪接多人說法的片段而成下面影像。

然而擺在草皮的選擇題之前,別忘了任何材質再怎麼精算成本,最終都得回歸到使用的「人」!如果足球賽事無法用到,或者足球運動者不願使用,只是淪為養蚊足球場18面(因為另外10面人工草皮養不出蚊子)。反之,足球賽事不敷使用,足球運動者不敷使用,18面天然草皮恐怕變成沙漠!

  本文不會對天然草皮或人工草皮,有任何先入為主的答案。僅就筆者在天然與人工草皮,都有踢球多年的經驗,提出站在使用「人」的角度,結合臺北市長與臺北市議員們愛提的「成本」概念,提供一些想法作為參考。

世大運足球場預期使用情形

  世界大學運動會需要18面天然草皮足球場,就28隊的「使用者」而言確有必要。這絕非PTT的bioideaking以「草」的專家,提出賽事需求量的質疑:

天然草皮競賽要8面  訓練要10面  我想要問一下是所有參賽國都要參加足球比賽嗎??

倘若該位專家了解足球運動,自然不會有此一質疑。世界大學運動會的足球項目,乃是國際大學運動總會規定項目。參賽國只有踢進各洲前2-3名,才有資格前進世界大學運動會足球項目決賽。換言之,儘管該賽事不是FIFA最重視的,卻也是一百多個參賽國淘汰到最後,重要國際足球決賽圈賽事之一。

  屆時2017年8月在臺北進行足球賽事的隊伍,總計男足16隊、女足12隊。預賽以4隊1組進行小組賽,預賽各組皆有6場賽事。女足另有9-12名的小組賽,還得增加6場賽事。加上小組晉級後的淘汰賽,男足8場、女足8場,足球項目總計64場賽事。根據國際大學運動總會規定,天然草皮競賽用場8面、練習用場10面,人工草皮競賽用場4面、練習用場6面,總共基礎需求是28面足球場。以12面競賽用場分攤賽事,平均每座得使用5.3次,再依賽事12天計算是每天0.4次。

  別以為這樣的頻率很低,不會對草皮產生任何影響。事實上,國際足球賽事的強度極高,穿著釘鞋衝刺是常態,清球的滑剷也時有所見,而這些動作往往會讓草皮連根帶土掀起。2014年11月在臺北田徑場舉辦的東亞盃,每到球賽的中場休息時間,兩隊球員皆退出球場。接著中華足協派出一整群中學生,把賽場被掀起的草皮,用人力巡場、腳踏埋回原處,讓草皮看起來仍然平整。

2014年11月19日東亞盃中華對朝鮮賽時已見場中多處草皮掀起

  至於28支隊伍所需16面練習用球場,得分擔比賽進行時段,其他未有賽事的球隊練習之用。為了讓這28支隊伍得以練習,確有鋪設16面球場之必要,而且這16面球場得禁得起高強度的使用!每隊練習時間權且以每日平均2小時估算,開幕前至小組預賽期間,每日至少需求56小時的練習時數,平均分攤16面練習場為3.5小時。照這時數踩踏天然草皮至少6天,天然草皮的足球場會損耗到什麼程度?

  這只要看國內數日多場的短期足球盃賽,球場的天然草皮在賽事前後,從全場一致的綠茵,在中場、禁區附近、邊線外側這幾處的天然草皮,幾乎被球員或線審踩踏殆盡。茲以2005年在中山足球場,舉行大專盃足球聯賽的季軍戰,大會拍攝的賽前影像為例。開賽前的球員身後場地,也是球員們踩踏爭持最頻繁的中軸線,草皮早已被之前多場賽事耗盡,形成表土裸露的景象。

2005年大專盃足球賽季軍戰球員身後的草皮已耗損殆盡

  倘若我們只在意世界大學運動會本身,按照國際大學運動總會的規定,28面需有人工草場10面即可。可是我們要考量到大會落幕以後,究竟要留給臺北與新北市民,何等品質的28座足球場繼續使用?那麼這些球場在賽事期間的草皮損耗狀況,便得顧及各種草皮材質的耐久度,而一併納入球場興建與維護成本的計算中。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