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坂直美宣告法網拒絕訪問的不妥之處 飽受憂鬱困擾震撼退賽

日本網球球星大坂なおみ日前表示,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在法網將拒絕接受媒體訪問,我認為這是不太妥當的舉動。

作者:Dennis L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佳偉

然後,她真的退讓了! 退賽了
三輸

巫旭鈞

如果大滿貫不敢禁她賽,問題才大吧
這樣大家都不受訪了,反正罰那一點錢根本不痛不癢

李小鼻

那麼作者您現在還會覺得她拒絕接受訪問是不妥的嗎?

Dennis L

其實是的...我認為如果她早點講,可能不會引起這麼多砲火跟紛爭。運動員壓力大,心理出狀況並不可恥,勇敢面對才是真的

Chaohong Cheng

我說說我個人看法。如果Naomi真的是有經過醫生確診的那種憂鬱症,那麼她的處境確實值得同情。

不過,我也深切認同,接受媒體採訪本來就是身為職業球員(不論是哪種球類運動)工作的一部分。因為就像作者說的,職業球員的生計就是要靠球迷支持才有生計。而新聞媒體的報導,能為球員帶來更多的曝光度,進而增加更多的球迷。所以為了自己生計,職業球員本來就有好好接受媒體採訪的義務。如果無法好好接受媒體採訪,那除非這位球員來打球純粹是打身體健康而不是用來維持生計,否則我會覺得他終究必須想辦法好好克服這問題,而不能隨隨便便拒絕媒體採訪。

所以,如果Naomi真的是有經過醫生確診的那種憂鬱症,那麼她的處境確實值得同情。但如果Naomi真的是有經過醫生確診的那種憂鬱症,那我會勸她乾脆就好好休息,先去把她的憂鬱症治好,沒治好就先別回來打球。如果接下來的溫網美網她都已經報名好打算去打,也請她務必先確認好她病已經好了,不會像這次法網一樣突然臨時不爽又說不接受媒體記者賽後採訪。如果還是不行,那就請繼續休息不要打,等憂鬱症真的治好了再打吧,這樣或許對大家都好。

艾瑞克在上海

同意您的看法。
而且,她說憂鬱症就憂鬱症?有提出過醫生證明嗎?

艾瑞克在上海

不能同意您更多。
不管後來是不是因為還沒人能夠證實的所謂"憂鬱症"而退賽,之前的拒絕賽後受訪舉動,本來就不是一個職業球員應有的職業態度。
講難聽點,太裝X了。

hsuan

對於別人的心理狀況不同理就算了。還落井下石的說她的憂鬱症有沒有被「證明」。
大家如果能多一點對心理健康的理解跟認識,且不標籤化,相信台灣的心理環境能更友善。

wp

的確抵制記者會的行為不妥,因為球員的收入大部分都來自廣告代言,這是廠商、媒體、球員合作拱出來的。但如今看來大阪是真的身心狀況出問題而不只是情緒,那這個就無法再責怪他了

hsuan

謝謝筆者在這篇文章論述不同的觀點,讓我有不同面向的了解。
也讓我看見資本主義社會下的霸權,球員真的有好多我們無法想像的壓力。
的確身為職業球員或是公眾人物都要有強大的心理素質。但心理素質並不是與生俱來說要強大就能強大的。很多時候是透過經驗、事件練習的。
這次事件對她來說是一個歷程,是一次經驗,希望她能夠獲得妥善的照顧,成為更強大的人。
也希望能像文末筆者所述,球員的心理健康能越來越受到重視。

fb - 楊汝汝

沒有得過憂鬱或焦慮這種心理疾病的人真的無法理解患者的內心那種想躲起來逃離關注的想法與心情,真的不是正常人想的如此簡單,身為過來人的我完全懂她的一舉一動,一開始不希望大家知道自己生病脆弱怕可能被做文章怕被說不夠努力偷懶擔心自己在大眾面前崩潰,畢竟當你脆弱時怎麼會想出去在大家面前呢?何況媒體又常放大或模糊焦點⋯⋯但等到現在事情越演越烈不得不告訴大家了,還是會有人不理解不諒解,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一開始不想告訴大家的原因,我曾是一個小平台的銷售直播主,就1-2百人的關注當時生病的我就很崩潰了何況是她..大家該擔心的是她有沒有辦法再回球場(如果她很嚴重的話,可能就回不來了)

日本網球球星大坂なおみ日前表示,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在法網將拒絕接受媒體訪問,我認為這是不太妥當的舉動。

大坂在社群媒體寫道,賽後接受訪問的做法未能顧及球員身心健康,在記者會被問著千篇一律的問題,有些問題甚至讓球員感到自我懷疑。她表示自己看過太多球員在賽後訪問中潰堤的影片,這宛如在情緒上火上加油。

她在用字上,以“kick a person while they’re down”來形容。

我認為接受採訪是球員工作的一部分。

因為球員有球迷才有生計,稱球迷為衣食父母一點也不為過。而媒體是球員與球迷之間的橋樑,拉近雙方的距離。

媒體為球員帶來曝光與人氣,球迷則為球員帶來贊助或廣告代言的機會,球員在某種程度上,可說是球迷的精神寄託,三方存在著互助互惠的關係。

雖然球員有義務接受訪問,但面對少數不得體的問題,沒規定不能敷衍或輕描淡寫帶過。更何況在大滿貫賽事,每一位獲得採訪證的媒體人員,都是經賽會審核認可的媒體,並非名不見經傳的小媒體就能獲得採訪資格,亂問尖銳問題的機率其實不大。

訪問一直被問到類似的問題,代表你是個咖,球迷想知道你的最新動態。此外媒體不愛訪問輸球打包回家的球員,通常輸球仍有記者想訪問的,同樣代表你是個咖。在這部分,大坂應可以更加正面思考。

說現實一點,大坂的收入代言佔大部分,Tag Heuer、Nissin、全日空、Shiseido等等品牌促繁不及備載,她的確該更加認份。根據Forbes去年的排名,大坂為世界收入最高的女運動員,一共高達3740萬美元。

其中比賽獎金僅佔340萬,代言收入達3400萬。

我曾幾次前往大師賽現場採訪,最偉大的球員Roger Federer就算輸球後,也能趕緊收好情緒應答,跟隨記者的問題檢討比賽過程的缺失與細節。說真的,就是讓大家好做事。

Federer當然也在現場碰過問得挺爛的問題,但從他的神情來看,他不會太在意,頂多就簡短回答順便「句點」記者,並且適時展露一點情緒,讓人想追問也難。也有球員乾脆答非所問,或較直接表明無法回答,這就是個人的應對技巧了。

心理層面來看,縱使在大滿貫決賽慘敗,也不過就是球員生涯數百場比賽中的其中一場。面對自己的挫敗,是職業球員的必修課題。除非你是GOAT等級球星,否則幾乎每一週都得面對輸球。

如果你連一場輸球都沒辦法面對就要崩潰,那注定無法成為偉大球星。

當然不得不承認,網球的運動屬性得承受非常大的精神壓力。賽季間只有團隊少數人朝夕相處,在世界各地奔波,早上醒來甚至一度不清楚身在何處,更無法頻繁與家人親友見面。

但這就是現代職業網球的本質,沒有相互仰賴的隊友,場上場下都必須擁有過人的心理素質。

雖然Rafael Nadal等球星一致認同球員受訪為工作的一部分,但在法網闖過第一輪後,大坂在場上簡短受訪過,便缺席賽後記者會。

法網賽會以「未履行媒體義務」祭出1萬5000美元罰金。雙方走到這步,我不認為大坂會在法網出席任何記者會,也預估賽會將持續罰款。

此外,澳網、溫網以及美網也加入法網的行列,向大坂表示關切,並向她提醒必須遵守的義務,否則可面臨禁賽。但顯然她仍不買帳,於社群媒體寫下「憤怒來自缺乏理解,改變使人不自在。」看來心意已決。

大坂過去在法網成績較為普通,一次首輪出局,另外三次闖進第三輪32強,這次的抗爭應是經過拿捏考量。

但我猜測大坂不會在其他重要性和強度、壓力較低的賽事缺席記者會,但有可能在大滿貫賽事堅守底線。但我也不認為其他大滿貫,會將如此重要的一位球星禁賽。

雖然採訪為工作一部分,但重要性說低不低,但說高也不算最高,過去在NBA或NFL等聯盟頂多罰錢了事,我預估雙方會持續僵持一段時間,但大坂可能先行退讓。

更新-

很可惜,大坂在1日凌晨宣布退出法網並且暫時離開網壇,更讓人驚訝的是她坦承自己有憂鬱傾向且害怕社交與公開發言。

但我認為,在壓力極大的職業網球賽出現心理狀況並非什麼可恥的事,她其實可以更早提出來,避免這一陣風波。但很高興看到Stephen Curry、Russell Wilson等球星對她表示支持,Serena Williams也說:「我想給她一個擁抱。」

相信有大坂這種頂尖球星發聲,近年越來越多人關注的心理健康問題,將在網壇更受重視。

 

 

延伸閱讀

《2021澳網》再奪澳網后冠 大坂直美將終結女網亂世?

2021法網前瞻(上):回顧2020羅蘭高地的精彩戰役

挑戰第21座大滿貫:Rafael Nadal的法網備戰狀態

《2020法網》籤表分析(男單篇)

《2020法網》籤表分析(女單篇)

法網史上 10 大天王(公開化年代)

法網史上 10 大天后(公開化年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