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7

方躍龍門旋點額-回憶黃龍義與La new熊的命運交纏。

黃龍義的職棒生涯從黯淡到輝煌,再從輝煌到跌落,無巧不巧與La new熊的命運有著奇妙的重合,本文將為你回顧核彈頭黃龍義從2004年到2010年,走過的那段湖水綠的軌跡。

請繼續往下閱讀

Chaohong Cheng

看到巨砲大這篇文後段說到2010的La New與兄弟兩隊:「同樣是在前一年遭到重大打擊,主力球員幾乎一空的兩支球隊,兄弟象高高興興的邁向總冠軍賽,La new熊悽慘落魄的墊底。認真說,在這一刻我只想問,劉保佑過去的付出到底算什麼,又到底得到了什麼?」

如果只看到2010年,確實會讓人覺得,在中職經營一支職棒球隊,有沒有努力確實好像差不多嘛。

但是再往後看2011到2019年,那又是另一個光景了。

劉玠廷從他老爸劉保佑手上繼承這支La New隊,並把隊名改成Lamigo之後,在這九年締造了令人稱羨的「九年七冠」,然後在2019年季後成功「逢高脫手」高價轉賣樂天集團,即使退場也是面子裡子都賺飽。

至於兄弟象,在洪家繼續玩「簡樸野球」下,卻是從此連季後賽都擠不進去,最後撐不下去只能在2013年球季打完後轉賣給中信,但轉賣給中信後遺毒太深,雖然中信辜少主看得出來很有心想改變兄弟,在他的努力下也確實成功讓兄弟重新成為季後賽常客,但不曉得是不是前朝的遺毒還在,至今兄弟仍是一冠難求,搞得兄弟每年季後都只能落得反象酸民「安心亞」的奚落。

如果再看到這,還能說在中職經營一支職棒球隊,有沒有努力真的差不多嗎?

只能說,有些東西的成敗,真的不能只看一時啊!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所以到2010年的時候就很不爽啊,連「什麼金腰帶」都罵出來了…… XD

張伯彰

由於中職的每篇文都會看,所以我也點了此文,沒有先看作者是誰,看了一半,想說這人對辣妞這麼熟,該不會就是...........然後看了作者,虎大無誤...看完我也想起,當初好像是有想跟興農交易的傳聞(但新聞很小,久而久之也就忘了),那虎大,您應該知道內容吧,雖然10年後的今天已不重要,我還是好奇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那時候說要換謝炫任,結果被興農說「我們不缺外野」拒絕了,謝炫任最後改用金錢交易。謝炫任是12月8日交易成功的,黃龍義也是12月8日被釋出。

最後那段先說釋出→不在釋出名單裡→還是釋出的迷航,大概就是為了交易做準備吧,講起來實在有點不光彩。

張伯彰

想起來了,似乎是這個包果..但現在來看,也蠻好笑的(二隊都是)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張伯彰 竟然可以「宣布釋出又不釋出又釋出」,簡直是反覆橫跳。

Chaohong Cheng

@張伯彰 事後回想,興農當初拒絕交易黃龍義的理由「我們不缺外野」應該只是個表面上的託辭。

因為大家都知道興農從 2011 年開始搞「全本土政策」,表面理由是說請洋將也不保證拿的到冠軍所以還不如多給本土球員機會,實際上根本是母集團內部對於其球團經營連年虧損早已不滿到極點,到了2010年又在原本情勢看好下總冠軍賽慘敗下這個不滿聲音終於徹底炸鍋,球團經營預算被迫大幅縮減,甚至連洋將都請不起,因此為了省錢才打出「全本土政策」作為幌子來掩蓋球團預算被迫縮減搞得全隊被迫節約預算的事實。

所以當年興農球團當年交易謝炫任明明可以換到黃榮義,卻寧願選擇換現金,真實的原因說白了其實也是興農球團當年迫於母集團裁減預算壓力,為了省錢不得以才做出的決策罷了。

張伯彰

@Chaohong Cheng
我的看法略有不同,當時興農的確是以節省支出為第一要務;戰力方面,當年外野手1號是張建銘,2號是新人吳宗峻,基本上已2名額,第3外野手是不蹲捕時去外野的鄭達鴻和余賢明輪流,守備組是蘇建榮,就人數方面還夠,戰力是有補強的空間,只是當年黃龍義成績下滑很多..所以興農不要也可以理解...最重要的是,總裁楊天發先生,有一個自己的用人原則,明顥的,他不喜歡明星球員(除了黃忠義以外),和形象不夠好的球員/不夠乖乖牌的球員.從職7興農接手起,第1年就不要張耀騰,第2年白昆弘張文宗,第3年王傳家..職11接手味全的球員,才半季就丟掉一半...皆足以証明..而黃龍義在當年也算是明星球員..形象方面曾有不好的新聞,在球場上也不是那種乖乖組(比如蘇建榮),種種原因,使交易不會成功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張伯彰 其實我記得開始搞全本土的時候,球隊主事者已經不是楊阿公了,所以我覺得跟楊阿公用人原則應該是沒關係。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Chaohong Cheng 到全本土這個時期,已經是「實際經營者沒有這麼愛棒球」的階段了,所以我覺得他們就是撐著等賣掉而已……

張伯彰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阿公那時是淡出球隊經營沒錯,但他的理念和政策仍深深影響著球團運作啊

馬特洪峰

還有黑化的澳洲飯店事件,沒想到已經這麼久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就是2006年季前事件,那次搞了他整個上半季,划不來,早知就不去中華隊。

fb - 邱仕丞

其實不是很懂"如果第六名練的跟第五名一樣多,比賽就不用打了"的涵意?

Chaohong Cheng

大田教練這句話的意思其實很有意思。他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你現在都已經身為墊底的第六名,就表示你現在就是不如第五名,所以如果要超越第五名,就一定要做得比第五名好才有可能超越。

而他這話的道理也不難理解。這就好比一杯水溫50度的水,你要提升他的溫度,可以給它加熱水。但如果你給它加的只是60度的水,即使加再多,它水溫最多也只能提升到60度,而不可能超越60度。所以如果你希望這杯水的水溫要徹底超越60度,那麼要加進去的水就一定必須是要超過60度,而不能只是剛好等於60度。

所以如果要藉著練球來超越第五名,就必須練得比第五名還多,而不能只是練得跟第五名一樣多。尤其在職業比賽,每支球隊的終極目標都是成為冠軍,而不是成為第五名。既然大家都是要成為冠軍,你就算要練,最起碼也要練得跟第一名一樣多,甚至如果你先天天賦不如第一名的地方,你可能還必須練得比第一名還要多來彌補,而不能只是練得跟第五名一樣多。

大田教練這話的意思,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大田教練會讓我想到第一神拳的鴨川教練,就算從他口中說出「日復一日的累積會讓你們變強,日復一日的累積也會讓你們變弱」我都不意外 XD

Chaohong Cheng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這倒是讓我想起,落合博滿當年剛當中日龍隊監督的第一年,春訓一開訓就開出練八休一這樣訓練量極大的訓練菜單(當時其他日職球團的春訓普遍是採練四休一這種相對寬鬆的菜單)。而當人家問他為什麼春訓剛開訓就開出訓練量這麼重的菜單,他的理由也很簡單,就是「差勁的傢伙不練習是不可能進步的」。因為球隊請他當監督是要他幫球隊拿優勝,而球隊先前好幾年都一直拿不到優勝,就代表球員先天體質就已經比人家差勁了。既然球員都比人家差勁了,還不肯比別人多下苦功多練習來提升自己豈不是等死?

只能說,這或許也是日本職棒的一種文化吧。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Chaohong Cheng 職業環境就是「一個有很多勤奮練習的天才」的環境,所以說不練習絕對是會被打下來的,那問題就是每年林智勝跑去日本一起秋訓都會說「日本訓練量很大」,我就都會想是不是從2004年那時候開始,臺灣職棒的練習量就一直很低(據說La new的練習份量一直是六隊裡最高,然後林智勝去日本還是覺得日本很操……)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如果他說的是日文,我猜應該是「試合にならない」或是「試合のない」,意思是「(因為怎麼打都會輸所以)比都不用比」,然後翻譯的人可能就直接翻成「比賽就不用打了」。

佳偉

恩,我是從La New開始喜歡這支球隊的!
但,Lamigo這個隊名喊起來比較順

不過,球隊老闆來來去去真的還是最喜歡劉保佑先生,我都還千里迢迢的從台北跑去高雄看比賽,我至今也只買La New的鞋子!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La new鞋子真的好,就是醜了點……(真的是穿功能的)

佳偉

男人的帥是在臉上.....................〈握拳〉

Davis

EZ可以說是TML末期許多新人的縮影,看起來有潛力,值得養,但缺少二軍或養成系統,一進來就要上殘酷的戰場。我印象中新人能真正直接上陣的,大概只有張誌家,陳志誠和許銘傑吧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而且TML末期的經營狀況,球員就算不是直接經營者絕對也感覺得到那個氛圍,與其努力練球不如盤算沒球打以後該怎麼辦好像比較實在。

吳俊學

「龍義!EZ棒!EZ、EZ、紅不讓!」應該是我初踏球場聽到的第一首加油歌了
那抹湖水綠就這樣撞進了我的生命、刻進了我的DNA
雖然球隊北遷,理性一直告訴自己球隊還在,只是換個名字和主場,但情感似乎總認為丟失了什麼
那種癡迷和瘋狂,似乎隨著年歲逐漸淡薄…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當我發現我可以很輕鬆的說出「郭嚴文就不要讓他打,讓林立取代他」的時候,對照一下當年對石志偉滿出來的愛,我就有種「唉呀,我現在喜歡棒球而不是喜歡球隊比較多了」的實在感。

JohnnyHsu

EZ真的是當初核彈頭的代表,雖然發生過移訓風波事件,但他真的是我對La New這支球隊的第一批認識的球員支一。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他也因為這樣後來無緣中華隊,也是讓我覺得有點可惜…

JohnnyHsu

很可惜啦,有腿有炮……

2010年10月6日,雨已停歇。

賽前降下的大雨過了五局漸小,到了現在,雲已散去。時間是晚上的八點半,看台觀眾三三兩兩,加油聲浪稀疏零落。

這場比賽是2010年中華職棒最後一場例行賽,交戰雙方一隊已經確定是下半季冠軍,另一隊則確定確定墊底,球迷無心於此相當正常,若不是在全年只有安排9場比賽的屏東球場交手,恐怕還不見得能湊到接近2500人入場。

八局下半,兄弟換上葉詠捷,曾豪駒在一壘,黃龍義在打擊區。

今天黃龍義以左外野手出賽,擔任先發第四棒,前三次打擊的成績分別是:4球三振、3球三振、1球打到左外野出局,兄弟投手群到目前總共用了76球,黃龍義只消耗了其中8球,看到高球就揮空、看到外角就揮空,連一首加油曲都吹不完。

現在熊隊以1分差領先,如果沒什麼意外,這會是黃龍義本季的最後打席。

該怎麼說呢?

就是……不知道該不該要有所謂,這場球贏或不贏不會改變整年比賽的結果,黃龍義就算連續兩局打出安打,打擊率也不會爬回.2字頭。

就這樣結束,讓人心有不甘,可是不這樣結束,又能怎樣?

葉詠捷的第一球沒投進好球帶,黃龍義的棒子稍微動了一下,沒揮。第二球往外側走,黃龍義猶豫了一下選擇出棒,打成一壘方向界外球,王金勇追了過去,把這一球接進手套。黃龍義在打擊區看完結果,低著頭回休息室。

.183,這就是黃龍義2010年的最終打擊率,不知道該不該苦笑著說「至少比身高還高」。

黃龍義的2010年球季就此結束,之後張家浩擊出三壘方向界外球成為2010年La new熊最後一個出局數,曾兆豪則在比賽最後一個人次登板,在球迷一片罵聲下創造個人單季出賽70次的紀錄,用兩球解決陳智弘,是2010年La new熊季賽的最後一個投手。

在那個時候,應該沒人想到過沒多久,上面那段敘述裡的「2010年」可以全部拿掉。

我想說一個故事。

一個鯉登龍門的故事、一個神龍點額的故事,一個會讓人覺得餘韻或許不是這麼好的故事。

這個故事不會中立、不會客觀,會有很多的情緒,因為,在那時候、那年、那一天,我深陷其中。

該從哪裡說起呢,先從鯉魚開始吧。

 

黃龍義
黃龍義的壘間破壞力也相當驚人
CPBLTV截圖

 

臥泥

鯉魚是經常在泥裡打滾的魚。

不起眼,一抓一大把,而且滿身土味。即使有著「鯉魚躍龍門就能登龍升天」的傳說,很多鯉魚還是一日鯉魚,終身鯉魚。

像什麼呢?

像在臺灣職棒早期那些沒有得到正確教練指點的球員,他們一個一個有著良好的基礎技術,卻沒碰到適合的教練,於是乎只能憑著天分在職棒圈裡摸索。他們的天分被逐漸磨去,變成打不出成績的平凡球員,最後沒能留下更多記憶就黯然離開職棒舞台。

養成這檔子事情,中華職棒過了30年才剛剛開始起步,更別提草創年代。

黃龍義的名字裡有個龍,在書寫他的故事的時候,經常會用「龍」當標題,若是把時間退到他開始進到職棒的那幾年,要說他跟龍能扯上什麼關係,大概就是「第一年進來是龍種,後來慢慢變鯉魚」。

不起眼,一抓一大把,而且滿身土味,說難聽點,就是沒救了。

黃龍義早在2001年就投身職棒,2003年隨著兩聯盟合併,被分配到第一金剛。認真說,在非La new時期的黃龍義,存在感真的很稀薄。

這三年黃龍義都在環境不佳的球隊打滾,2001年臺灣大聯盟經營已經出現危機,之後被分配到的第一金剛則是高層對如何經營棒球一無所知的球隊。

高層不能讓球員安心,球員的表現就會荒腔走板,中華職棒三十幾年來已經上演過不少類似的戲碼,在這種狀況下,不管再怎麼有天分的球員也很難嶄露頭角。

眾所周知,在整個1990年代,臺灣棒球圈的最大傳染病叫「恐懼三振症候群」。

當年的打擊指導的大原則是「先講求不被三振,再尋求安打」。在此原則下,臺灣棒壇量產出一批又一批在兩好球之後會忘記下半身,前導手提前打直又延遲揮棒的打者。

前導手提早打直反而會讓打者失去球棒控制,加上把球跟進來又要求最短揮棒軌跡,結果就是打者會被三振的還是會被三振,而且還會量產往反方向滾的滾地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