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6

《單車‧部落‧縱貫線~不是最近,卻是最美的距離》在賽德克遇見彩虹橋

這次的路線,是走介於合歡越嶺道B與能高越嶺古道F間的橘黃色環狀路線,盡可能完整地,將這區域的賽德克族部落繞一圈,打算以更多的角度,感受賽德克族風貌。

請繼續往下閱讀

單車‧部落‧縱貫線~不是最近,卻是最美的距離:21條路線穿越台灣南北原鄉,深遊190個部落祕境(增訂版)​

陳忠利(Eddie Chen) 著 / 墨刻出版 

編按:防疫期間外出踏青紓解身心,請仍須留意記得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等規定,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

 

(以下節錄自本書 p.78-91)

清早出發,放滿了速度,大地給了最好禮物,我們看到霧社最美的時刻;圖片來源:墨刻出版/《單車‧部落‧縱貫線~不是最近,卻是最美的距離》/陳忠利

記得2009年第一次由埔里騎往武嶺,經過翠峰,進入沿合歡山稜線,騎乘爬升時,注意到右下方深谷中的道路、聚落,當時完全不知那裡是哪?後來,電影《賽德克.巴萊》上映,讀了賽德克族相關資訊後,讓我知道當初騎往台灣公路之巔武嶺時,從右手邊的深谷,一直延伸到奇萊山,即是賽德克族領域,也是電影演釋事件的發生地;而那個聚落,就是屬於賽德克族中,位置在最深山的「靜觀部落」。

探索深谷中的聚落

我們這次的路線,是走介於合歡越嶺道B與能高越嶺古道F間的橘黃色環狀路線,盡可能完整地,將這區域的賽德克族部落繞一圈,打算以更多的角度,感受賽德克族風貌。(見路線圖一)我們提前一晚抵達埔里,隔天由埔里開車出發,途經人止關,特地停下車多看一眼,因為這裡是歷史上「霧社事件」的重要地點。站在沒有車輛經過的高聳隘口,想到這裡曾經是賽德克族人和日本人的浴血戰場,陰冷的空氣,讓人不禁打了寒顫。

台14甲19.5K處拍攝,右下方的聚落是賽德克族的靜觀部落;圖片來源:墨刻出版/《單車‧部落‧縱貫線~不是最近,卻是最美的距離》/陳忠利
圖片來源:墨刻出版/《單車‧部落‧縱貫線~不是最近,卻是最美的距離》/陳忠利

7點到了霧社,組好車、買好補給,先來到「霧社事件紀念公園」,在莫那魯道石像前沉靜一會,想像當時血淚交織的時代,再起身出發!

霧社事件紀念公園;圖片來源:墨刻出版/《單車‧部落‧縱貫線~不是最近,卻是最美的距離》/陳忠利

進入台14甲線後,是一連串的的爬坡,從高處回頭望向霧社,景色果然美不勝收,難怪在日治時代,被譽為『台灣蕃山的箱根』。繼續往武嶺方向,沿途可以看到下方靜謐的賽德克族部落。途中經過醒目的仁愛國中,被它豐富的顏色所吸引,學校旁有設置解說牌,說明學校以前是羅多夫社,而羅多夫社是霧社事件起義的六個社之一

台電萬大發電廠第二辦公室(原霧社公學校位置);圖片來源:墨刻出版/《單車‧部落‧縱貫線~不是最近,卻是最美的距離》/陳忠利
圖片來源:墨刻出版/《單車‧部落‧縱貫線~不是最近,卻是最美的距離》/陳忠利

過了仁愛國中沒多久,抵達非常重要的岔路點——力行產業路,這裡是象徵泰雅族領域;由梨山遷徙至此區的最後分嶺點,從這裡越過合歡山,進入立霧溪流域,則是進入太魯閣族的領域了。

【註釋】

註①『蕃』為日治時代的用法,在此無不敬或貶低之意。

註②霧社事件起義六社:馬赫坡社(Mhebu),即是廬山溫泉;吐嚕灣社(Truwan),在春陽溫泉對岸;波阿崙社(Boarung),即是現在的廬山部落;斯庫社(Suku),在雲龍橋附;荷戈社(Gungu),為現在的春陽部落;羅多夫社(Drodux),就是我們特地停下來的仁愛國中現址。

註③過去人類學家把泰雅族分為泰雅亞族和賽德克亞族,其中賽德克亞族又分為太魯閣群(Truku)、道澤群(Teuda)、和德奇塔雅群(Tkdaya)三個群。原居於中央山脈濁水溪上游(現今的南投縣仁愛鄉),因人口增加耕地不足等因素,部分族人越過中央山脈在花蓮縣立霧溪、木瓜溪流域居住,日治時期將太魯閣族人遷移至今日的秀林、萬榮及卓溪鄉。他們認同TrukuTruwan是三個群共同祖居地所以自稱是「太魯閣族人」(SeejiqTruku)。清領時期稱他們「大魯閣」,日治時期日本人稱他們為Taroko,居住地也以Taroko稱之。戰後沿用日本人的稱呼譯音為「太魯閣」,不論是大魯閣、Taroko或太魯閣,三個稱呼都是來自Truku(太魯閣)的發音,連後來「太魯閣國家公園」的名稱,也因為太魯閣族人居住於此而得名。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