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7/16

《單車‧部落‧縱貫線~不是最近,卻是最美的距離》在賽德克遇見彩虹橋

這次的路線,是走介於合歡越嶺道B與能高越嶺古道F間的橘黃色環狀路線,盡可能完整地,將這區域的賽德克族部落繞一圈,打算以更多的角度,感受賽德克族風貌。

離開美麗的平靜部落,爬了一段約4公里的緩坡後,接上台14線,我們要進入德克達亞群的領域了。這裡是投85鄉道的終點,與台14線的94公里處交會處,向左轉就是往能高越嶺古道,直行就是屬德克達亞群的廬山部落。我們打算先到部落附近,尋找民宿,若是順利留宿,再考慮明天是否續往能高越嶺古道,這樣事先申請的入山證,就可以派上用場。若無,就把重點放在廬山溫泉,可以去繞繞馬赫坡的莫那魯道古道。

這時,視線穿過能高古道,往霧社方向,山陵間雲霧在夕陽下飛騰,美麗景象讓我們看得目瞪口呆,雲海美而動人,不是經常可見;因此,我們停下來,試著以相機捕捉眼前的感動。

請繼續往下閱讀
哇!連火燒雲也來報到了!圖片來源:墨刻出版/《單車‧部落‧縱貫線~不是最近,卻是最美的距離》/陳忠利

拍完照,開心地滑到廬山部落,這時陽光已經西斜也起了風,溫度已轉降。在部落中找不到可以留宿之處,只好繼續往廬山溫泉方向邊騎邊找。正要離開廬山部落,我們往能高古道、奇萊山脈方向望去,這時已經是東北季風的時節,風由東邊越過山巔帶著雲霧而來,想像著賽德克族人,曾經在山巔叱吒風雲,追尋生命中的彩虹橋。

今天拜訪賽德克族路程上,所有天地間美景一次看盡,我們一致同意,今天就住在廬山溫泉,好好休息一晚,打算明天能將馬赫坡(廬山溫泉)好好繞一圈,然後再往春陽部落接回霧社,將這次賽德克族路線,作個最完整的探索。

台灣,用騎的最美!圖片來源:墨刻出版/《單車‧部落‧縱貫線~不是最近,卻是最美的距離》/陳忠利
請繼續往下閱讀

莫那魯道古戰場

經過昨天的路程,全身有些虛脫。幸好泡了溫泉及一夜好眠,第二天體力上已經完全恢復。今天的路線計畫是:

  • 路線一:莫那魯道(馬赫坡)古戰場環線。
  • 路線二:廬山溫泉→春陽部落→霧社。

在吊橋旁的「全家」吃過早餐,打算由此出發往古道前進。由於不太清楚路徑,因此先到派出所向值班警員打聽,同時拍下掛在派出所外的導覽圖。根據警員指點,我們行抵警光山莊旁的古道,入口前有一個看起來像是溫泉井,現場可感受飄來的陣陣熱氣,一旁是約4公里的莫那魯道古戰場,騎、走都行,不過後面的路段,也有陡到得用推車的方式前進。

有機會到橋上感受一番吧,這裡可是比電影場景更震撼!圖片來源:墨刻出版/《單車‧部落‧縱貫線~不是最近,卻是最美的距離》/陳忠利

爬完前面一大段陡坡,開始進入景色優美的緩平台。順著指標,來到一處是供奉莫那魯道牌位的紀念館,是一幢很像小廟的木屋,屋內供著刻著「莫那魯道開山先靈將軍府」的紀念碑。說真的,這兩天一路騎過那麼多賽德克族聚落,這裡怎麼看怎麼怪,那混合漢族加上日本的風格,顯現設計時,沒有參考賽德克族的圖案及色彩元素,單純就是給觀光客看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片來源:墨刻出版/《單車‧部落‧縱貫線~不是最近,卻是最美的距離》/陳忠利

繼續騎上古道,來到據說是霧社事件馬赫坡社的古戰場平台。以下是現場一個解說牌上的紀錄,我將它簡略記述:『馬赫坡古戰場』

馬赫坡古戰場為霧社事件頭目「莫那魯道」故居地,霧社事件是發生於1930年10月27日之賽德克族抗日事件,當時族人因人力、武器無法與日軍抗衡,最後退至馬赫坡故居,作最後抵抗。古戰場位於現在的盧山溫泉區,當時賽德克族人戰死或自縊身亡,他們的精神,可作為原住民後裔效法之典範。

馬赫坡社戰場目前設有紀念碑和一個人偶以及木屋、眺望台,大概是觀光熱潮已過,附近已經長滿雜草。但這樣反而好,畢竟來到古戰場,是對於歷史一種緬懷,這種緬懷是親臨現場感受,景只是個輔助罷了!

順著指標往小徑下滑,經過了馬海波橋,沿著馬海僕溪旁,幾番爬坡、越過山頭,開始下滑,就可看到溫泉區了。我們由廬山溫泉爬到台14線,後開始緩下坡,享受輕鬆慢慢騎的賞遊路段。

比電影場景更震撼

在台14上線上,輕鬆地騎著,快到雲龍橋前,由路旁可以看吐嚕灣社舊址,還有塔羅灣溪上的紅色鋼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