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9

Kobe Bryant 逝世五百日悼念 ── 無法扭轉的遺憾與黯然接受的哀愁

只有走過才會明白,只有經歷了才會知道心碎;謹以此文懷念我們已故的傳奇 ── Kobe Bryant。

作者:Gauss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言:尚未閱讀過Kobe Bryant 逝世一周年回顧 ── 2008年MVP之撲朔迷離一文的讀者,建議先閱讀該文再閱讀本文,謝謝。】

    「NBA 的傳奇很多,但是 Kobe Bryant 是這個世界上最具有影響力、最多人真正認識的籃球員。」我很肯定的這麼說。

    畢竟,關於籃球的一切,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關於 George Mikan, George Gervin 等早年的籃壇傳奇,留給我們的只有一些華美的故事;而對於 Wilt Chamberlain, Bill Russell, Oscar Robertson 這些 NBA 球迷琅琅上口的上古神獸,我們了解他們的只有數據。當然,我不否認這些球員的偉大,畢竟光是一個個遙不可及的數據與紀錄便象徵著不朽;但是,數據終究是冰冷的。沒有親自經歷過的時代,就如夢幻泡影般,那一筆筆數據恰似博物館中充滿滄桑的展覽品,只能滿足我們對於過去的遐想,臆測佔了泰半,過去是無法還原的。

    直到前任總裁、畢業於 Columbia Law School 的高材生 David Stern (總裁任期1984~2014) 付出許多努力將 NBA 推廣至全世界,讓我們有機會欣賞最高殿堂的力與美,在球場上嘻笑的學著球星的動作與慶祝手勢,多了不少歡笑。然而,即便 Michael Jordan 貴為籃球之神,對於年輕一代的球迷來說,除了兩次三連霸、十度得分王和數不清的獎項能證明他的統治力之外,僅存的便是 highlight 的精彩集錦;同時期的四大中鋒 Hakeem Olajuwon, Shaquille O'Neal, David Robinson, Patrick Ewing 亦為如此。

    而且,你不得不承認,歷史與過往總是如此;加油添醋與過度渲染讓故事不再單純,故事傳著傳著就變成神話,真實隨著歲月逐漸被塵封,隨著時間巨輪的輾壓而凋零。例如 Michael Jordan 家喻戶曉、廣為後世傳為美談的“ Flu Game ”早已深植於球迷心中;但時任 Jordan 訓練師 Tim Grover 卻指出 Jordan 的身體不舒服是因為食用 pizza 導致食物中毒,而且當時 pizza 是被五個人同時送來,讓他覺得另有隱情,沒想到 Jordan 食用 pizza 過後於約莫凌晨三點便開始身體不適。可是,針對此事件,時任 Pizza Hut 店員、有參與製餐以及外送流程的 Craig Fite 則持有不同說法,他說送餐時並不知道這份餐點是 Jordan 所點,而且他很確定 pizza 是沒有問題的,當時也只有他和司機前往送餐;此外,他自己更是 Jordan 的球迷,絕無對 pizza 動手腳之行為。

    當然,就結果而言,Jordan 該場比賽拿下了38分(全場次高為 Karl Malone 的19分)以及逆轉三分彈,無庸置疑是個傳奇的夜晚;但對於“ Flu Game ”此事蹟而言,參與者各執一詞、莫衷一是,真相為何已經難以得知。或許你會說,一個故事的真實性有爭議無傷大雅;然而,我又如何得知每一個故事是否真實呢?我們又如何藉由一個個真假難辨的故事以及精選的 highlight 畫面來真正認識一位籃球員呢?

    我相信這是有困難的。因為,想瞭解一位傳奇,只能透過心領,無法經由神會。

    不過,Kobe Bryant 的狀況有所不同。對於受到 Michael Jordan 影響而開始追隨 NBA 賽事、甚至從此愛上籃球的球迷而言,「小飛俠」Kobe Bryant 便是「飛人」Jordan 的最佳繼承者,無論打球風格、個性、求勝心皆然;對於四大中鋒的球迷來說,Kobe 與 O'Neal 組成令人聞風喪膽的「OK 連線」不僅是深刻回憶,學成 Olajuwon 夢幻步者也僅有 Yao Ming 和 Kobe Bryant 兩人,深得其精隨者更只有後者。

    在四大分衛時代,Kobe Bryant 是如何飛天遁地,如何在「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相信不必我多提。近三十年也只有他和 James Harden 單一賽季場均得分能超過三十五分,那是一種眾球員都望塵莫及的史詩級表現。作為四大分衛之首,從第十三順位憑藉持之以恆的努力不停地超越自己,不僅勵志更是典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