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1

Rudy Gobert與爵士防守的終極考驗:快艇雙星

到了第二輪,兩支球隊相互都有對策和反制之道,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取決於快艇將會如何對爵士發動進攻,以及爵士如何反制...

請繼續往下閱讀

自從 2014-15 賽季 Rudy Gobert 加入爵士隊以來,猶他爵士一直是聯盟中有名的防守強隊。靠著干擾對手的投籃,減少敵隊輕鬆得分的機會,Gobert 幫助爵士一步步樹立銅牆鐵壁的威名,在擔綱先發的六個賽季中,Gobert 對手在籃框五呎內的投籃命中率,分別高居全聯盟第 3、2、5、7、2、1 名。

和其他優秀的護框者一樣,Gobert 無論是投籃封阻、或是干擾出手弧度的能力,已經嚴重影響對手在籃下出手的結果——甚至是出手意願;在上述的六個賽季當中,爵士隊的防守效率值穩居聯盟前五,當「窒息高塔」上場,敵隊的油漆區、禁區出手比例,相較於他下場時,更會直線下降。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然而對於躊躇滿志的爵士,第二輪的對手可能是最不想遇到的——洛杉磯快艇可說是聯盟中少數不以禁區得分為主軸的的進攻強權,也因此,這一輪或許是這支防守雄獅強勢挺進總冠軍賽之前,最特別的考驗。

洛杉磯快艇本季的油漆區出手只佔所有投籃的 40.21%,可說是本季第三低、也是 NBA 自 2013-14 球季追蹤球員進階數據以來,240 支球隊中 第 14 低的數字,他們能這樣做的本錢,就在於全聯盟第一的三分外線命中率,本季快艇團隊三分命中率竟高達 41.1%,甚至在聯盟史上也高居第四。

這種非典型的進攻模式,也讓快艇有了突破爵士防線的契機。正因Gobert 護框的價值難以比擬,因此爵士勢必會想將他按在籃框周遭,因此一旦遇上對手擋拆,爵士總會下達讓 Gobert(以及他的替補 Derrick Favors)沉退保護籃框的指令。

這種所謂 “soft” 或是 “drop” 的防守策略,幾乎貫徹了Gobert 的整個爵士生涯(這種策略的變形 “ice” 可能是第二常見的策略)。近幾季來,爵士面對 80% 的擋拆進攻,幾乎都採取這套模式 ,而當中的核心當然是 Gobert 不世出的防守威力;是的,今年的他依舊威猛,甚至拿下了四年來第三座年度最佳防守球員。

以退為進的爵士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洛城「另一支球隊」的頭兩號進攻選擇——Kawhi Leonard 以及Paul George都是破解 “drop” 的頂尖高手,在數據媒體 Second Spectrum 紀錄中,有超過150 名球員至少面對過擋拆對手採取 ”drop”,但Leonard 和 George 各自在每回合得分中排行第 2、第 15。將樣本縮小至本季,他們兩位也分別是聯盟第 1、第 4 的高手。(共 89 名球員,排比標準為至少遭遇 250 次擋拆狀況)

每當防守者選擇不換防跟上來,Leonard 就會以機器人式的穩定中距離跳投狠狠懲罰對手。在過去 5 個球季當中,他靠著擋拆後中距離所拿下的分數,超乎綜合期望值多達 8.5%——全聯盟只有 Khris Middleton 以及 CJ McCollum 兩位頂尖射手勝過他。然而 Leonard 不僅僅只是射手,他更是全方面的進攻機器,有時他還會趁隙長驅直入油漆區,吸引防守之後來個小球妙傳取分,或是破壞防守後傳導,進而導致對手的全面潰散。

相較之下,George 則是 ”snake” 的專家。”snake” 是一種在擋拆時,持球者在掩護後,往後運球把持球防守者擋在後面,拉開沉退防守者與持球防守者兩人空間的破解方式。防守者雖然也知道 PG 是蛇行的專家,然而後者卻能充分運用這一點,輔以進出運球 (in-and-out) 以及後撤步,製造更多出手空間或甚至伺機傳球。

Gobert 和爵士全隊的外圍防守者該如何面對 Leonard 和 George 的擋拆挑戰?反過來說,快艇能否靠著兩位擋拆高手使得爵士的嚴防形同虛設,將決定他們能否以下犯上;另一項影響系列賽的要素,在於快艇究竟會走回例行賽的那套老路,讓 Ivica Zubac 重返先發中鋒位置,還是繼續使用讓他們得以擺脫小牛糾纏的「小球」陣容?

小球陣容幾乎讓快艇死裡逃生,將前場擺上 Leonard、Nicolas Batum 以及 Marcus Morris Sr.,讓快艇的進攻空間拉大,並且限制身材高大的、機動性差的 Kristaps Porziņģis、Boban Marjanović,防守端也不至於被背框或二波進攻整死;甚至於只要他們得夠多分,就算籃板被對手抓爆(如第一輪 G7),仍然可以贏下比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