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青春,長大後的煩惱—比利時足球國家隊

讓你猜猜現在FIFA排名的世界第一是誰?會是18年的世界盃冠軍高盧雄雞?還是在南美狂放的華麗森巴呢?答案都不是,是近年來令歐洲列強聞風喪膽的「歐洲紅魔」比利時。在14年的青春風暴下,當年的許多小毛頭都已經在各自的俱樂部獨佔一方,其中不乏許多豪門。能否打破在1980年前前輩們所創造的亞軍紀錄,成功等頂歐洲之巔,相信今年的他們準備好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Jason Denayer則是近年來在「歐洲紅魔」少數在後衛線上冒出的後起之秀。近年來在里昂的主力後衛補上其中一個三後衛的先發位置,對比利時的後防線有著莫大的挹注效果。其攻擊能力,在里昂的先發訓練,讓他有著對門框攻擊強大的慾望,不管是射門或是射正次數都是歐洲後衛的頂尖,加上95.4%的誇張高傳球成功率不管是在短距離(95.2%)或是長距離(90.5%)都是歐洲最頂尖的那群人,在被截斷的機會上場均也只有0.22次,在帶球過人上雖然次數不多,但你沒有看錯,這季他只要帶球過人一定能過的100%成功率;防守上,對於1對1的單防能力是相當優異的,僅僅有0.25的被過次數,對於犯規上也是相當節制的使用0.7次的犯規與整個賽季下來只有1張黃牌,都可以看出他謹慎的態度,但是在對於高空球和清球上便不是他的強項,多少需要靠比利時「二老」來幫助補位和防守。總體來說3中衛上需要一人幫忙帶球上前的進攻會是他來幫助,減少Vertonghen、Alderweireld的跑動,讓他們不需要擔心進攻的事務,對老化相當嚴重的比利時來說是相當大的助益。

Dedryck Boyata這位柏林赫塔的隊長,在去年從蘇超轉戰德甲,他的進攻方面的能力彷彿被打開開關一樣,5球1助攻的表現,傳球的能力上一樣是非常好的高手,尤其長傳成功率84.1%,讓比利時可以在反擊時迅速地展開行動,另外在護球能力上的強勢,也使他在這份比利時的名單佔有一席之地。Thomas Vermaelen在離開五大聯賽後仍然在日職聯有著不錯的成績,但是競技水準加上自己「玻璃」的身體,相信上場的時間不會被分配到很多,但是他長期的大賽經驗,相信更衣室的精神支柱就非他莫屬。

 

說穩固其實沒有那麼穩固,但是要說出哪裡重大的缺點卻也沒有的比利時防線,在其他線上有的世代交替,似乎沒有在後防發生,在明年的世界盃後比利時也該正視到此問題,這個青黃不接的局面該如何解決相信也是這讓批「黃金一代」能夠安穩退下的主要關鍵吧。

 

中場:

Timothy Castagne (Leicester)

Nacer Chadli (Istanbul Basaksehir)

Yannick Carrasco (Atletico Madrid)

Kevin De Bruyne (Manchester City)

Leander Dendoncker (Wolves)

Thorgan Hazard (Dortmund)

Thomas Meunier (Dortmund)

Dennis Praet (Leicester)

Youri Tielemans (Leicester)

Hans Vanaken (Club Brugge)

Axel Witsel (Dortmund)

 

中場上的4位人選有著相當多的人可以進行使用,不管是現下已經打出身價的幾位前輩De Bruyne、Witsel或是新一代要接班的「紫金三少」Praet、Dendoncker、Tielemans,都是現在在歐洲上甚至是豪門球隊的絕對主力,也讓紅魔軍團的戰力放眼歐洲也是令人畏懼的。

 

Kevin De Bruyne,「出租車」放棄的球星之一。身為現今世界第一進攻中場,不僅僅在曼城的體系下能夠有好的表現,在國家隊中從14年幫助Eden Hazard的進攻組織,到近年來可以說是與Eden Hazard成為比利時的雙核心也間接證明了他在球隊中的重要性。進攻上無可挑剔的6球12助攻還只是他出賽2/3英超比賽所繳出的數據,場均3.2的Key pass加上「20」次的Big chances creation,進球期望值上的0.39與自己在90分鐘內的平均進救球數0.39相同,更是歐洲之巔,左右腳的遠射攻門能力,加上一腳極品的自由球,在比利時面臨僵局之時會如利劍一般,見血封喉。傳球上憑藉著自己的創意、球商還有平衡的左右腳,讓他能夠傳出常常讓你意想不到的球,並且在傳球的終點上,通常都是落在禁區附近這種守門員難以判斷是否出擊的區域,在總共11.4次的威脅性傳球下,更顯得他能傳能射的恐怖威脅性,角球和自由球的戰術一定都是由他所開啟。另外,通常我們可以看到在過半場過後他身邊就會有2到3位的防守者進行盯防,原因是他在過了半場後觸球的次數46.6次,加上能有1.6次的過人次數,讓他能在進攻的威脅性更加提升。防守的狀態下,儘管沒有常常回到自己的半場進行幫忙,但是在敵方半場的8.6次施壓次數以及滑鏟次數,都讓他在高位逼搶上能保持不被打快速反擊的機會。攻擊火力強大的他,這次不幸的在歐冠決賽上有面部骨折的疑慮,能否健康上場,將大大影響比利時的攻防能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