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運動員的夢魘 ── 談精神疾病與憂鬱症的汙名化

從 DeMar DeRozan 陳述自己長期與憂鬱症奮鬥震驚體壇、Kevin Love 勇敢談論自己罹患恐慌症的經歷,到近期 大坂直美 因為憂鬱與心理健康問題引起軒然大波,似乎在揭示著體育界對於選手的心理層面問題的不夠重視。 然而,這樣的不重視並非無跡可尋。依我個人的看法,忽視心理問題的現況其實肇因於整個社會面對面對精神疾病的態度,使得可能的罹患者不敢向身邊的人傾訴自己所面臨的難關;為了避免被貼上標籤或是得到來自眾人的負面眼光,選擇隱忍或獨自面對而不願意尋求治療。

作者:Gauss

“ Just … dark. Dark and alone with my thoughts. EVERY SINGLE DAY.”── Kevin Love

    根據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美國精神醫學學會) 的數據指出,大約每五個人就有一位曾經罹患或是正在受精神疾病所困擾。這個比例其實並不低,但考量到絕大部分的患者都沒有接受正規治療,再加上精神疾病的種類亦非常多元,包括但不限於 較輕微的強迫症、畏懼症、恐慌症 再到歸類為重症的 憂鬱症、躁鬱症、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 已正名為「思覺失調症」),因此非醫學方面專業人士的普通人對於精神疾病恐怕難以有全面且正確的認知。

    更加遺憾的是,新聞媒體為了收視率與點閱率,經常使用聳動的標題、撰寫未經查證且偏頗的文字。不僅有些非醫學專業人士的記者會使用「疑似精神異常」、「精神有問題」等字眼,他們更於發生重大刑事案件、眾人人心惶惶時,試圖將精神疾病與罪犯進行連結;上述舉動不僅讓民眾對於精神疾病有了錯誤的認知,更使精神疾病及其患者遭受「汙名化」與不公平的對待。

    不僅如此,很多民眾(非醫學專業人士)也時常在日常生活中更透過文字與話語來進行對於精神疾病患者的歧視。許多人常常以「神經病」、「精神分裂症」來批評與咒罵他人。此舉不僅試圖將「精神疾病患者」與「非精神疾病患者(非精神疾病患者也未必正常,身上可能有其他疾病,畢竟人很難100%完全健康。)」區分為兩個不同的群體,更讓他人接收到你對於精神疾病狹隘的觀點、強化了聽眾對於精神疾病的刻板印象,使類似「罹患精神疾病是可恥的、是丟人現眼的」的想法在群眾間醞釀,甚至形成了集體社會意識。

    因為這些來自整個社會的先入為主想法,使得精神疾病被汙名化的程度與日俱增,導致可能的患者因為害怕被貼上標籤而不敢就醫或尋求協助,抑或是在尋求協助後卻使往後的人生遭遇不公平與不友善的對待。不過精神疾病患者更難康復的同時,不僅是他們個人受到影響,整個社會也變得更不健康,陷入惡性循環。

    可是,根據香港心理衛生會指出,其實絕大部分的精神疾病患者是偏向「被動、內向、退縮」的性格,他們是心地善良的;反之,有暴力行為的精神疾病患者佔病患者總人數不到百分之五,且大部分是由於「缺乏適當治療」所導致。

    也就是說,如果你曾經以精神相關疾病的用語來批評或羞辱他人,其實你就是使「精神疾病汙名化」的參與者之一;同時,因為「精神疾病汙名化」讓很多人畏懼接受治療,你也是部分暴力案件的隱形促成者以及隱形幫凶!

    因此,容我在此向正在閱讀本文的你呼籲:請不要加深精神疾病的汙名化!或許有些精神疾病相關用語已經成為您的口頭禪,很難改掉,但請為精神疾病患者盡一份心力,好嗎?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其次,我想稍微花點篇幅來討論在我的生活中最常被誤用的精神疾病相關詞彙 ──「精神分裂症」。首先,遠在 2012年時,台灣精神醫學會早已推動 Schizophrenia(精神分裂症) 更名運動。台灣精神醫學會更明確指出:疾病汙名已經成為精神分裂症患者康復過程中不可承受之重。 … 社會大眾及媒體對於「精神分裂症」的病名具有負面印象,社會汙名化現象普遍影響個案生活經驗與感受,「精神分裂症」已經被社會大眾普遍地汙名化,好像已經被當作某種不治之症、恐懼與羞恥的象徵,不被社會重新接受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在康復過程中遇到的最大障礙。

    因此,參考臺灣過去將 Dementia 由「老年癡呆症」更名為「失智症」的經驗,並依循翻譯「信、達、雅」的準則,將 Schizophrenia 的中文診斷名由「精神分裂症」更名為「思覺失調症」。從更名至今已經快要十年,如果你是今天才知道也沒關係,但是,請不要在隨意將精神分裂症這個詞彙加諸在他人的身上,因為這就是在增加該疾病被汙名化的程度。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