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運動員的夢魘 ── 談精神疾病與憂鬱症的汙名化

從 DeMar DeRozan 陳述自己長期與憂鬱症奮鬥震驚體壇、Kevin Love 勇敢談論自己罹患恐慌症的經歷,到近期 大坂直美 因為憂鬱與心理健康問題引起軒然大波,似乎在揭示著體育界對於選手的心理層面問題的不夠重視。 然而,這樣的不重視並非無跡可尋。依我個人的看法,忽視心理問題的現況其實肇因於整個社會面對面對精神疾病的態度,使得可能的罹患者不敢向身邊的人傾訴自己所面臨的難關;為了避免被貼上標籤或是得到來自眾人的負面眼光,選擇隱忍或獨自面對而不願意尋求治療。

作者:Gauss

    在上方的文字中我有提到,「思覺失調症」被歸類於精神相關疾病的重症。但是,「思覺失調症」其實算是重症中的常見者;根據精神病權威 Jim van Os 和 Shitij Kapur(2021年六月成為倫敦國王學院第二十一任校長) 指出,大約有 0.3%~0.7% 的人會在其生命中受到「思覺失調症」的影響,也就是說全世界的「思覺失調症」患者超過千萬。

    「思覺失調症」並非絕症,它是可以治療與復健的心理疾病。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精神科許豪沖主任表示:「汙名化的根源不在於名詞是在於人心,在於每個人心中對於瘋狂的不理解、恐懼、排斥、與否認,以至於每一次“正名”,最終還是免不掉被再度汙名化的宿命。 … 一個社會如何對待精神病患,反映出這個社會的文化發展水平。」

    誠然,我們無法給予精神疾病的患者什麼幫助,可是,我們可以不要在他們身上造成額外的傷害。展現出你基本的文化水平吧!

 

    值得一提的是,與社會普遍的觀點不同,其實精神疾病的患者很辛苦也很努力。以憂鬱症為例,該疾病肇因於大腦的神經傳導物質出現問題,與憂鬱症最相關的是 Serotonin (5-HT、血清素) 和 Norepinephrine (NE、NA、正腎上腺素、去甲基腎上腺素)。若上述的大腦的神經傳導物質分泌不足時,連感覺到「快樂」的權利都沒有,憂鬱症也就誕生了。

    我很喜歡 心理醫學專科的陳家倫醫師 對於憂鬱症病人的看法:「憂鬱症病人並不脆弱,事實上他們很堅強也很努力。在缺少血清素的情況下他們根本不能控制他們的思考,但是他們還是努力去嘗試所有能令自己開心的事。憂鬱症病人以自己的邏輯找出令自己開心的方法,但他們試過了所有方式都沒有效果,所以才會令他們感到絕望繼而自殺。很多人在勸告憂鬱症病人放棄自殺時,會對病人說:『自殺是不能解決問題的』、『自殺前想想你最愛的人和愛你的人』或『自殺會令你父母傷心』等等,但都不會有太大的幫助,因為其實他們也曾經這樣多次告訴自己,所以當旁人這樣告訴他們時,他們已經麻木了。他們其實已經很努力的找出讓自己活下去的理由,但是在缺少血清素的情況下,他們的努力都白白浪費掉了。」

    蒼藍鴿醫師也提到,憂鬱症其實也屬於一種「生理疾病」,而生病的部分在大腦。換句話說,憂鬱症和心臟病(心臟生病)、腸胃炎(腸胃生病)其實在某些層面是類似的。

    相信你不會對一位感冒的病人說:「你不要咳嗽、不要流鼻涕就好了呀。為什麼要發燒呢?發燒就是給自己增加痛苦呀!」那也請不要對一位精神疾病患者說:「你不要憂鬱、不要心情不好就好了啊。為什麼要想不開呢?想不開就是給自己增加痛苦呀!」

    還有,當你看到行為與你的價值觀差異很多的人或是你很討厭的人,相信你不會對他說:「你大腸有問題啊?你大腸癌呀?建議去看醫生治療一下。」那也不應該說:「你精神有問題啊?你精神分裂呀?建議去看醫生治療一下。」我能理解在想批評他人時,很難保持理性,但請別在罵人的同時,再讓精神疾病的患者也同時受害。他們所受到的冤枉、歧視、汙名化已經夠多了,能減少他們所背負與承擔的負面看法,不也是一件好事嗎?

    而且,精神相關疾病患者其實也可以很厲害。DeMar DeRozan 在如今三分球盛行的時代反其道而行,用中距離打出屬於他的成功,DeRozan 已經連續八個賽季場均得分超過二十分了呢!而五度入選全明星的 Kevin Love 也是聯盟中非常優秀的前場之一,他在 Minnesota Timberwolves 時期的單場 31分31籃板 至今談起還是讓人津津樂道。至於女子網球單打球后 大坂直美 不僅是新生代的硬地殺手,她未滿二十四歲便四度拿下大滿貫冠軍,未來肯定還能打出很多精彩賽事、締造許多旁人遙不可及的紀錄呢!相信也有很多讀者很欣賞這三位球員吧?其實,能對精神相關疾病不要有那麼多的誤解、以平靜且溫暖的態度去看待與討論精神相關疾病,也算是對於這些球員的一種支持!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