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運動員的夢魘 ── 談精神疾病與憂鬱症的汙名化

從 DeMar DeRozan 陳述自己長期與憂鬱症奮鬥震驚體壇、Kevin Love 勇敢談論自己罹患恐慌症的經歷,到近期 大坂直美 因為憂鬱與心理健康問題引起軒然大波,似乎在揭示著體育界對於選手的心理層面問題的不夠重視。 然而,這樣的不重視並非無跡可尋。依我個人的看法,忽視心理問題的現況其實肇因於整個社會面對面對精神疾病的態度,使得可能的罹患者不敢向身邊的人傾訴自己所面臨的難關;為了避免被貼上標籤或是得到來自眾人的負面眼光,選擇隱忍或獨自面對而不願意尋求治療。

作者:Gauss

    只不過,根據上方提及關於 美國精神醫學學會 的數據,大約每五個人就有一位曾經罹患或是正在受精神疾病所困擾。也就是說,很可能還有許多的球員也正在被精神疾病的陰霾所壟罩,甚至陷入了精神疾病的囹圄之中。當他們選擇勇敢表達自己正在承受的傷痛,其實代表這些球員很勇敢,他們願意犧牲小我去讓大家更了解、更正視精神相關疾病,哪怕他們得承擔更多的批評。

    能成為在最高殿堂效力的運動員無論有多良好的基因與與生俱來的天賦,還是經歷了數不盡的磨練與付出。在成為傑出的過程中,他們無可否認地培養了一定的抗壓性與挫折容忍力,但是最高殿堂的競爭與關注度所帶來的壓力與學生時期或是其他層級的比賽肯定判若雲泥。我們會遇到難關,運動員也會;並不是每一個球員都能在面對龐大壓力時還能泰然自若。而且,這幾年的科技與媒體發展非常迅速,球員所承受的壓力、關注也以我們難以想像的方式增加。他們或許沒有太多人可以傾訴,在社群軟體上的一舉一動也被放大檢視,心理層面所面對的問題很可能比生理層面還難熬。

    Kevin Love 在回顧自己與恐慌症共處的經歷時提到:「這事情還挺奇怪的。NBA 裡面有各種專業的人員,教練、訓練師和營養師們已經在我生命中存在了數年,但是當我因為恐慌症感到極度不適時,這些人卻沒有一個能提供我最需要的幫助。」

    作為看球者,當然會希望自己喜歡的球星能創造一個又一個的紀錄,一步一步邁向成為傳奇的道路;但是,在內心深處,球迷肯定希望他們的球星能健健康康的打球、享受在場上的每一刻。如果在賽場上征戰不能帶給球員享受與快樂,那他們取得再多成就又如何呢?那等於球員是用自己的辛酸與血淚,去完成球迷的期待與外界的標準,那何其殘忍,對於球員說又是何等折磨呢?

    大坂直美 需要退賽,那就退賽吧!那沒什麼。球員受傷時本來就應該好好休養,對於年輕的她來說,如果因為在場上硬撐,讓心理的傷加劇,那同樣也可能毀掉她未來的生涯。

    二級腿筋拉傷休四到八周、阿基里斯腱斷裂要休息一整個賽季,精神疾病要休多久我們不知道,但是我們能祝福球員早日康復,期待他們滿血歸來。

    球員可能在精神相關疾病中受苦,他們不說不代表他們不痛。多一點關懷、多一點體諒,多一點鼓勵、多一點讚揚;減少精神疾病的汙名化,從你我做起,好嗎?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