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6/12

體制應在做法之前,走向成熟職業聯盟之前的制度樓地板

為什麼台灣不要學NBA,甚至台灣不要學CBA 「什麼是NBA,這是在全世界最資本主義的國家裡面,玩的社會主義聯賽」

作者:hunight

 

每年B LEAGUE不僅公布章程和營運目標與手段,更公開每一隊的財務查核,具體數字和營運成效,連人事薪資比例和球隊預算如何掌握都在公布範圍之內,他們把球迷不只當作消費者,而是產業發展中非常重要的一份子,一開始的章程就明定球團球員三方架構的權利義務關係,短期中期長期目標與具體營運方向和如何實踐?球團投入規模和聯盟規劃,有沒有跟著市場規模走?日本透過制度化與透明化,成為他們實際執行的產業化手段,實際上不僅日本這麼做,澳洲從烏克蘭裔的Larry Kestleman買下NBL之後也是如此,他們推出很多因地制宜的條款,包含收編原有的地區聯賽,成為次級聯盟NBL1,加上薪資制度以挖回海外澳洲球員為目標,同時也能鼓勵澳洲球員前往更高層級挑戰,讓NBL在疫情前成為世界上僅次於NBA,進場人次最多的單一國家籃球聯賽。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可能是 1 人的圖像

很多人說這些國外體育市場和消費環境台灣追不上,確實或許B1不行,那B2總不會遙遙無期永遠看不到車尾燈了吧?實際B2大方向和大原則仍和B1走的是同一套制度,根據2019年資料,B2的平均支出是3.4億日圓,按照現在匯率才8500萬台幣左右,現在無論P. LEAGUE甚至其他台灣聯盟的球團,預算也是接近這個數字;澳洲NBL疫情前2019-2020的salary cap才143萬澳幣,大概比台灣很多球隊球員薪資預算還低,選秀和薪資上限是不是很重要?或許是,但永遠是發展中的技巧而不是主軸,那,台灣大方向又在哪?對於制度面的尊重足夠了嗎?制度出現問題是需要修正,還是如戴維斯一樣,可以藉由現存的問題修正制度的時候,卻只開了一個特例?

 

過去曾是B. LREAGUE高層,現任日本手球聯盟代表的體育專業經理人葦原一正說過,聯盟一開始的章程架構就決定了90%這個聯盟能走多遠,一開始沒訂好就回不了頭。過去一整年很深刻體認到,職業聯盟沒有先求有再求好這種東西,尤其在台灣,如果先求有,接著就是不求好了,聯盟事務的具體大方向該抓穩就不能退,如果一開始只求有不求好,那永遠職業聯盟都是走在過渡期。

請繼續往下閱讀
葦原一正(左)

文章開頭一年前,發在臉書的文章其實大概都有點到這些重點,我覺得還是有值得一讀之處,這篇談論的是職業運動地板永遠比天花板重要,先有了底有了根,才能往上發展,那台灣職業籃球的地板,搭好了嗎?

 

有關這項議題更深入的討論,也歡迎點選本期運動視界啪

EP.49–「聯合選秀」根本就是個完全沒常識的提議! feat. baller籃球誌主編小古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