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你的後場每一回合都被打爆了,那其實是沒什麼好談戰術的。

簡而言之,這個系列賽的主題就是:金塊的後場是直接被打爆了。這是有數據可以依循的。 金塊在季後賽的9場比賽都沒有改變他們的先發陣容——F. Campazzo | A. Gordon | N. Jokic | M. Porter | A. Rivers。這組合總共使用了高達150分鐘,讓對手打進了137球,在本季季後賽所有使用超過20分鐘的組合中排名第一;對手投籃命中率51.7%,則是排名第11高,除了已經被淘汰的灰熊之外,前10組都沒有使用超過60分鐘;讓對手投進40顆三分球,也是排名第一(命中率38%,第17);讓對手有效命中率來到59.2%,排第12;他們使用這個陣容累計輸了40分,排名第2。

作者:Dexter

fb - Ryan Ko

好文,原以為Murray的金塊還是能跟太陽五五開,沒想到後場差距這麼大,今天完全拿CP3不是辦法

siltechhsu

分析得太好了!今年金塊的後場在Murray受傷後防守真的弱爆了, 進攻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 常常在Joker主導的半場陣地戰中, 球傳著傳著就突然停滯了, 如此呆板的進攻想突破實在很難啊........

銀河

我是認為用太多資源放在鋒線上Jokic/Porter/Gordon/Millsap,跟現在聯盟的趨勢大相逕庭。攤開後場陣容自從Murray受傷後,剩下的後衛你也不能要求太多。

高涵謙

畢竟直到去年季後賽,聯盟都是由鋒線統治,湖人、熱火、塞爾提克這些挺進分區決賽的球隊都具備兩名頂級鋒線,沒有想到湖人、熱火、塞爾提克首輪淘汰,Jamal Murray 又受傷倒下,金塊就變成如今這樣頭重腳輕的情況

Down Page

可惜Jamal Murry受傷注定了金塊今年勢必飲恨的命運、只能寄望明年了~~~ 希望Murry狀態可以完整回復,不然影響的就不只是一年了

Yikang Chen

其實上一輪湖人AD受傷後,湖人的後場也是被打爆,所以防守問題不全是金塊後場守不住,一是太陽高位擋拆後,joker受限移動速度,無法像AD一樣兼顧延遲和退防,二是金塊的輪轉防守紀律性不夠,上一輪湖人的防守輪轉很好,所以在湖人放棄前其實太陽的外線並沒有打開。

巴克利在金塊和太陽系列賽G2結束後,不無有明顯立場的說道,「這場比賽讓我想起那天公鹿那場,他們就是放棄了,比賽結束了,不再競爭了。這讓我失望,因為沒有什麼能像季後賽一樣了,第一場被痛扁後,然後約基奇前一天拿到MVP,然後上場打得一點也不努力,他們之前在下半場完成過一些逆轉,但是他們今日放棄了。」

但是,金塊是有想過要好好反彈的,畢竟他們都讓巴頓(Will Barton)回歸了,總會想試一試的。然而這輪系列賽的三場比賽,丹佛一直打得很掙扎,甚至你能理解巴克利為什麼這麼說——這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西區第2和第3種子之間的交手。

雖然進攻端問題很大,但我們可以來說說防守。太陽幾乎人人在外線舉手就是空檔,原因在於金塊先發後場一步就被過,當你後場被人捅穿時,你的防守戰術是不可能做出來的,就是不可能。

內線被打爆了,那還可以上包夾,外線被打爆了,情況就非常嚴重。因為在當今三分球的年代,你要包夾外線持球者,勢必會造成人員過度往一側傾斜,這時候只要對手能做好轉移球——球一定動得比人快——那就可以輕易的在另一側獲得投籃機會。

坎帕佐(Facundo Campazzo)、莫里斯(Monte Morris)、瑞弗斯(Austin Rivers)這三名矮後衛在這個系列賽守不住任何人,波特則是單防能力極差的鋒線,他們看起來對自信心爆棚的太陽後場毫無辦法。他們去年解決不了米切爾,今年也很難解決布克。

但是去年金塊的半場陣地戰是無法限制的,今年則可以;因為在三分球的時代,要快速且大量的得分,需要一名射術頂級的外線砍將,但穆雷(Jamal Murray)季後賽無法打,這也是約基奇唯一的弱點。

不過無論如何,金塊不應該在這一場輸得這麼慘,很難相信艾頓能限制助約基奇的說法,後者得打出他的競爭力。至少,他們不該在主場結束掉這個系列賽。

第四戰金塊一定會打得非常努力,但悲觀一點的說,很難看到有什麼原因他們能不被橫掃。

 

如今想起來,去年格蘭特(Jerami Grant)的離開確實是影響了金塊這一季的結果。這也是為什麼爭冠球隊總是不建議變更陣容。

事實上,格蘭特去活塞,金塊是非戰之罪,因為球隊不可能讓一個進攻效率如此低效的球員增加出手比率,何況波特(Michael Porter JR)的潛力肉眼可見。因此雖然很可惜,但最終只能看著前者離開丹佛。但必須要強調的是:格蘭特的離去傷害沒有那麼大。戈登(Aaron Gordon)已經補上了他攻防兩端的空缺,兩人的數據攤開一比,相差無幾。

真正可惜的是,金塊在和魔術的交易之中,必須要送出哈里斯(Gary Harris)、漢普頓(RJ Hampton)和一個首輪選秀權。戈登今年的薪資是1813萬,比格蘭特略為便宜,所以金塊在這次4號位的變動中所經歷的其實就是在用同樣的錢換來一名攻守能力差不多的球員,然後犧牲掉自己一個先發鋒線、一個潛力新秀和首輪選秀權。

特別是哈里斯,去年正式在他回歸之後,金塊才在首輪展開了1:3反擊的序幕,他的防守是金塊鋒線重要的要角,上季的季後賽當他投進2顆以上的三分球時,球隊4戰3勝。

他走人的時候,剛打出新秀年後生涯最差的一個季賽,看起來也沒有什麼潛力可以再兌現,因此礦迷沒有太過感傷;然而有些人就是這樣,直到他離開你才能感受到他的好。畢竟我們所說的球隊是一個有機體,每個組織是難以分割的;而不是像工廠那樣可以量化成一個一個零件,硬體都經過標準化可以隨插隨用。

更重要的是,那時金塊的防守還有聯盟中游水準,雖然三分球防守差了一點,但前場高度夠,有米爾塞普、格蘭特、約基奇、普拉姆利;後場有對抗,巴頓、哈里斯、克雷格和穆雷。今年在穆雷和巴頓受傷後,他們被迫擺上了一個非常矮小的後場,加上火力不足使得波特的上場時間沒有調整性,這樣的陣容太偏激,太重攻輕守、容錯率太低。

首輪面對聯盟防守墊底的拓荒者,還可以靠著強悍的半場進攻轟贏對手;次輪面對兩大後衛狀態爆棚的太陽,就沒這麼好過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