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6/14

Pete Alonso提偏激陰謀論 反映的是球員不信任大聯盟官方

Alonso認為美國大聯盟,會依據該年年底即將成為自由球員中的投野手比例,去決定比賽用球的規格。如果該年有較多的頂級投手即將成為自由球員,聯盟就將彈性係數調高,反之亦然。Alonso的指控不見得屬實,但卻透露出了一些警訊:那就是現今大聯盟選手,普遍對於大聯盟官方是處於非常不信任的態度。而這樣的態度,對於年底即將進行的勞資協議談判絕對是莫大的威脅。

阿蘭

昌哥,其實有個『遊戲難易度』可以調整,不用調POWER調老半天。

大都會隊明星一壘手Pete Alonso最近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提出了一個相當特別的觀點:他認為美國大聯盟,會依據該年年底即將成為自由球員中的投野手比例,去決定比賽用球的規格。如果該年有較多的頂級投手即將成為自由球員,聯盟就將彈性係數調高,反之亦然。藉此影響球員在合約年的數據,以降低各球團在自由市場的成本。

此言論一出,第一時間就遭到自家球隊總管Zack Scott的駁斥,Scott表示:「球隊評價、衡量球員表現的方式,是看相對水準的,所以我們不會被進攻數據變超高或超低所迷惑,我們看的是球員相對於整個聯盟的表現,所以這不會影響怎麼球員怎麼被評估、支薪。」。

ESPN的知名棒球記者Buster Onley,也在他的podcast中也提出了反對的看法,他更進一步提出在超級彈球年2019年季後的自由市場裡,領到最大張合約的兩名選手都是投手,分別是洋基隊的Gerrit Cole以及國民隊的Stephen Strausburg

雖然Alonso對於聯盟的指控不見得屬實。這卻透露出了一些警訊:那就是現今大聯盟選手,普遍對於大聯盟官方是處於非常不信任的態度。而這樣的態度,對於年底即將進行的勞資協議談判絕對是莫大的威脅。

大聯盟在本季結束之後的勞資談判,是休賽季的最大重點,將左右接下來數個球季的運作。
左為代表大聯盟資方的大聯盟主席 Rob Manfred,右為代表球員方的球員工會主席 Tony Clark。

大聯盟在2018年買下棒球製造商Rawlings之後,每一年的比賽用球感覺都不太一樣,從2019年的彈力球,到今年球的彈性係數則是明顯的下修。在我看來,這絕對是刻意調整的結果。但是我認為調整原因並不是如Alonso所說的,要試圖影響自由球員身價,而是大聯盟官方希望在投打天平兩端之間,找出將球賽精采度最大化的一項實驗。

有在玩MLB The Show或任何棒球遊戲的朋友一定都有以下經驗:如果你在遊戲中都打不出全壘打的話,那麼你就會去遊戲選項中將打擊力量往上調整,但如果調太多,全壘打滿天飛讓遊戲變得不真實的時候,你就會再將該數值向下調整。在反覆幾次這樣的步驟之後,漸漸地找出適合自己的遊戲難易度。

與遊戲不同的是,大聯盟針對比賽用球所做的改變及調整,影響到的是近千名活生生的大聯盟球員。這其中有剛登上大聯盟試圖站穩的年輕選手,也有追求累計數據以及歷史定位的明星球員。而比賽用球對於球員成績可能的影響之大,從今年大聯盟以及中華職棒在換掉彈力球之後,打者的成績都可以明顯的看出來。這也難怪球員們會對聯盟頻頻更換比賽用球頗有微詞。

今年春訓期間,統一獅隊洋將猛威爾(Tim Melville)在被媒體問到有關台灣更換比賽用球時表示:

「美國也常常換球啊,他們不會特別公告,但中職至少有告訴大家,我覺得滿好的。」

猛威爾。(運動視界圖輯)

而另外一位洋將泰迪(Teddy Stankiewicz)也補充道:

「通常都是我們投了感覺有換球,他們才會說明確實有換球,所以我們滿習慣這件事的。」

泰迪。(運動視界圖輯)

從這兩位近年來都還有在美國職棒高階層及出賽的選手的發言中,可以證實大聯盟的確有在未告知選手的情形下更換比賽用球,也可以感覺得出來,選手對於這樣的作法是有些無奈的。

Pete Alonso的陰謀論雖然聽起來有點偏激,但考慮到Alonso在球隊的地位以及他勇於發聲的個性,這個想法很可能不是他一個人憑空想像出來,而是已經在球員間流傳有一段時間的。只是剛好藉由Alonso的口中公開的說了出來。

去年在疫情之下,勞資雙方為了復賽的各種細節吵得不可開交,關係也陷入緊張。Pete Alonso在這個時候提出指控聯盟的陰謀論,它代表的是許多球員現階段對於聯盟的看法:充滿著不信任,甚至是敵對的位置。

勞資談判對大聯盟的運作非常重要,規範了勞資雙方各自的權利義務和職責,也是確保彼此能對聯盟運作取得共識的方式。

大聯盟主席Rob Manfred為了挽救棒球的人氣,做了不少的實驗,也提出了不少的點子。但是,在他能夠說服球員工會接受他的提案,甚至願意好好跟他談之前,他必須先挽救他在球員心中糟糕的形象。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