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法網》陷入逆境臨機應變 Djokovic完成滿貫雙全

在四強擊敗紅土之王Rafael Nadal之後,世界球王Novak Djokovic在決賽遭遇了新生代好手Stefanos Tsitsipas的嚴苛挑戰,歷經五盤大戰後以輸二贏三之姿逆轉勝,成為公開化年代第一位在四大滿貫都至少兩冠的男子單打網壇傳奇。

作者:Benny Ice

而在今年羅馬大師賽,Tsitsipas在這場八強賽一開賽就氣勢如虹,卻因為雨勢過大而導致比賽中斷。以4-6、1-2落後的Djokovic重整旗鼓後,在隔天回破了對方發球後,最後在三盤激戰後獲勝。

因此,在這場決賽前只論雙方在紅土的戰力以及近況,兩人真的是旗鼓相當。不過Djokovic在經驗上很顯然地比對手更為豐富,而這也成了他逆轉的關鍵。

之前談論Tsitsipas和Zverev那場四強賽時提到,Tsitsipas的正拍是他用來攻擊的利劍,而反拍則是用來延續來回的盾牌。在最近兩場紅土對戰中,Tsitsipas的對角反拍所製造的上旋讓他可以與Djokovic的雙手反拍在底線僵持,而那兼具球威和安全感的高轉速正拍,在雙方正拍對角互抽時可以把Djokovic拉出場外。

Djokovic今年法網的正拍,其實表現算滿優異的,尤其上一輪利用對角正拍擊垮Nadal反拍的表現,更是生涯代表作。但是面對正拍球質和球威凌駕於上的Tsitsipas,Djokovic的對角正拍在前兩盤明顯被壓著打。因此,從第三盤開始,Djokovic就改變策略,開始運用更多的直線或是inside-out正拍,而且還會變換速度和過往高度,試圖擾亂Tsitsipas的反拍。

Djokovic正拍路線分布變化

 

對角

直線

第一、二盤

55%

45%

第三、四盤

45%

55%

雖然Tsitsipas的單手反拍不錯,但面對Djokovic的壓迫,尤其是直線的加壓,Tsitsipas單手反拍的抵抗力也漸漸下滑。前兩盤底線反拍抽球只有兩個非受迫性失誤的Tsitsipas,在最後三盤發生了總共11次。而且一再被迫要反拍出手的Tsitsipas,也因此無法多加利用正拍來調動對手。但Djokovic也不是瘋狂打點反拍,而是他會先主動去攻擊反拍後,因為Tsitsipas站位已經偏在反拍位置而露出了正拍空檔,此時Djokovic就位在加壓打向Tsitsipas正拍的大空檔,逼迫Tsitsipas的正拍只能夠防守,而當回球偏短時,他又可以再轟炸Tsitsipas的反拍。而一旦比賽變成是由Djokovic主導來回的節奏和情形後,Tsitsipas要反撲的機會就漸漸變小。

除了改變正拍球路方向,Djokovic在這場比賽之所以獲勝還有另一個關鍵變策,那就是小球的運用。Djokovic從生涯初期到現在,其實都算是很喜歡運用小球戰術去破壞對方的節奏。甚至他偶爾也會走火入魔,和去年法網決賽一樣過度使用而付出慘痛的代價。

這場比賽的勝負,也是受到小球的運用時機影響。在前兩盤,Djokovic分別使用了8和6次小球,雖然說位置大多不錯,但是頻率過高造成Tsitsipas一發現自己在底線有點太後面而Djokovic準備小碎步看似要打反拍時,就已經準備向前衝刺。所以Djokovic在第三和第四盤時,就分別只有5與1個小球的揮擊,把重點放在底線主動調動上。等到了第五盤Tsitsipas因為身心狀態下滑而漸趨保守時,看準了對方站位已經不像前兩盤這麼向前,又再次把小球搬出來,用7次小球讓Tsitsipas疲於奔命。

若要說雙方差距最大的關鍵點,就是在對方發球時短回合的得分效率。當發球者在自己發球後0到4拍的回合中取得很大的優勢,那麼表示他能有效在發球後很有效率地快速取分;相反地,如果是回發者在這般回合佔上風,這就表示回發者對發球者的威脅很大,發球者也相對比較弱勢。兩人整場比賽的比例如下:

 

Djokovic

Tsitsipas

發球者得分

77.14%

71.13%

回發者得分

22.86%

28.87%

從整場比賽來看,Djokovic在自己發球時短來回的得分效率,是略勝Tsitsipas。但如果我們再去看雙方在第三盤之後的數據,那差距就更明顯了:

 

Djokovic

Tsitsipas

發球者得分

83.33%

63.33%

回發者得分

16.67%

36.67%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