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20

〈冰球〉NHL 史上最著名的爭議事件:影響 1999 年冠軍的禁區判決

1999 年決賽的第六戰,星辰和軍刀打出一場史詩大戰,兩隊打到三度延長才分出勝負,然而,比賽最後「Foot in the crease」的畫面,卻成了 NHL 歷史上的著名爭議之一。

作者:Darco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凌晨兩點半左右,聯盟終於出面解釋,裁判部門主管 Kyle Lewis 表明聯盟有透過重播畫面檢視 Hull 的進球,官方結論是 Hull 的進球有效,史坦利盃確定由星辰奪下。但是,Lewis 隨後的解釋卻造成了更多的困惑。

先回到前述的禁區規則,這項規定開始實施後,平均得分出現明顯的下降,卻也造成比賽過程的頻繁延宕——由於比賽節奏非常快,裁判經常需要透過重播來確認進攻球員的位置——加上許多進球被沒收,顯著影響了比賽的精采度。因此,球界對於這項規定出現許多批評,不少人直稱這是一個愚蠢的規定。

為了改善比賽的流暢度,聯盟也有意修改這項規則,到了 1998-99 年球季,聯盟在球季前縮小了禁區面積,到了例行賽最後一個月時,聯盟發了一個不公開的備忘錄給所有球隊:

如果進攻球員掌握球權,同時在禁區裡,結果是進球有效。

如果進攻球員進入禁區之後,球權有出現變動,然後進攻球員才進球,結果是進球不算。

「他可以有一隻腳在禁區裡、同時進球算嗎?可以。」Lweis 解釋,由於 Hasek 擋住球之後,並沒有覆蓋住球,因此 Hull 依然掌握球權,根據備忘錄的規則,Hull 的左腳是被允許踩在禁區裡的,因此他的進球是沒有問題的。

可想而知,軍刀完全無法接受這個說詞。「如果有人在球進之前進入禁區,得分就不算,整個球季都一直發生這種情況。」軍刀後衛 Jay McKee 質疑聯盟為什麼選擇不同的解釋方式。在當年季後賽前幾輪的賽事裡,也都是以「進攻方在禁區裡,進球不算」為依據判決,星辰也曾經是進球被沒收的那方。

然而,這個球季的最後一次進球、當年的「冠軍分」,聯盟卻引述了一個不一樣的規則,而且是根據一個私下發出的備忘錄。「我們不是在抱怨,但規則就是這樣。以這樣的方式結束,對我來說真的是太心碎了。」McKee 說。另外,許多球迷就批評聯盟根本是害怕收回比賽的後果,才做出這個決定。

球季結束後,軍刀在水牛城舉辦了感謝球迷的活動,輪到 Ruff 上臺時,他對著臺下滿滿的水牛城球迷說:「最後,我要送給大家兩個字,來總結這個夏天。」他停頓半晌後吼出:「No Goal!」。從此之後,軍刀球迷、還有認為 Hull 應該被判違例的人,都稱那場比賽為 The No Goal Game——進球不算的那場比賽。

爭議事件不可避免地成為當年決賽的最大焦點,蓋過了雙方的精采表現、Hasek 和 Belfour 的守門大戰、甚至是這些球員對於冠軍的企圖心——兩隊之中都有許多球員是負傷在比賽的,Hull 便是其中之一。

無論如何,星辰確定拿下了隊史首冠、也是美國南部的第 1 座史坦利盃,Hull 也終於可以舉起史坦利盃了。「當我離開聖路易的時候,許多人說:『如果 Brett Hull 在你的球隊裡,你就絕對不會獲勝。』」Hull 回想起從藍調到星辰的變化:「有誰小時候不會坐在冰上、夢想或假裝自己射進那一球?在現實裡做到這件事情,實在是太特別了。」

Brett Hull relives the surreal moment of scoring the 1999 Cup-winning goal  - YouTube
Brett Hull 在星辰終於如願舉起史坦利盃|NHL

爭議之後

當年球季結束之後,NHL 決定著手修改禁區規則,變成「如果沒有犯規、對於進球沒有影響,就沒有重新檢視的必要」,放寬後的制度確實比較合理,但是,也很難不讓人聯想到決賽發生的爭議。

不過,場上的爭議不可能完全消失,而水牛城在隔年季後賽就遇到了「第二次」No Goal:在第一輪第二場賽事,對手費城飛人左翼 John LeClair 突破 Hasek 的防守得分,當下只見 Hasek 非常困惑。在轉播單位調出畫面後,發現 LeClair 的進球是從側邊的網子進入球門,軍刀等於是掉了一分冤枉分。結果,軍刀以一分之差輸了那場比賽,幾天後就被飛人淘汰出局。

到了 2001 年,軍刀雖然再次晉級季後賽,還是只能走到第二輪。球季結束後,Hasek 向球團提出交易的請求,希望自己可以去別支球隊追尋冠軍夢,當時亟欲延續王朝霸業的紅翼正在尋求更好的守門員人選,便出手將 Hasek 交易過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