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太空計畫已經失敗,為什麼還要執著於登月艇的用途呢?

如果出於關鍵時刻相信自己最好、最有經驗的幾個球員,而讓洛培茲上場,這樣的理由完全可以接受和理解。但重點在於布登霍澤也不知道他自己把洛培茲擺在場上是要產生什麼樣的作用。他在這場比賽的最後時刻大部分時候在攻防兩端都遠離禁區,防守時他要守到外線,進攻時要拉出去給揚尼斯切入的空間。我們不禁要問,既然他根本無法發揮自己的優勢(已經不是浪花大山了)那為什麼不乾脆換一個外線球員呢?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阿波羅13號》裡面有一景,當吉姆·洛維爾等三名太空人因氧氣瓶爆炸、受困在宇宙時,製作太空梭的製造商代表還對於是否利用登月艙來幫助他們逃生有所疑慮,他說:「這東西製作來不是這樣使用的。」此時飾演指揮官的艾德·哈里斯回了他一句,「我不管他是什麼東西,我只要我們的人回來,ok?」

有時候就是這樣,物盡其用當然是一種理想,但有時候必須要更實際一點。既然那時登月計畫已經失敗了,那為什麼登月艙的設備不能拿來做為別的用途嗎?現在前方目標只剩下直直一條,那就是幫助三名太空人平安回家不是嗎?

一向有點吵鬧、更像是綜藝節目,而不是像是認真的聊球節目的《Inside the NBA on TNT》,來賓的構成其實很有趣。常常被當作是反指標的巴爵士(Charles Barkley)其實是唯一會講點有內容東西的人;厄尼(Ernie Johnson)就是插科打諢的主持人,沒什麼特別的;俠客(Shaquille O'Neal)專門和巴克利唱反調,製造節目效果。肯尼(Kenny Smith)最特別,就如一個國外球迷所準確說的那樣「他總是說了很多,但其實又一句話都沒說」。這不就是藝人明哲保身的最佳範例嗎?(不過肯尼的笑說有種感染的魔力,這就足以讓他拿百萬年薪了)。

在籃網和公鹿系列賽G5賽後,巴克利這次問到點上了,他鄭重其事的問格林(Jeff Green)「會不會很驚訝對方用洛培茲(Brook Lopez)守了你整場,而且棄用了更好對位的波提斯,整場不打小球?」

格林這時候有點裝的說「我真的不在乎」,通常受訪者只有在快被問到核心問題時才會是這種惹人生厭、好像你欠他一百幾十萬的態度。

這樣顯而易見的錯位持續了整場,推特上到處是調侃洛培茲在擋拆後換防到杜蘭特的梗圖,只有布登霍澤一人看不到。

喬納森·塔克斯(Jonathan Tjarks)過去分享過一個預言式的故事,他表示自己在2012年總冠軍賽期間曾經問時任雷霆教練的布魯克斯(Scott Brooks)是不是應該把帕金斯(Kendrick Perkins)換下來,以更好的應對熱火的小球。後者回答他陣容怎麼樣不重要,重要的是球員要打出態度和心氣。多年後他回顧這件事,有點不留情面的說道,「雷霆陣容到底怎麼樣都不重要,只要布魯克斯繼續執教,我知道他們永遠都拿不了冠軍。」

而我們如今回首,確實是這樣。雷霆有4年的奪冠窗口,但他們總是因為奇妙的調度葬送機會,有時候適用塞福洛沙(Thabo Sefolosha)去守托尼·阿倫(Tony Allen)、有時候是整個系列賽擺上亞當斯(Steven Adams)面對73勝勇士(當然這是已是多諾萬的鍋了)。

 

沒有人會蠢到無視洛培茲在這幾季例行賽帶給公鹿攻防兩端的巨大作用,例行賽進攻者在他對位下命中率會掉3.2%;他在干擾出手(CONTESTED SHOTS)方面的所有數據霸榜,整季完成1185次、場均16.9次,每36分鐘22.4次都排名聯盟第一。

但我們也每注意到他這一季的掩護助攻僅有147次,每36分鐘卡位數字為3.6,都算不上是出色,但是他是這方面的箇中好手。原因在於他和揚尼斯各自瓜分掉了彼此的工作,如果一個人可以做好的事情,為什麼非得要兩個人去做呢?

洛培茲在這組對戰組合,不應該打這麼長的時間——不要誤解這一層意思——他是球隊前4好的選手,甚至高階數據也證明他在場上公鹿的表現會好得多。但是這個系列賽密爾瓦基得頻繁受困來自對方給的錯位試題,這位213公分的長人在這時候顯得過於緩慢了。

本季季後賽在洛培茲防守下對方防守球員的三分球命中率要增加4.6個百分點,而在這項數據上康納頓(Pat Connaughton)則是-7.9。在15日晚上讓後者去打完第四節,看起來是更好的選擇。

公鹿丟掉了他們本該拿下的G5,如果他們最終輸掉了這個系列賽,那布登霍澤要扛下最大的責任。沒有理由該讓洛培茲每一場都打那麼久,特別是今天。

我們當然知道洛培茲可能是本季防守最優秀的幾個中鋒,然而在和籃網的系列賽,他英雄無用武之地。無論是格瑞芬(Blake Griffin)還是格林(Jeff Green),只要拉出去砍外線,他都是無法對位的。而在進攻端需要有更多外線攻擊來援護揚尼斯的情況下,公鹿應該要多打小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