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 Playoffs》輸給沒有Leonard的快艇 爵士該如何面對淘汰危機?

如果是因為傷病而出局,爵士也莫可奈何。這就好像面臨一場考試,破解三分卡彈的問題爵士會寫,只是沒辦法作答而已,因為他們的筆沒水了。

作者:Hung Ku

G5賽前,傳出快艇主將Leonard因為ACL傷勢無限期缺戰,對方少了當今數一數二的進攻機器,對爵士來說這場應該是能穩穩拿下的勝利,殊不知居然在猶他鄉親父老面前慘遭逆轉,最終面臨被聽牌的劣勢,到底爵士陷入了什麼泥淖,讓他們在系列賽二連勝後苦吞三連敗呢?

 

三分卡彈

 

上半場爵士的三分命中率為56.7%,30投17中,轟下65分,要知道整個上半場總共也只「出手」了37次,也就是說他們僅有7次出手不是三分球,造就了這個奇耙的Shot Chart

 

到了下半場爵士的手感則是完全不同的光景,三分24投3中,命中率是低到誇張的12.5%,是Lue拿出了非常厲害的防守戰術壓箱寶嗎?筆者認為不是,雖然快艇的確有改變防守策略,但爵士自己創造的空檔投不進也是一大主因。撇開Mitchell的9投1中不說,快艇今天一樣對其採取包夾策略,末節太多英雄球導致其命中率是個悲劇並不意外,但O’Neale的5投盡墨以及Ingles的2投0中令人無奈,這兩人獲得的外線出手機會都是空檔,特別是前者,例行賽好歹也有38.5%的命中率,面對下半場的外線空檔卻接連無法把握,令人遺憾。

 

很多人會說,爵士是否該改變進攻策略,不應該窮得只剩三分一招,這個問題如果是建立在Mitchell和Conley都健康的狀況下的話,答案當然是肯定的,不用等球迷說,爵士發現手感不好就會自己調整了。不過今天兩大強勢的持球點都因傷無法發揮,當三分手感下滑自然會輸球。

 

現在爵士是否該更改他們選擇的極端三分進攻策略,筆者認為,如果空檔出現,就還是得投。在Conley回來之前,爵士仍舊應該繼續製造外線出手的機會,這是他們打了一整個球季的系統,不可能在季後賽突然說改就改。如果下一場Conley依舊無法回歸,那爵士可能還是得維持這場的打法,畢竟Mitchell不可能突然雙腿恢復健康、Clarkson不可能瞬間練出切入單打、O’Neale也不會赫然發現自己有自主進攻能力。

 

如果是因為傷病而出局,爵士也莫可奈何。這就好像面臨一場考試,破解三分卡彈的問題爵士會寫,只是沒辦法作答而已,因為他們的筆沒水了。

 

Gobert的撲與不撲

 

相信大家一定有看到精華中有一球,是Gobert在底角撲出去面對快艇新秀Mann然後被切入顏扣,這絕對會造成大家的刻板印象是Gobert又在雷爵士的防守,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雖然今天Gobert有一些防守選擇的確不佳,但整體來看面對快艇的五小陣容他對於漏掉的外線空檔還是有起到干擾作用。在這邊提供大家一個數據,今年Gobert面對三分線的進攻Diff%是-16.3,非常棒的數字。筆者認為他已經盡可能地在鎮守禁區和外線協防做平衡了,要說他是場上的漏洞,那言過其實了。

 

爵士真正的問題,不是Gobert撲出去外線之後和Gobert對位的那個球員會不會進,而是Gobert離開禁區後,猶他該怎麼保護自己的禁區和籃板球。是不是該選擇讓Gobert一直待在禁區附近而選擇性放掉快艇的外線,是Synder必須思考的。

 

Mitchell的狀態

 

今天Mitchell只拿了21分,場上也以傳導和外圍投射為主,少了之前的侵略性,可以看出來腿傷對他造成的影響。

 

現在爵士已經在懸崖邊了,在少了Leonard這個單防與協防的怪物後,筆者認為Mitchell在關鍵時刻應該更強勢的主導球權,雖然稀釋球權是筆者在G4賽後的建議,而這場爵士也確實這麼做了。不過,在第四節這種關鍵時刻,如今天面對Jackson無解的投籃手感,Mitchell還不跳出來主導進攻,依舊依靠團隊的外圍投射的話,那麼爵士的勝負非常吃當天角色球員的投籃手感,顯然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當然,這些是建立在Mitchell的身體能讓他跳出來的前提下,以他個人的鬥志和過往的歷史,現在的他或許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吧。

 

爵士快艇系列賽進行到此,雙方的牌已經打得差不多了,如果Conley還是無法上場,那麼當天兩邊的「外線手感」將是決定勝負的重要因素。就今天的比賽內容而言,下半場爵士還是有很多機會沒有把握,就看G6能否觸底反彈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