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8

馬尾女孩的逆襲 — Becky Hammon

在聖安東尼奧有幅彩色壁畫,壁畫的最上方,寫著巨大且顯眼的『Never Stop』,彷彿就在訴說著Hammon的奮鬥人生——沒有停止過對於夢想的追求,面對阻礙也從來沒有停頓下來。

作者:Oakjam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段期間,NBA聯盟陸陸續續地空出了一些總教練的職位,像是波特蘭拓荒者隊、奧蘭多魔術隊、波士頓塞爾蒂克隊,然後就在昨天一個晚上的時間裡,紐奧良鵜鶘隊和華盛頓巫師隊也紛紛與自身的總教練分道揚鑣。這樣的變動,對Becky Hammon來說,是個契機,儘管她早已在2018年時也試過參加NBA球隊總管的招聘面試——那時候是密爾瓦基公鹿隊。

 

Hammon追逐著成為NBA球隊首位女性總教練的道路上,在她多番的努力與堅持下,其實也締造了無數個里程碑。2014年,當Hammon被聖安東尼奧馬刺隊總教練Gregg Popovich聘用為助理教練時,那是自2001年擔任克里夫蘭騎士隊的助理教練的Lisa Boyer之後再次有女性成為NBA球隊的助理教練,而值得一提的是,Boyer的職務並非全職,而她在騎士隊一個賽季以後即轉任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的助理教練,Hammon則一直在馬刺隊任職,直到現在。

 

一年之後,馬刺隊宣布Hammon會在夏季聯盟執掌總教練一職,那是NBA歷史上的第一次。當Hammon率領馬刺隊在2015年夏季聯盟捧起冠軍的時候,她瞬間成為了人們關注的焦點。於是,後來Hammon在2016年跟隨Popovich參與執教西區聯盟全明星隊,還有在本賽季2020年12月30日一場馬刺隊與洛杉磯湖人隊的常規賽代替被驅逐出場的Popovich成為總教練之後,在迎來如雷的掌聲還有宛如浪潮般的讚賞時,人們也不禁期待著,Hammon正式執教一支NBA球隊的時刻何時來臨。

 

「我們正處在一種,我們想要更多、嘗試去思考下一步究竟是什麼的人生階段。那是一次從精神層面出發的談話,因為我們兩人都談到了要去做一些事情,而我現在看回去,當時我們說著夢想與抱負,還有為人生中的那些事情去創造出條件、播種人生,就像是表達出來。我告訴她:『我的夢想是,我想要在NBA成為一名教練。我想要去執教男人們。』」Delisha Milton-Jones這麼說著。Milton-Jones曾在2009-10年WNBA休賽季期間與Hammon一起在西班牙女子籃球聯賽Liga Femenina de Baloncesto的Ros Casares Godella球隊做過隊友。

 

四年之後,Hammon距離她與Milton-Jones的夢想靠近了一大步。Popovich聘請Hammon成為馬刺隊的助理教練。Hammon在效力聖安東尼奧銀星隊(現已搬去拉斯維加斯,更名為王牌隊)期間時常趁著打完比賽後的休歇期與像是Tim Duncan、Tony Parker等球員聚餐,或者是和Popovich以及其他職員一起研究籃球,感情相當好,對馬刺隊也很熟悉。這一次關係直接昇華為同事,主要還是因為Popovich在Hammon的身上看到了她的潛力。

 

「當你在這行業久了,你知道誰會教球,還有誰是不會的。」當時決定招攬Hammon的Popovich這麼說。「Becky(Hammon名)是其中一人。她是Steve Kerr,是Doc Rivers,她就是這種人。他們對於比賽有種感覺,那就是他們想要持續地參與下去。」

 

 

Popovich其實在很早以前就認識Hammon。2007年, Hammon從紐約自由人隊被交易至銀星隊,隔年直接帶領銀星隊一路闖進WNBA季後賽總冠軍賽,那也是銀星隊隊史首次進入總冠軍賽。從那時候開始,Popovich時不時地會與銀星隊總教練Dan Hughes相互聯繫,了解Hammon的近況。直到2012年,兩人的命運有了交集。2012年的倫敦奧運會結束之後,Hammon在亞特蘭大準備轉機時遇到了Popovich,也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Hammon和Popovich坐在一起,在返回聖安東尼奧的旅途中聊了很多,儘管大部分的聊天都與籃球無關。實際上,那是我們最熟悉的『波式風格』——籃球不是一切,而人生的很多事情,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個性與態度。

 

「我想要知道她究竟是誰。」Popovich這麼說過。「她在想些什麼?她有多聰慧?閱歷豐富嗎?心裡在思考什麼?我的最終目的是,如果要這麼說的話,那就是我想要知道她是否有這樣的興趣和能力成為一位領袖,去經營一支球隊。」雖然那時候Hammon還在打球,但Popovich已經思考到下一個階段的事情。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