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8

礦工之子 沙爾克04的失速之旅

上一篇談到沙爾克04 的組織概況,這次將探索礦工之子,如何掉進深淵。 想像一下,如果握有一家職業運動俱樂部的掌控權,那你會選擇追求什麼?金錢還是榮耀?也許會想兩全其美,但現實世界並不若想像美好。

作者:whoelse_ar

請繼續往下閱讀

Melody Huang

1.歐冠有銀盤嗎?
2.Howedes、Huntelaar、Fährmann其實也算很有名的忠誠礦工,但都被混亂的操盤給清洗掉了(最後Howedes遠走他國退休,另外2人跑回來救火)
3.礦工還是有在低買,只是前面幾乎都不急著續約,等到合約快到期了才拿隊長臂章討好,或者祭出停賽威脅,最後這些小朋友幾乎都自由轉會走人了
4.當然,大多數買進來的人都不及格。Embolo從瑞士來之後變院長,最後門興1000萬歐元帶走;Bentaleb因為紀律問題被冰凍但坐領高薪;最厲害的是Sebastian Rudy,他本來是霍芬海姆自由轉去拜仁,結果礦工買來用不好又把他免費租借回給霍芬海姆...

whoelse_ar

應該說是銀牌才對,滿多球員賽後領完就馬上拿掉XD

Embolo 在沙爾克04 將近錯過 100 場比賽,他上星期在歐國盃,又受傷@@

不只要利,還要名

在 2000 年至 2016 年間,沙爾克04 透過穩定的歐冠、歐霸資格以及球員交易,幾乎還掉俱樂部一半的債務。

但,這並不夠,主席 Clemens Tönnies 還想要更多。職業賽場上,沒有什麼事情能夠比擬冠軍獎盃所帶來的榮耀。

看著在 Jürgen Klopp 帶領著同城死敵多特蒙德(Borussia Dortmund),不斷取得成功,Tönnies 甚是眼紅。大黃蜂贏得 2011-2012 賽季的雙冠王,其中更是拿下聯賽二連霸。2013 年殺進歐冠決賽,雖然只拿回銀牌,但仍是非凡的成就。

反觀沙爾克04 繳出的成績就顯得有些黯淡,也不是說不好,但就像是眼紅別人都買得到疫苗,自己卻只能口罩戴好,心中總有些不是滋味。Tönnies 確立遠大的目標後,邀請美因茲(1. FSV Mainz 05)的總經理 Christian Heidel,期待打造一支能夠贏得冠軍的球隊。

那為什麼會找 Christian Heidel 呢?現任英超兩大豪門利物浦(Liverpool FC) 及 切爾西(Chelsea FC)的總教練 Jürgen Klopp 和 Thomas Tuchel 皆出自美因茲,而培養出這兩位世界級教頭的總經理正是 Christian Heidel。

沙爾克04 前任總經理 Christian Heidel。(dw.com)

而他操盤沙爾克04 後的第一個完整賽季,俱樂部僅以第 10 名作收,這還是自 2000 年後,沙爾克04 首度跌出歐洲聯賽外。

試圖振作的 Heidel,找來年僅 31 歲的 Domenico Tedesco 擔任總教練。2017-2018賽季立竿見影,Tedesco 不負眾望帶隊拿下聯賽第二,甚至還在德比大戰中,客場演出 0:4 絕境下,扳平比數帶走一分積分的戲碼。

不過誰也沒想到,這也是沙爾克04 的波段高點。

投資不斷 失利連連

可惜好景不常,2018-2019 賽季沙爾克04 僅僅排在第 14 位,歐冠十六強淘汰賽客場以七比零,慘敗給曼城(Manchester City FC),其中包含自家培養的 Leroy Sanè 貢獻一傳一射,老東家臉上完全無光。

這一番動盪,也導致總教練 Domenico Tedesco 下台,加上之前已經卸下總經理職務的 Christian Heidel,確立皇家藍將另謀他法繼續描繪冠軍夢。

綜觀 Christian Heidel 擔任總經理的 3 年裡,他在轉會市場豪擲超過 1.5 億歐元,更創下球會史上前三高的轉會費。分別是:Breel Embolo(2,650萬歐元)、Nabil Bentaleb(1,900萬歐元)、Sebastian Rudy(1,600萬歐元) 。這三位仁兄可以說是沒有繳出什麼成績,後續的身價也一落千丈。

Heidel 為人詬病的就是沒有把錢花在刀口上,甚至有球迷戲稱他都看 YouTube highlight 剪輯來物色球員。他獨自促成許多轉會,沒有與總教練或其他人討論,這點倒是與 Tönnies 有幾分相似,畢竟他就是主席欽點的人馬。

順帶一提,三位出自沙爾克04 的德國國腳:Manuel Neuer (轉往拜仁慕尼黑)、Julian Draxler (轉往沃夫斯堡) 及 Leroy Sané (轉往曼城),總計為俱樂部帶來約 1.25億歐元的收益。雖然比起 Heidel 的 1.5 億還有段距離,但近年可曾否聽過哪位名氣如三位響亮的沙爾克04 球員呢?

五位出自沙爾克04 青訓系統的德國國腳,左至右:Julian Draxler, Mesut Özil, Manuel Neuer, Leroy Sane and Benedikt Höwedes.(bundesliga.com)

六個月的迴光返照

2019 年 7 月,沙爾克04 邀請 David Wagner 擔任球隊主帥。David Wagner 曾在 2017 年帶領哈德斯菲爾德(Huddersfield Town A.F.C.)衝上英超,那是該俱樂部闊別 45 年後再度回到頂級聯賽。Wagner 上任後,皇家藍打出相當不錯的開局。賽季完成一半後,只以淨進球劣勢排在第四名的多特蒙德之後。不過進入下半季,就只贏過一場,排名溜滑梯撞進第 12 位,上半季彷彿只是夢。

下半季到底發生了哪些事呢?2020年,全球最大的事件就是已經變成生活一部分的 COVID-19 病毒。德甲在 3 月中開始停賽,原以為這對沙爾克04 來說是喘息的空間,畢竟1、2月真的是糟糕透頂,然而直到賽季結束,情況都沒有好轉。

又是一個失敗的賽季,但這次的影響非常深遠。

首先,因為進行閉門比賽,球隊頓失重要的經濟來源,門票及周邊收入等。再者,僅排第 12 名也意謂著失去歐洲賽場的金援。此外,沙爾克04 此前已投入,1億歐元在建造新的訓練場。給個參考,英超利物浦(Liverpool FC)去年搬進新的訓練基地,造價幾乎只有前者的一半 5000萬英鎊。

預計將在今年完工的新訓練場,將是全歐洲造價第二高的訓練基地。

缺乏經濟來源的這段期間,沙爾克04 甚至在季票球迷要求退票時(閉門比賽,無法到場)進行刁難,雖然後續有道歉,但顯然俱樂部有嚴重的財務問題。當然可以把一切都怪給突如其來的疫情,但這只不過是凸顯俱樂部內部問題的照妖鏡。

根據報導指出,沙爾克04 目前舉債超過 2 億歐元,在無法透過不同管道獲得援助的情況下,俱樂部還失去以往最擅長操作的低價購入潛力新星,並在幾年培養後賣掉的賺錢策略。現在的沙爾克04 正是畫虎不成,反類犬。

沙爾克04 的球迷組成主要都來自藍領階級,球會歷史與礦工有密不可分的關連,對於擁有沙爾克基因的支持者來說,最煎熬的並不是掉到德乙聯賽,而是有看不到盡頭的黑。深怕如同煤礦產業,已僅是歷史課本的一頁。

想看更多德甲:

曾經德甲一方之霸淪落次級聯賽 沙爾克04 怎麼了?

〈德甲〉最真實的吉祥物 來自科隆的 Hennes 山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