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蘇格蘭脫英的聲浪下,英格蘭與蘇格蘭再演經典足球對決

2021年,聯合王國已經脫離歐盟,卻面臨崩裂的危機,蘇格蘭第二次獨立公投呼聲再起。不知能否算是「歐洲國家」的英格蘭與蘇格蘭,在歐洲國家盃小組賽強碰。在倫敦溫布利球場,同樣是英格蘭穿上白色球衣,蘇格蘭穿上深藍色球衣,最終雙方都未能進球,結局同樣是0比0。

作者:OPS

請繼續往下閱讀

歐洲國家盃足球賽D組 【英格蘭 0-0 蘇格蘭】

1872年,在維多利亞時代的大英帝國,現代足球正開始萌芽。官方認證的史上第一場國際足球賽,在這年的聖安德魯日(11月30日)舉行,由英格蘭對陣蘇格蘭。當時還是在板球場比賽,英格蘭穿上白色球衣,蘇格蘭穿上深藍色球衣,最終雙方皆無斬獲,0比0握手言和。

2021年,聯合王國已經脫離歐盟,卻面臨崩裂的危機,蘇格蘭第二次獨立公投呼聲再起。不知能否算是「歐洲國家」的英格蘭與蘇格蘭,在歐洲國家盃小組賽強碰。在倫敦溫布利球場,同樣是英格蘭穿上白色球衣,蘇格蘭穿上深藍色球衣,最終雙方都未能進球,結局同樣是0比0。

1872年11月30日,英格蘭與蘇格蘭的比賽,是目前FIFA官方認證的史上第一場國際足球賽。(取自維基百科
1872年11月30日,英格蘭對陣蘇格蘭,圖中深色球衣的是蘇格蘭球員,淺色球衣的則是英格蘭球員。(取自維基百科

 

足球與蘇格蘭的國家認同

足球場是一面鏡子,反映聯合王國內部微妙的認同與歧異。在國際足總底下的賽事,聯合王國的四個構成國各自獨立參賽。足球上,常用「家國」(Home Nations)來稱呼四個構成國。其實在19世紀,現代足球發展初期,所謂「國際足球」就是聯合王國這四個「家國」之間的競賽。

2012年倫敦奧運,代表整個聯合王國出賽的英國奧林匹克足球隊,是在飽受爭議的過程中組成。尤其是蘇格蘭極力反對,拒絕加入,擔憂此先例一開,未來的國際足球賽事就有更多共組聯隊的壓力,可能失去蘇格蘭獨立組隊的地位。最後,這個英國代表隊並沒有蘇格蘭球員。

目前,英格蘭與蘇格蘭足球不僅各自獨立參賽,而且開賽前所唱的「國歌」也不相同。英格蘭隊高唱聯合王國的國歌〈天佑女王〉God Save the Queen),蘇格蘭隊唱的則是〈蘇格蘭之花〉Flower of Scotland)。2004年,蘇格蘭議會上曾有選定國歌的提案,然而被認定職權在英國國會而駁回。運動賽事上,蘇格蘭早已採用非正式的國歌,例如蘇格蘭足協在1997年就確立〈蘇格蘭之花〉作為賽前的「國歌」。

〈蘇格蘭之花〉的歌詞背景是西元1314年的班諾克本戰役,圖為15世紀對於這場戰役的描繪。(取自維基百科

〈蘇格蘭之花〉的歌詞背景是西元1314年的班諾克本戰役(Battle of Bannockburn),蘇格蘭國王羅伯特一世(Robert the Bruce)率軍征戰,擊退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二世的軍隊。這一系列戰爭持續到西元1328年,最終確保蘇格蘭的獨立地位,於是羅伯特一世被視為民族英雄。〈蘇格蘭之花〉的歌詞內容,可見到政治上敏感的字眼(中文翻譯來自維基百科):

But we can still rise now,

And be the nation again,

That stood against him,

Proud Edward's Army,

And sent him homeward,

To think again.

但我們依然可以奮起

重建我們的國家

這個國家堅決抵抗過

愛德華的軍隊

把愛德華趕回老家去

要他三思

不妨來聆聽歐國盃這場比賽前的〈蘇格蘭之花〉。在聯合王國陷入新的危機之時,運動賽事與人們的認同感繼續交織著。

 

慶幸的是,血腥的戰爭化為和平的運動競賽。這回,蘇格蘭在足球場上成功抵抗英格蘭,英格蘭前鋒哈利.凱恩(Harry Kane)遭到嚴防,少有拿球機會,第74分鐘失望地換下場。不被看好的蘇格蘭隊,不但嚴密防守奏效,也發動多次積極的進攻,並未陷於被動,最後取得重要的積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21世紀罕見的經典對決

蘇格蘭將英格蘭視為「老敵手」(Auld Enemy),這場比賽是百餘年來第115次交手,英格蘭總共取得48勝,蘇格蘭則有41勝。兩隊對決,總是混雜著歷史記憶的情愫。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